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30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饮马川三杰上山时,带来了一百多人、几十匹马、七八辆车子的财赋、一大堆粮草,也让水泊梁山的实力提升了一截,裴宣、邓飞、孟康自然也是做得头领的。
  广慧、山士奇、竺敬、时迁、卞祥、汤隆六人之中,就时迁带来了二十几人,还全都是最下等的毛贼,没有投身之资不说,还没有投身之功,让他们六人直接当头领,多少有些过了。
  如果水泊梁山是一个股份制公司,此时有人跳出来反对,很正常。
  可能是感觉到了什么,也可能是想明白了李衍为什么没跟他叙旧情,杜迁第一个起身道:“山寨是哥哥的,我等具都是依靠哥哥的羽翼快活,有何资格反对哥哥的意思,哥哥让谁当头领,谁就当头领,哥哥不让谁当头领,谁就滚出哥哥的梁山泊,凡事哥哥皆一言可定,我等听令就是!”
  李衍看向杜迁,见杜迁不像作伪,才又看向其他人。
  朱贵随后道:“大音希声扫阴翳,拨开云雾见青天,杜迁兄弟所言极是,咱们梁山泊能有今日的红火,皆靠哥哥洞悉万物之能,我等皆凡人,愚钝不堪,何敢反对哥哥之志!”
  阮小二道:“俺是粗人,不懂参建此等大事,哥哥乃天选替天行道之人,做何事皆都是对的,俺听命于哥哥,定不会错!”

  阮小五、阮小七、宋万嚷嚷道:
  “就是!二哥此言甚得俺心,俺们是一群莽汉,哪懂恁地多,哥哥让俺们干啥俺们照办就是,哥哥还能坑害俺们!”
  “俺们盼好汉上山聚义替天行道,如黑夜盼日,如今众好汉上山聚义,焉有不厚待寒了众好汉心之理!”
  “哥哥一言可定,俺们不敢不从!”

  邓飞随后道:“一日哥哥一生哥哥,哥哥但有所令,无有不从!”
  孟康道:“听哥哥的便是!”
  裴宣道:“简在兄心,当乾纲独断!”
  裴宣、邓飞、孟康乃新投之人,如果有私心、有城府,断不会在此时发言,可三人都是一棵公心,亦都是光明磊落之辈,遂先后附合杜迁朱贵等人。

  直至此时,王伦方知自己有多可笑!
  他聚集众人问可否下山替天行道,只有他提前哄骗了的杜迁和不知深浅贪功的邓飞赞同,等朱贵搬出李衍临走之前的命令,就连杜迁和邓飞也立时就改变了主意!
  如今李衍问可否,所有人都高举双手让李衍自己拿主意,他们听令行事!
  由此可见,他与李衍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而如此巨大的差距,他还敢窥视李衍的寨主之位!
  简直太可笑了!
  王伦自嘲:“你如此不自量力,难怪会落得这个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除了王伦,其他人都发过言了,而且所有人都明确表示听自己的或是赞同广慧等人上山当头领,李衍先是心下一松,随即又有些飘飘然,不无自恋的想道:“老子还真得人心!”
  飘了一会,李衍暗自自嘲了一句:“你终归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一样逃不了虚荣!”
  凡事皆由一个人做主,这个人就是有三头六臂最后也得累死,因此这是根本行不通的!
  不过此时并不是推脱的时候!
  所以,李衍责怪道:“你们也得学会动用头脑,否则谁为我拾遗补阙!”,然后看向王伦和颜悦色道:“王伦兄弟,你是咱们山寨唯一的秀才,比他们这些大老粗有见识,你赞成广慧大师他们当头领吗?”

  “王伦兄弟,你是咱们山寨唯一的秀才,比他们这些大老粗有见识,你赞成广慧大师他们当头领吗?”
  李衍和颜悦色的笑眼,在王伦眼中,却是赤果果的杀意!
  王伦的脊背就被汉水打透了!
  王伦很聪明!
  他知道,此时回答“赞成”已经不能救他自己的性命了,他的下句话有可能就将定他的生死!
  生死攸关将王伦的才智放大了无数倍,适逢此时艳阳高照而雨丝飘洒,王伦灵机一动,道:“同是乾坤事不同,雨丝飞洒日轮中。若教阴晴都相似,争表梁王造化工!寨……哥哥乃是梁山泊之主,又极为英明贤明,小可也认为,简在兄心,哥哥应当乾纲独断!”
  裴宣忍不住一笑!
  好附庸风雅的朱贵也是忍俊不禁!
  王伦把太阳雨这种自然现象附会为是上天对李衍的歌功颂德,这马屁拍的也是真有水平。
  杜迁等人虽然不懂王伦吟的诗,但他们发现平时不苟言笑的王伦竟也拍李衍的马屁,然后也都跟着笑了!
  只有李衍没笑,而是直接道:“既然王伦兄弟也觉得此事可为,那此事就这么定了吧,一会回到山寨,就为广慧大师、山士奇兄弟、竺敬兄弟、时迁兄弟、卞祥兄弟、汤隆兄弟举办庆典。”
  言毕,李衍就不再看王伦,让王伦的心七上八下,不知李衍到底会不会放过他!
  李衍扭头看向杜迁,道:“杜迁兄弟,我有一事想托付于你。”
  杜迁连忙道:“哥哥但请吩咐,上刀山下油锅,我亦在所不辞!”
  李衍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有些急,朱富兄弟要去济州府开办酒店,另外我还有一件要件让朱富兄弟去办,他缺一个相帮之人,兄弟休辞辛苦,且去帮他几日。”
  杜迁先是一怔,然后应道:“好,我一会回山寨交代一番就同朱富兄弟去济州府。”
  朱富恰到好处说道:“济州府那里急得紧,这天已过晌午,咱们吃过就打马上路吧,要不然可就赶不上投宿的客栈了。”

  听了朱富之言,杜迁道:“那咱们随便吃口就上路吧。”
  那边,王伦的心“咯噔”一声!
  杜迁这个没有心计的莽汉看不出来李衍这是剥夺了他的兵权,王伦又怎能看不出来?
  这就足以说明,此事并没有过去,他的未来还尚未可知,也许仍是难逃一死!
  与此同时,王伦不禁有些羡慕杜迁这个莽汉!
  王伦清楚,李衍将杜迁调走,只是以往万一,只要此事一了,杜迁应该还有再启用的机会!
  他呢?
  他会有什么下场?
  东山酒店厨子的厨艺真不错!
  梁山泊的大鱼也真好!
  吃得广慧几人个个汗流浃背,就着大鱼在大吹大擂之间每人都吃了十来碗酒!

  除一人!
  心中有事的王伦,实在是吃不下去鱼、喝不下去酒,只是不停的盘算怎么才能度过眼前这一关!
  可能是感觉到了李衍对王伦的态度,也没有人跟王伦吃酒。
  这让王伦越发的不安!
  酒至半酣,李衍道:“今日且到此吧,明日拜将成军,不可误矣!”
  一听拜将成军,众人无不精神一阵,然后纷纷放下杯碗!
  李衍起身,道:“回山!”
  待到众人要上船之际,李衍突然叫住了混入人群准备跟大家一同上大船的王伦:“王伦兄弟,你同我坐七郎的小船走,我有话与你说。”

  王伦不愿意同李衍和阮小七坐小船回山,可又不敢不上小船!
  王伦看向宋万、朱贵等人,希望他们中有谁能帮他求求情!
  可也不知是因为王伦平时太不得人心,还是因为其他人也都弄明白了在李衍离开的这段时间王伦曾动过谋朝篡位的心,总之,众人很有默契的全都避开了王伦的目光!
  只有热心肠的邓飞想要张嘴说些什么!
  但还没等邓飞开口,裴宣就将邓飞拽上了大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