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9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12-05 23:06:39
  (正文)
  日军成功登陆布纳固然有其战术突然性的一面,但战区航空部队阻击不力同样是一大重要原因。作为一个睚眦必报的人,麦克阿瑟对当初布雷特派一名年轻飞行员驾驶一架破旧的空中堡垒到棉兰老岛接他之事一直耿耿于怀。战区司令部里,麦克阿瑟鄙视布雷特已经是葛优哥头上的虱子,明摆的事儿。当初到墨尔本时,麦克阿瑟8天之后才肯屈尊召见布雷特,这对两位客居异乡且有着共同事业的高级将领来说是绝对不正常的。布雷特对澳大利亚人的友好让麦克阿瑟非常反感。他在写给马歇尔的一封信中说,布雷特“看似工作非常努力,但正是他的勤奋有时让他把精力都放在了微不足道的细节上。他生来就有点喜欢耍些阴谋诡计,也许是由于他讨人喜欢的个性,他爱好社会娱乐和轻松的生活方式。我认为他在我手下工作的这段时间里表现一般”。通常领导用“一般”来评价下属的话,那人离卷铺盖走人也就不太远了。

  麦克阿瑟看布雷特不顺眼,布雷特眼里的老麦也漂亮不到哪里去。他同样向马歇尔告状说:“麦克阿瑟将军不太懂空中作战。因为他在这方面不能理解透彻,所以他讨厌空军。传闻他拒绝乘坐飞机,他来兴致时个性惊人。但他唯吾独尊,听不进任何不同意见,我认为他根本不会去关心任何对他没用的人。”—老酒觉得布雷特这话并非没有一点道理。两人的矛盾甚至可以说是敌意已公开化了。当塞缪尔安德森上校结束考察回到华盛顿时,马歇尔只问了他一个问题:“我是否应该换掉布雷特将军?”对此安德森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是的。只要麦克阿瑟将军和布雷特将军仍然是西南太平洋的高级指挥官,那里就不可能有良好的地空合作,而我认为您是不会换掉麦克阿瑟将军的。”

  空军在抗击日军登陆布纳作战中的拙劣表现让麦克阿瑟对布雷特的忍耐超越了极限。他立即向马歇尔提出换人。此后不久,他从陆军副参谋长、航空兵司令阿诺德中将处获悉,正在巴拿马筹建第六航空队的弗兰克安德鲁斯中将将前来接替布雷特的职务。对此麦克阿瑟一口回绝,他认为安德鲁斯缺乏实战经验。
  阿诺德接着提出了第二个人选,空袭东京的“美国英雄”杜立特准将。麦克阿瑟立即回复不能接受,但并未说明其中的缘由。事实上麦克阿瑟对华盛顿不去援救菲律宾而是跑到东京去作秀的行动非常恼火,于是狠屋及乌地连杜立特也狠上了。其实空袭行动是高层决策,关人家具体执行者杜立特屁事?!
  于是阿诺德提出了第三个建议,乔治肯尼—这是麦克阿瑟身边登上老酒十大杰出将领排行榜的唯一人物。阿诺德曾有过一句人人皆知的名言,“一旦遇到麻烦,我就会尽快将肯尼找来,这个幸运的家伙一定会将事情办妥的。”此前肯尼正受命到中东创建美军第九航空队。身材矮小、留着小平头的肯尼性格外向,头脑冷静且思维缜密,他坦率、固执但不圆滑,和麦克阿瑟一样颇具攻击性。在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肯尼时刻都在极力煽动建设独立的空军,并因此遭到当时任陆军参谋长的麦克阿瑟的极力压制—1946年4月肯尼果真出任新成立的美国战略空军的首任司令官。一战老兵肯尼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他曾在欧洲执行过75次飞行任务并击落德军飞机2架。麦克阿瑟立刻告诉阿诺德,非常欢迎肯尼到他的战区出任航空指挥官。

  在华盛顿逗留期间,肯尼听到了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没人真正对太平洋战区、特别是西南太平洋战区感兴趣”。但这并未减少肯尼对新职务的热情,因为早在一战时期他就将麦克阿瑟视为自己的偶像。
  7月28日,抵达布里斯班的肯尼住进了麦克阿瑟下榻的列农饭店。第二天上午两人首次会面时,麦克阿瑟开始向肯尼说明陆军航空兵此前的表现是多么无能,并特意渲染了布雷特之前的斑斑劣迹“我相信空军是能够有所作为的,”麦克阿瑟说,“但直到现在我还根本没有见到它们在哪儿取得了什么成就。”当麦克阿瑟终于停止踱步时肯尼说,如果你发现我不想为你工作或者不忠,“我会如实告诉你,而且在自己权限范围内想方设法将自己免职”。麦克阿瑟咧开大嘴笑了,他俯下身子—肯尼身高仅1米67—伸出胳膊搂住了肯尼的肩膀,“乔治,我认为我们会相处得很好的。”肯尼在战后所著的《我所认识的麦克阿瑟》一书中详细记述了以上细节。随后两人坐了下来,肯尼告诉他华盛顿决定秋季在北非登陆。麦克阿瑟认为这样的举动简直荒唐至极,地中海没有什么目标值得美国人这样大动干戈,正确的战略是一旦确立了空中优势就应集结兵力在法国登陆。两人还讨论了欧洲东线战场,麦克阿瑟承认德国陆军非常凶悍,但他们国家大小无法征服俄国人。

  肯尼很想明白麦克阿瑟为什么让自己取代布雷特,毕竟两人之前曾因设立空军一事发生过很多不愉快。麦克阿瑟解释说:“和平时期需要绅士,而战争时期就需要混蛋和造反派。”肯尼随即脱口而出:“上帝呀,我不在乎你将我称作造反派。”难道俩人都经历过文丨革丨?
  第二天肯尼就马不停蹄飞往新几内亚实地考察,他对眼前的混乱局面大吃一惊。因缺乏蚊帐且饮食单调,前线很多士兵患上了疟疾和流行性痢疾。他了解到飞行员每值勤一次就要减轻30磅体重,飞行员们将一个赶走成群黑蝇的习惯动作戏称为“新几内亚敬礼”。蚊子块头实在太大,有个流行笑话说,地勤人员在夜间加油时错将蚊子当成了飞机。肯尼发现官兵普遍士气低落,麦克阿瑟头天说的空勤人员“是一群逛大街的、对战争贡献实际为零”的说法一点儿不夸张。总共245架飞机中能飞起来的不到50架,62架 B-17只有5架能飞,因为零件没有送来,大部分飞机停在地上待修。实际执行任务的飞行次数和投弹数相比低得可笑。没有一个飞行员真正懂得轰炸技术,确实飞抵目标的少数人也极少投中或根本没有投中目标。肯尼发现实际上大批物资已发了下去,但没人知道它们在什么地方,作战部队的申请单会因填写不够规范被轻易驳回。出于对澳大利亚人的友好,布雷特让少数澳大利亚军官指挥几乎全由美国人组成的航空部队,每架轰炸机上机组成员来自不同国家,造成了无数的隔阂和扯皮。

  肯尼说“没有靠填表打赢的战争”。既然缺乏必要的零件,那就必须采用拆东墙补西墙的笨拙办法予以解决。肯尼命令受伤飞机哪怕只剩一个尾轮,也要想办法让它飞起来。锡罐头皮被敲平用来修补弹孔。前线机场一名中士抱怨说,中队有5架B-25因缺少轮轴轴承停飞,这种备件在新几内亚和澳洲都没有。随后中士提出了合理化建议:从被击落的B-25上取得需要的零件,莱城西北150公里的比纳比纳就有被敌人击落的这种飞机。他需要“3名人员、一些给养、一整套便携式工具以及几支冲锋枪和足够的弹药”,因为那里“不仅有零星日军出没还有可怕的食人土著”。肯尼立即满足了他的要求,派1架C-47运输机将几名大胆的年轻人送到了比纳比纳。当4天后运输机前来接他们时,几名美国年轻人带着一百多名土著从丛林中钻了出来,人人背着从机身上拆下来的零备件。不但有B-25的,还有P-39战斗机的。C-47将这些“拾荒者”和他们收集的零配件全带回了莫尔兹比港。在随后几天内,这些零配件让5架B-25和3架P-39从维修站里重返战场。经过几星期努力,能够升空作战的飞机数量增加了一倍以上。

  日期:2018-12-05 23:08:05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