《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2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夏小姐……”苏巧沁还想说病房里就有卫生间,但夏愔愔的脚步太快了,她才刚开口,女孩儿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门外。
  “愔愔阿姨很难过。”重新趴进萧晋的怀里,宋小纯小声说道。
  小丫头能根据心跳频率分辨出人的心情,这一点萧晋早就清楚,不过,不用宋小纯说,他也知道夏愔愔是因为什么出去的。
  心中默叹口气,他亲亲小丫头的额头,说:“这个你知道就好,待会儿阿姨回来就不要提了。”
  十几分钟后,夏愔愔才回来,尽管已经精心的补过了妆,但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够发现她的眼眶有些微微发肿,显然是刚刚哭过的。

  对此,萧晋除了叹气又叹气之外,无可奈何。
  晚上六点,两人驱车来到与龙朔衙门大院仅相隔一座公园的一个江畔别墅区。
  说是别墅区,这里却只有五幢别墅,沿着磐龙江一字排开,风格各不相同,但因为每个院子都被大树包围,所以互相之间没有一点影响,与衙门大院一样,闹中取静,意境十足。
  夏愔愔的家就在五幢别墅中最中间的那一幢,楼层不高,总共四层,而且院子的规模也跟谭家没法比,完全看不出这里住着一位身家百亿美金的豪富。
  开车驶入缓缓打开的电动大门时,萧晋看着左右说:“毗邻龙朔政治中心,尽览无敌江景,喧闹都市中硬生生住出了隐士的味道,夏先生才是真正会享受的人啊!”

  已经将近两个小时过去了,夏愔愔自然不会一直沉浸在忧郁之中,此时听到他的夸赞,尖尖的下巴就骄傲的仰了起来。
  “那当然,龙朔人只知道房价最贵的是江天路九号,却不知道这里足足是那里的两倍还多,在十几年前,龙朔房价还在三千的时候,这里的地皮每平方就价值五千了。”
  萧晋挑挑眉,问:“这五幢别墅是你家开发的?”
  女孩儿的下巴更高了:“除了我父亲,还有谁能有这样的魄力?”
  “别翘了,再翘下去,我的车顶就要被你下巴给戳烂了。”在院子里停好车,萧晋一边推门一边说道,“回头帮我留意一下,两边那四幢要是有想出售的,跟我说一声。”

  “你想买这里的房子?”夏愔愔跳下车追问。
  “多新鲜啊!这么好的地方,谁不想住?”打开后备箱,萧晋拎出两个由草绳捆着的小坛子,“虽然我没打算在龙朔常住,但现在住的那个小楼太精致了,总觉得像是个金屋藏娇的地方,不适合我这样的糙汉子。”
  “那你可得准备好钱,”夏愔愔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口中却道,“这里面积最小的那幢市价也在一亿左右哦!”
  萧晋眼角抽搐了一下,愤愤不平道:“资本家就是心黑啊!小爷儿从元老那儿继承的那个古色古香富丽堂皇的大宅子也才报价五六亿而已,这里一幢小破楼就敢狮子大开口报价一亿,抢劫也没这么狠的吧?!”
  “说谁心黑呐?”夏愔愔掐他一把,噘嘴道:“还有,那是我爸,我不准你再先生来先生去的叫了,以后得称叔叔或者伯父。”
  “凭什么?”萧晋瞪起眼,“我跟你爸可是同等论交,平白无故的,干嘛要自降一辈啊?”

  夏愔愔站到他的面前,眼珠子瞪得比他还圆,“怎么是平白无故?我不就是原因吗?”
  萧晋张嘴刚要说什么,却听女孩儿又抢着道:“你少跟我说什么各论各的,告诉你,这事儿在本小姐这里就没得商量!”
  萧晋深深看了她一会儿,见她眼底执拗中还带着一丝期待和紧张,就无奈的摇摇头,说:“好吧……”
  夏愔愔的双目顿时就明亮起来,可还没等她嘴角上翘,就听萧晋接着说:“大侄女,来,先叫声叔叔让俺听听。”

  女孩儿勃然大怒,抬手就要打他,而他却像条游鱼似的从她身边滑过,笑哈哈的跑掉了。
  夏愔愔大叫着追上去:“姓萧的,这里是我家,我看你能往哪儿逃!”
  绕着车转了一圈,萧晋就朝别墅正门跑去,刚到门口,门就开了,而站在门里的人,赫然正是夏凝海。
  他赶紧停住,后面的夏愔愔却根本没去看门口是谁,上去抱住他就是一顿粉拳。
  “死萧晋!臭混蛋!我让你占我便宜!我让你……”
  看着闺女摁着一个大男人殴打的样子,夏凝海的表情精彩极了,沉声喝道:“愔愔。”
  夏愔愔闻声娇躯一僵,扭头往门口一瞅,小脸儿就变得通红,用力推开萧晋,低头弱弱的道:“爸,您……您怎么亲自来开门了呀?”
  递给萧晋一个危险的眼神,夏凝海哼了一声,说:“在屋里就听到外面大呼小叫的,我要是不来开门,怎么能知道原来我的女儿也是会跟人打架的呀?”

  夏愔愔不知道父亲已经看出了她喜欢上萧晋的事,所以闻言既尴尬又心虚,慌乱的低头攥着衣角,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聪明和自信。
  夏凝海见状就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喝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回屋换衣服,晚饭马上就要做好了。”
  “哦。”偷偷瞥一眼萧晋,女孩儿灰溜溜的进了屋。
  萧晋其实也挺尴尬的,虽说他确实很明确的拒绝了夏愔愔,可这样当着人家老爹的面打打闹闹,还真有点儿不好解释。
  “那什么,夏……叔叔新年好!”他提了提手里的两个小坛子,说,“这是家里自酿的桂花酒,我用上好的药材泡了四五个月,解乏安神,每天下班回家睡前喝上一杯,第二天起床绝对不会觉得疲惫。”

  夏凝海眯眼看着他,表情似笑非笑的问:“平辈论交了这么久,萧先生为什么突然自降身段?”
  萧晋有些郁闷的耸耸肩,回答:“还能因为啥?愧疚呗!反正以您的年纪,喊你一声叔叔也不算吃亏,没必要再因为这点小事让愔愔不开心。”
  夏凝海冷笑:“原来只是敷衍我女儿,并不是真的将我视作长辈。”
  “没错!”萧晋毫不迟疑的点头,“我只觉得您是一位值得我学习和尊敬的前辈,长辈什么的,您起码还得再老十年。”
  夏凝海微微一怔,随即便真正的笑了起来,接过他手里的坛子,凑到封口处闻了闻,转身说:“酒不错,进来吧!”

  进了客厅,夏凝海将坛子交给佣人,吩咐放到他的书房里去,然后示意萧晋在沙发上坐下,点燃一支烟,问:“你怎么会跟愔愔一起过来?”
  萧晋从他推过来的木质烟盒中掏出一支,见上面没有任何标志,嘴角就不自觉的翘了翘。这种特殊的香烟他以前在京城可没少抽,半年不见,还真有点儿亲切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