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27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汤隆并未加以考虑,就道:“兵器首推枪矛,便宜杀伤力大,如果哥哥决定用枪矛,不用买,我们可以自己打造。倒是盔甲,得哥哥拿主意,咱们大宋的盔甲大致分为铁、皮、纸甲三类。其中这铁甲最重,每副用甲叶一千八百二十五片,披膊含五百零四叶,共重八斤三两四分,甲身含三百三十二叶,共重九斤十一两四分,脚裙鹘尾含六百七十九叶,共重十九斤一两五钱五分,头盔帘叶含三百一十叶,共重四斤十三两五钱,以上再加头盔眉子等共重四十九斤,还可以临时再往上加叶,只是怕到时候士兵们使不动,这样一副甲打造出来,需费钱三十八贯!再说皮甲,这皮甲分为三种,犀牛甲一般使用七排甲片,兕牛皮甲一般使用六排甲片,合甲一般使用五排甲片,合甲产量最大,一件须钱十八贯!最后是纸甲,这纸甲用无性极柔之纸,与丝帛混合,加工锤软,叠厚三寸,方寸四钉,如遇水雨浸湿,箭矢难透,每件十贯钱上下!”

  李衍在心中盘算了一会,道:“我若是买两千幅盔甲,兄弟有办法吗?”
  汤隆先是一惊,随即就是一喜——从李衍要的盔甲数量上,汤隆已经隐隐看出了水泊梁山的实力!
  压下惊喜,汤隆想了一会,道:“若只是三五十幅,很好办。两千幅……我得想想办法。”
  梁山泊东边枕溪靠湖的一座精致酒店中。
  意气风发的朱贵跟他面前一个跟他有五分相似的汉子说:“我估计这两日哥哥就该回来了,见哥哥一面,你就去济州府建酒店吧,休要心疼钱银,要开济州府里最好的酒店,这样才有利于赚钱和打探消息。”
  跟朱贵有五分相似的汉子也就是朱富道:“这……会不会不妥?那位王头领可是多次说过山上粮食缺少,屋宇不整,人力寡薄……”
  朱贵不以为意道:“不用理睬他,咱们酒店系统不归他统管,咱们只听命于哥哥,哥哥那人乃是干大事之人,不像王伦这般计较,而且这就是哥哥临走之前交代于我的。”
  到底是他自己的嫡亲弟弟,犹豫了一下,朱贵推心置腹道:“我跟王伦皆是头领,并无太大的区别,他管行政,我管酒店,嗯……这么说吧,除哥哥,其他头领其实都无太大的区别,将来你若是立功当上了头领,亦是如此,所以,休看他王伦是负责山寨大小杂事的,你我并不归他统管,你我只效忠于哥哥,我不与王伦争辩,是敬他资格老,不是惧怕于他!”

  听朱贵这么说,朱富心中火热不已,道:“哥哥真是发迹了,寨主真爱哥哥!”
  朱贵笑说:“否则我焉能叫你过来!”,然后朱贵神情一正,又道:“君子死知己,你既然肯来,就当粉身碎骨以报哥哥对咱们兄弟的知遇之恩!”
  朱富道:“这个自然!”
  犹豫了一下,朱富又道:“哥哥,你信上说寨主有鸿鹄之志,莫不是寨主有意招安?”

  朱贵迟疑了一下,然后摇摇头,道:“不像,我观寨主的种种举动,似有……唐宗宋祖之风。”
  “咝!”
  朱富倒吸了一口气,然后压低声音说:“寨主有谋反之意?”
  朱贵心说:“到底是刚上山的良民,还不适应自己现在的身份!”,然后说道:“咱们若是被官府抓住,只有杀头路一条,造不造反,有何区别?”,害怕打消朱富的积极性,朱贵又道:“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在乡下开个小酒店,能有何等见识,不过是白白渡日罢了,哥哥乃当世人杰,定会带领我等干些惊天动地的大事!”
  朱富的神情瞬间坚定!
  他之所以好好的良民不当,跑来跟他哥哥朱贵落草为寇,就是因为他不想再过那种枯燥乏味的日子!
  朱富道:“若能干些惊天动地的大事,只活一日也快活!”

  朱贵道:“是极!”
  就在这时,有伙计来报:“来了艘大船!”
  朱贵皱眉道:“水军没有出动吗?”
  伙计说:“怎么没有,两营水军护送那艘大船往咱们这里来了!”
  朱贵只稍稍一反应,就一拍大腿,道:“定是哥哥回来了!”
  朱贵随即大喊:“你等快随我去迎接哥哥!”
  在沧州托柴进的关系在京杭大运河上买了艘大船,过德州、临清,到聊城。
  从聊城改道入黄河。
  行不久,由黄河进入运河,逆流而上直接驶入梁山泊。

  (在靠近清河县之地,武松辞别李衍等人下了船——武松临下船之际,李衍给武松包了一包金子,并嘱咐武松常来梁山泊走动。)
  一驶入梁山泊,阮小五就率领几十只小船将李衍他们乘坐的大船团团围住。
  不久,阮小二也率领数十只小船赶来。
  得知船上之人是李衍,阮小二和阮小五想护送李衍直接回山寨,不过却被李衍以有事找朱贵为由给拒绝了,然后命船队直接开去东山酒店……

  大船上。
  给广慧、山士奇、竺敬、时迁、卞祥、汤隆等人与阮小二和阮小五相互介绍了一番之后,李衍就问阮小二和阮小五:“我走后的这几个月,山寨一切可好?”
  阮小五道:“好!俺们水军现在已经有三百多人、一百七十多条船了!”
  看着阮小五那眉开眼笑的样子,李衍暗道:“只可为将。”
  阮小五没有赌本的时候,把他老娘的钗都拿去赌,很多人根据此事就将阮小五定为不孝的混账。

  实际上却是恰恰相反,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哥仨的老娘,跟阮小五在一起住,而不是靠有家室的阮小二赡养,仅从这一点上就不难看出,阮小五此人虽然好赌,但却是一个至诚的孝子,否则,哥仨的老娘断不会选择跟阮小五一块居住,而不选择跟同样很有孝心的阮小二和阮小七居住。
  而阮小五之所以好赌,很大程度是因为不得志——一个人没有努力的方向,沉迷于赌博之中,很正常。
  李衍离开水泊梁山之前,阮小五一直都在努力建设水军,一次都不曾上过赌桌,在李衍看来,循循诱导,阮小五也许能彻底戒赌也不一定。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阮小五戒了赌,他也只能成为一员猛将,不可能有更高的成就,因为他太单纯了。

  李衍看向阮小二。
  阮小二立即说道:“诸事都好,只是王伦头领曾找俺们弟兄吃酒,因忙于水军建设,俺们回绝了,请哥哥回头帮忙说合说合。”
  李衍暗自点了点头,然后道:“这事我会替你们跟王伦兄弟说的……对了,杜迁和宋万两位兄弟在我走后可有懈怠?”
  阮小五道:“整天操练那两营兵卒,将那两营兵卒练得嗷嗷直叫。”

  说到这,阮小五搓了搓手,道:“哥哥,你那宝贝疙瘩能不能给俺们弟兄一些?”
  李衍亲自练出来的这两营人马,单兵做战能力虽然并不十分突出,但胜在服从性强,可以说是绝对听指挥!
  而且,在李衍有意识的调养下,他们的身体素质都极好!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他们是最好的兵坯子!
  这也就难怪阮小五眼热了!
  李衍道:“时迁兄弟的走报机密特种营挑完,就让你们弟兄挑。”
  没等阮小二和阮小五高兴,也没等阮小二和阮小五搞明白为什么让最不像好汉的时迁先挑人,李衍就看似无意的问:“这段时间下山替天行道了吗?”
  阮小五想都没想就道:“哥哥不让下山,俺们哪敢下山。”
  阮小二心中一动,然后道:“王伦头领倒是提议过一次。”
  李衍笑道:“哦?那谁赞成?谁反对?”
  “哦?那谁赞成?谁反对?”
  阮小二刚想回答,朱贵和朱富就带人出了东山酒店径直向梁山泊边迎来,船队也到了岸边。
  见此,又见广慧等人在听自己和阮小七、阮小五说话,李衍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着急了!
  念及至此,李衍顺势一指朱贵给广慧等人介绍道:“他就是朱贵,我跟你们说的咱们山寨管理酒店系统的头领,走,我为你们引荐。”
  李衍率先走下大船。
  离得近些,李衍才发现,朱贵的精气神虽然好了不少,但人却消瘦了一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