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奇的案中案》
第3节

作者: 文刂姥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颜太太一大早就去找那个据说十分灵验的大仙去了。颜老板对儿子说再给他看看医生,哄他来到一家有名的医院,瞅准脑科专家门诊室后进去了。坐诊的是本院王院长,叫炎炎又做了一次脑部CT。下午去拿结果时,王院长说,伤情已愈,只需静养。开了一大堆补药。拿药后颜老板支开儿子,自己又进了专家门诊室。王院长刚送走一个病人,问还有什么事。颜老板看一眼门外,低声把家里出现的怪事说了一遍。然后说:“这事实在不可思议,可脑部CT怎么没显示出一点痕迹来呢?”

  “你说有两个一模一样的炎炎同时在两处摔伤?”王院长惊问。他是心理学家,正从事遗传基因研究。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王院长说:“叫你儿子进来,那帧照片呢?”见了人和照片,王院长以权威的口气说:“他们是对双胞胎,单卵性双胞胎、、、、、、”
  炎炎吃了一惊,接过照片,照片是他的,但他印象中没照过这帧照片。他是大一学生,成绩优异。他学过优生学,知道单卵性双胞胎诸多奇妙之处,他却不知道自己就是其中一例,而且在两处长大。他问爸爸,这是怎么回事,那个跟他长一模一样的人在哪儿?父亲对他摆摆手,他只得忍住。听王院长说:

  “、、、、、、都是反别子,连衣服都一模一样,同日同时摔伤,都是右肩头先着地,都昏迷了八天。是的,正是这样。异卵双胞胎跟普通的兄弟姐妹一样,只有少许的相似之处。而同卵双胞胎是由一个完整的卵分裂开来的两个卵,这样的双胞胎遗传基因完全相同,他(她)们面貌酷似,字迹酷似,智商、价值观念、审美观点、习惯爱好大都一样,有的完全一样。不过,也不是绝对的,有很多单卵性双胞胎就存在着很大差异。但你说的这两个炎炎是基因完全相同的一例,如果他们身体素质差不多,他们会同时害一种病,意外受伤的时间、原因、受伤的程度也差不多。国内外已做了大量的研究测试:曾有一对小姐妹,一个摔进家里的地窖,其母慌忙打电话提醒其外婆注意。电话占线,等说到话,方知在外婆家的那个从树桩上摔下,都摔破右额。而且都是在同一个时候。占线原因是外婆要提醒自己的女儿注意家里的一个。因为小姐妹经常同时害病,同时出事。体质不同的也有个例子:有对远隔千里的双胞胎,一个得了急性阑尾炎,一个右下腹剧烈疼痛,各种仪器都检查不出原因。这种情况不是感应,是他们与生俱来的生命现象,他们有一损俱损的感觉、、、、、、”王院长极力解说,以求让他们听懂,最后又回到两个炎炎身上,“像他们这样连名字都相同的不多。对了,那个姓李,叫炎炎,炎热的炎;你、、、、、、姓颜,叫炎,也是炎热的炎。真是一个字!”王院长为自己发现了这样一对双胞胎而兴奋不已。“据记载,名字上的巧合只是指配偶、孩子、宠物以及汽车牌、、、、、、他们好朋友的名字也相同?噢,多个字,一个叫张鹏,一个叫张鹏飞。真是太奇妙了!可是,颜老板,怎么你一个,别人一个呢?这是怎么回事?”

  颜老板长气如叹:“目前还不知道。公丨安丨局已介入这个案子。我们正准备到襄樊去找那个李炎炎的时候,他回来了。”他指指儿子,“这件事我一定要追到底!”
  “颜老板,我正从事遗传基因研究,我冒昧地问一声:你们什么时候去?我能不能跟你们一起去?、、、、、、说好明天走?谢谢!太感谢你了!”
  日期:2018-11-23 11:47:38
  6、千里追炎炎
  颜老板一家、王院长和其助手、刑侦队刘队长和两个刑警,一行八人乘火车到了襄樊,根据李炎炎登记的地址找到了他的家。这是两单间房屋,门虚掩着,颜炎急切地跨进去。得了尿毒症躺在堂屋里的李母一见颜炎就有气无力地问,炎炎,你爸回来了?话未落音就“呼啦啦”进来一大群人,还有公丨安丨局的。李母惊问,炎炎,你犯了什么事?颜炎又下意识地回了声说没犯事。李母已渴得不行,转口就叫炎炎给她倒口水。 “渴死我了!该怎样就是怎样。”她说。

  迷信的颜太太已知道这儿有个活生生的炎炎,不是什么人魂分离了,心里顿生怜悯之情:一个靠透析维持生命的高危病人,竟一个人躺在屋里,连水都喝不到一口,她不知道尿毒症病人要严格控制饮水量。他们已从刘队长口中了解到李家情况,来时,给李母买了很多药物补品,此时,她觉得应该把她送进医院。她想,说不定这个李炎炎也是她的儿子,不管什么原因造成的,但他们养大了自己的儿子,她应该帮助儿子的养母。就说不是,李炎炎跟儿子是双胞胎,她也应该帮助李炎炎的母亲。她跟丈夫耳语几句,颜老板回身就朝出走。

  李尚文从浙江进货回来,一下完货就赶回家来。他一见满屋子客人就“唰”地变了脸色。这是个忠厚的汉子,未老先衰,满脸愁苦,满身汗渍。他径直来到颜炎身边,颤颤地叫了声炎炎。原来,李炎炎偷跑回来后,告诉了父亲自己被错绑的经过,并追问自己的出生。李尚文方第一次告诉儿子,说当年他母亲生的是双胞胎,因为他母亲患有严重的肾炎,是冒着生命危险生的他们,分娩后身体越发不行了,已无力养活两个,就丢了一个在医院的床上。并嘱咐儿子莫打扰人家,说人家养大个儿子不容易。炎炎想起那个炎炎的父母对自己的宠爱,就恻然点点头。此时,李尚文定定地看着颜炎,眼圈已经发红。颜炎惊疑地看着他,又移目自己的父母。人们都不说话,都注意地观察着李尚文。

  市医院的救护车来了,李尚文忙说错了,我没叫。妻子的病起得陡,几乎连着住了几次医院了。医生说,光这样住着不行,要换肾。妻子听说不换肾不得好,就闹着出了院。她哭着说:“换肾得好几十万啊!听说有的排异,前头换后头就死了。反正是死,还换了干什么?炎炎还要读大学啊!”不说换肾,光住院费和几天一次的透析就要他李尚文的命啊!他哭着把妻子弄回家。他准备抓住夏季这个旺季好好赚点钱,秋下找亲戚借点,看能不能再贷点款,给妻子换肾。可能不能都还是两回事。此时,李尚文说着话就流下泪来,他只恨自己没用。

  颜老板说是他叫的,坚持要把李妻送进医院。他低声对李尚文说:“别争了,兄弟,我们已是一家人了。嫂子的病要紧!”
  李尚文这才点头答应,他知道妻子必须避开这些不速之客,让她得到暂且的安宁。他心灰意冷地想:走哪儿黑到哪儿歇,过一天算一天吧!他跟车把妻子送进医院,又遵刘队长的吩咐,就手带回儿子来。
  两个炎炎血气正旺,都恢复得差不多了,他们一见自己的另一半,就欢呼一声奔向对方。他们好奇地彼此打量着,然后盯上了对方的衣服,同声叫道:“你穿我的衣服!”原来,对方的衣服都是自己所拥有的。大人们早围住了他们,都新奇地议论着。两个炎炎一般高,胖瘦一样,连眼神都一样。颜太太说:“这样的两个孩子叫我怎么分得清?他们分明是一个人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