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29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衍道:“短短一个多月,兄弟就能招来二十几个船工,足以说明兄弟是尽了全力的,其他船工咱们慢慢再想办法。”
  孟康道:“还有哥哥所说的那种三四十丈长、十几丈宽的宝船,小弟实难造出来,小弟将祖上传下来的造船手札仔仔细细的又研究了几遍,实在是不得其法,而且造那么大船的大吉木不好弄到大概只有福州才有……”
  李衍道:“那宝船是咱们努力的目标,不是现在就造,现在咱们先造出几条能远行的大海船。”
  孟康道:“小弟家的造船之术属于北派,在江浙之地还有南派造船高手,其中最有名者,姓叶,他家世代造大船、战船,善造海鳅船,最大者名为大海鳅船,两边置二十四部水车,船中可容数百人,每车用十二个人踏动,外用竹笆遮护,可避箭矢,船面上竖立弩楼,另造剗车摆布放于上,如要进发,垛楼上一声梆子响,二十四部水车,一齐用力踏动,其船如飞,当代最杰出者名叶春,江湖上都叫他做小鲁班,若是能得叶家之力,合我二家之长,即便造不出宝船,也一定能造出可以远行的大海船。”

  “叶春?那个因被梁山泊小夥头目劫了钱财流落在济州听说高俅要征讨梁山而献上海鳅船图样后为高俅造船的造船师?”李衍暗道。
  孟康道:“那小鲁班是泗州人氏,小弟想去泗州一趟赚叶春和叶家人上山入伙。”
  李衍重重拍了两下孟康的臂膀,道:“大海船关系到咱们梁山泊的生死存亡,拜托给兄弟了,此去多带钱银,另外再多挑些机灵之人陪兄弟一块去赚那叶春和叶家人上山入伙,嗯……那泗州路远,兄弟再带几十好手陪你一同上路。”
  邓飞插话道:“哥哥,小弟和孟康兄弟早年在江湖上行走时,结识一好汉,那好汉姓杨名林,江湖上都叫他做锦豹子,他为人重义气,爱结交,最擅长奔走托付大事,小弟听闻他人现在就在东昌府,小弟不才,愿为哥哥下山招他入伙,然后由他陪同孟康兄弟一块去赚叶春和叶家人上山入伙,此事必成!”
  杨林的武艺并不出众,到是很有胆量,比如明知祝家庄里路径复杂,还愣是往里面乱走,以至被擒;和戴宗路经饮马川时,碰见邓飞和孟康还有几百小喽啰劫道,就为了在戴宗面显本事(或是想上山后有点光彩),拎着笔杆枪就上。
  在水泊梁山后来的发展过程当中,杨林充分展现出了他第一万金油的光彩,活跃于山寨里各个不同行业,官方称谓是马军小彪将,但他本人还掺乎过水军的活,并且在打高太尉的水军时把丘岳给斩了(虽然是捡的便宜);他在步军里也十分活跃,梁山打高唐州时,初战不利,他在埋伏的时候给高廉来了一弩箭,振奋了一下士气;首次对阵呼延灼的连环马,梁山一战即溃,靠埋伏的杨林和李逵掩护,宋江才脱了身;不光打仗,杨林还从事过山里的采购活动——陪同段景住去北方购买马匹。

  由此看来,要找出水泊梁山里有谁比杨林干得还杂,并且干得还不错的,实在是没有了。
  杨林本事虽然不见得多高,但是无论到哪都能敏锐地把握机遇。
  身处乱世江湖,懂得把握机遇是非常重要的。
  打辽国玉田县,他和解珍四人冲到了辽军后方,最后竟然能突围回来。
  在征讨方腊期间,杨林在部队抵达杭州的时候感染瘟疫,同行一起病倒的还有杨志,穆弘,时迁等人,但最后活下来的只有杨林,连看护的朱富也被传染死了。

  杨林也算是淡泊的不争之人,最后杨林没有接受朝廷封赏,而是和裴宣回饮马川求闲去了。
  所以说,杨林这个人,不见得多有武艺,但是绝对不缺本事,正像邓飞所说的那样,擅长奔走可托付大事。
  李衍道:“兄弟但请杨林兄弟上山,我必不亏待于他!”
  邓飞道:“过几日小弟就亲去东昌府邀他上山聚义!”
  让孟康入座了之后,李衍冲裴宣道:“无规矩不成方圆,兄弟草拟的宪法如何了?”
  裴宣道:“已有初稿,正想请哥哥定夺。”
  李衍道:“这宪法是我梁山泊的根本**,马虎不得,这样,回头我抽出几天时间,咱们二人慢慢讨论。”
  裴宣应道:“是,哥哥!”
  让裴宣入座了之后,李衍笑着拍了拍宋万的臂膀,道:“这段时间辛苦兄弟了。”

  宋万呲牙一笑,道:“不辛苦,俺已喜欢上了训练那群兔崽子了!”
  李衍道:“入座吧。”
  杜迁刚想上前跟李衍叙旧情,李衍就道:“都入座吧,我有事跟你们商量。”
  李衍没跟杜迁叙旧情,就让杜迁跟王伦入座了,让始终笑容满面的杜迁笑容一僵!

  杜迁实在是搞不清楚李衍为什么偏偏不跟他叙旧情?
  尴尬的站了一会之后,杜迁才有些悻悻的入座了。
  杜迁并没有看到,王伦虽然先他一步入座了,可王伦的神色还不如他!
  王伦跟他自己说:“寨主可能是倦了,也可能是没有什么跟你和杜迁说,不是因为你提议去替天行道、杜迁赞同,这几个月你兢兢业业将山寨打里的井井有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寨主是个明白人,不会看不到你的付出和你的能力,再退一步说,你也只不过就是做了一些试探,并没有做出格的事,寨主乃是豪杰,定不会跟你计较,你休要多心!”
  虽然不断给他自己找借口安慰他自己,可王伦很快就又将他自己找得借口一一推翻了!

  李衍没回山寨而是直接来朱贵的酒店,又将他们这些头领全都叫到了朱贵的酒店,这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
  李衍可能会有些疲倦,毕竟坐了许久的船,可是却绝不会因此而只差他王伦和杜迁不叙旧情。
  李衍更不可能没话跟他王伦说,要知道,李衍走了以后,山寨的运营和建设可都是他王伦在负责。
  最重要的是,王伦可不是杜迁那样的莽汉,他懂政治!
  政治斗争往往是最血腥的,要想在一个势力站住脚,成为一个势力之主,光凭一身正气,最后只能成为悲情英雄,绝对成不了事!
  李衍只用了一年时间就从一无所有建立了这一方势力,怎么可能是眼里容得下沙子的人?
  而政治斗争当中,最残酷的莫过于首位之争!
  这事往大了说,他王伦动了夺李衍宝座的心,杜迁犯了拥立之罪!
  李衍就是凭此除掉他们二人也有绝对的理由!
  想到李衍有可能会除掉他们,王伦眼中闪过了一丝惧意和一丝悔意,“明知不可为,你还忍不住试试,王伦啊王伦,你这是自寻死路!”
  心不在焉的王伦和杜迁入座了之后,李衍开门见山,道:“山寨若想有所发展,就不能固步不前,我此次北上侥幸结识了广慧大师、山士奇兄弟、竺敬兄弟、时迁兄弟、卞祥兄弟、汤隆兄弟等六位有真本事的兄弟,我欲任命他们为头领跟我等一同替天行道……谁赞成?谁反对?”
  与阮氏三雄和饮马川三杰上山入伙不同。
  阮氏三雄上山时,带来了上百条船几百水军,让水泊梁山的实力提升了一截,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自然是做得头领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