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9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快由肯尼出任司令官的美军第五航空队在布里斯班宣告成立,司令部就设在接近前线的莫尔兹比港—其实这个大名鼎鼎的战略要地战前仅有3000居民,还没咱们一个村儿大。肯尼旋风般地整顿了自己的队伍,他撤掉了5名将官和一些校官。在平时不为人注意的补给单位检查设施,在前方基地到处可见肯尼视察工作、为部队打气的身影。他的雷厉风行在极短时间里取得了麦克阿瑟的绝对信任。肯尼请求麦克阿瑟批准他把10多名空军军官送回老家。此举正中麦克阿瑟下怀,他对那些不是来自巴丹的军官一个都看不顺眼,于是他热切地鼓励肯尼:“去干吧,我完全同意。”

  随后肯尼开始出动重型轰炸机对莱城、萨拉莫阿以及拉包尔等日军据点进行不间断空袭。他的行动经常遭到参谋长萨瑟兰少将的干预,甚至具体到了载弹量、飞行高度和瞄准点等。自高自大的萨瑟兰似乎没干过什么好事,他被大家私下里称作“麦克阿瑟的拉斯普丁”—拉斯普丁是沙皇尼古拉二世臭名昭著的第一宠臣,说话比沙皇还管用。一次当萨瑟兰试图再次干预空袭行动时,肯尼气愤地冲进了参谋长办公室,用铅笔在一张大白纸上点了个点,“你对空中力量的了解就这么一点,而我对空中力量的了解是这张纸的其余部分”,同时威胁“如果你不同意,咱们就到隔壁找司令官理论,看看谁应该指挥这支空中力量”,最终萨瑟兰不得不同意他的计划。

  肯尼的做法迅速取得成效,他的部队在巴布亚战役中以出色战绩很快取得了制空权。肯尼因此迅速闯入了麦克阿瑟的生活,甚至取代了“巴丹帮”的头号人物萨特兰。直到日本投降肯尼一直与麦克阿瑟同舟共济,成为西南太平洋战区举足轻重的决策人物。
  根据作战协定,美军登陆瓜岛的行动需要压制拉包尔的日军机场,该任务由西南太平洋战区的航空兵承担。肯尼提出派20架B-17执行任务—这是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空中堡垒最大规模的一次出动,同时B-25和B-26将去空袭日军莱城、萨拉莫阿和布纳的机场。实际上直到8月7日下午,才有13架B-17轰炸了拉包尔的瓦纳卡努机场,在26架日军零战阻击下损失1架。肯尼向麦克阿瑟夸口说,他相信瓦纳卡努机场上百架日机都被他的B-17摧毁或炸伤了。现在他的空军既可用来轰炸巴布亚北部的日军基地,也可用来骚扰在欧文斯坦利山向前挺进的堀井支队。肯尼同时还向麦克阿瑟递交了一份空投方案,用运输机向科科达小道上顽强抗击敌军的澳军部队空投补给。实际上当天特纳少将的运输船队遭到了日军两轮空袭,证明肯尼的空袭行动效果不佳。日军的及时规避使得美军的空袭没能击毁一架飞机,轻微受损的跑道也在当天完全修复。

  但这次行动依然使麦克阿瑟又惊又喜。截至目前,重型轰炸机执行任务的编队只有五六架,其中二三架起飞后往往因故障返航,真正完成投弹的不过二三架而已。这次一次出动这么多B-17,的确是个了不起的进步。萨瑟兰经常批评美军飞行员衣冠不整,纪律涣散,肯尼承认参谋长批评得很好,同时答应做出改进。借着麦克阿瑟龙心大悦的有利时机,肯尼提出最好不要让司令部的参谋们干预他的指挥,让他按自己的方式组织作战。

  对此麦克阿瑟立即给予答应,“你可以全权处理你打算做的任何事。你的战斗人员由你来管。我不在乎他们干什么,穿着如何,是否敬礼,只要他们能击落日本鬼子的飞机,击沉日本鬼子的舰艇就行。至于奖章,我授权你颁发所有奖章,但不含服役优异十字勋章,因为这是我有权颁发的最高奖章,而且我还想给自己留1枚呢。不过如果有人战绩过于显赫而你想当场给他颁发这种勋章的话,只管那么做好了。事后你告诉我,我会马上追认的。”回到房间的肯尼写下了当天的日记。当回忆起麦克阿瑟听说可能让20架B-17发起进攻时的表情时他写道:“看上去他就像要吻我似的。”此后不久,麦克阿瑟提名肯尼晋升陆军中将。

  瓜岛战役在不经意间突然打响,准备了一桌饭却来了两桌客人,东京一时没了主意。大本营既不愿放弃已展开的莫尔兹比港作战,也不愿在瓜岛向美军示弱—关键问题在于战线太长,步子过大扯住蛋了。海军第八舰队驻拉包尔和卡维恩的力量无法支持两线作战,但能随时得到驻特鲁克联合舰队主力的增援。陆军的情况就差很多,新组建的第十七军只有区区十三个大队,说是一个加强师团都很勉强,况兵力分驻达沃、帕劳和塞班各地。加之海军运输船严重不足,兵力调动异常困难。南海支队已决定投向新几内亚方向,为应对瓜岛出现的危机,经与东京多次协商,百武勉强同意将用于萨马莱岛作战的川口支队转往瓜岛方向。但百武不愿让两面夹击莫尔兹比港的计划就此落空,因此留下了川口支队的一个大队用于萨马莱岛方向。但是川口支队远在达沃,海军又没足够的运输船将他们立即运往瓜岛。迫不得已,大本营只好将已在海上、距瓜岛更近的一木支队先送上瓜岛,这才有了前文一木先遣队的悲剧。

  8月17日,堀井率南海支队主力乘3艘运输船离开拉包尔前往布纳。翌日下午19时,船队顺利抵达巴萨布阿,途中未遭盟军飞机或潜艇的任何袭扰。24日,骑着一匹白马的堀井进入科科达。8月19日,南海支队后援、以矢泽清美大佐第四十一步兵联队为基干组成的矢泽支队主力离开拉包尔。因运输船不足,矢野只带了两个大队、100余名海军陆战队员和1000名工兵。途中依然一帆风顺,矢泽部于21日抵达巴萨布阿并顺利登陆。

  出发前南海支队随军记者冈田清三请求军需官给他一双靴子,一个胖的像猪一样的少佐军官告诉他,“喂,你说什么?靴子?别担心,战场上有的是—敌人的靴子棒极了。”冈田看到堀井的士兵都变成了樵夫一样的人,他们的绿色服装非常适合丛林作战,钢盔上插着绿色的树叶。钢盔下的额头上缠着毛巾,以防汗水流进眼睛影响射击。所有人受命喝盐水、吃咸米饭。步兵的负重有45公斤—包括大米、豆面团、大豆粉、手榴弹、子丨弹丨、铲子、镐和帐篷,炮兵和工兵负重还多出7公斤。他们艰难跋涉,手扶木棍一个接一个走上了科科达小道。夜战的时候日军士兵会用泥巴涂抹脸部,军官的背后斜挎着白布条,以便让后边的士兵看见,或者喷上香水并发出命令:“跟着鼻子走!”

  到8月下旬,堀井已集结了8000名陆军、3000名海军工兵和450名海军陆战队员。工兵在布纳已经建成了一个可供6架零战临时起降的小型机场。凭借这支部队翻越欧文斯坦利山攻克莫尔兹比港虽困难重重,但并非毫无希望,前提是堀井必须持续得到增援和补给。但大规模的援兵注定永远不会有了。就在堀井集结队伍的8月20日晚,贸然向亨德森机场发起攻击的一木先遣队遭遇围攻几乎全军覆没。随后数月中陆续到来的川口支队、青叶支队、第二师团、第三十八师团—这些都是上一节我们熟识的部队—全被添尽了瓜岛的无底洞。

  日军登陆布纳的时间比麦克阿瑟精心策划的“天佑行动”早了整整半个月,这在战场上无疑是致命的。但战区情报处长威洛比准将认为“大可不必为此担忧”。7月底他根据自己的常识判断,日军登陆布纳不过是为了在附近修建机场,加大对莫尔兹比港和澳洲北部的打击力度,并为另一次两栖登陆作战做准备,仅此而已。他承认日军可能推进到科科达山口并建立外围阵地,但因地形复杂供给困难,翻山绝对是不可能的。8月12日前线已经多次告急,威洛比依然认为“在面临巨大的物流、通讯难题和复杂地形条件下,日军无法进行大规模跨越山脉的地面作战”。即使到了南海支队已登陆的8月18日,威洛比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8月21日盟军侦察机首次发现日军在多博杜拉地区修建机场,威洛比据此认为自己的判断准确无误。此时堀井已经发起了新一轮攻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