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奇的案中案》
第2节

作者: 文刂姥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颜氏夫妇说:“没错,这字这照片都是我们炎炎的。打工不到一个月也对得上,我们炎炎去旅游半个多月了。”
  厂安保科负责人说:“那个目睹李炎炎被绑架的张鹏证实,李炎炎是他同乡同学,高考结束后一路来这儿打工的。厂门卫也证实:星期天早晨,李炎炎跟张鹏出示厂牌后出的大门,说不一会儿张鹏就哭着回来了,说李炎炎被绑架了。”
  颜氏夫妇说:“这个所谓的同乡同学原叫张鹏飞,跟我们炎炎在同一所大学读书。不信把他喊来我们三人对六面。”
  “他病了,到他姐姐那儿去了,有可能是吓的。”安保科负责人说,“你说你们炎炎去旅游才半个多月,走之前一直住在家里。可这个李炎炎打工二十多天,一直住在厂里。难道你们儿子有分身术?李炎炎远在湖北襄樊的父母又怎么解释?”
  刘队长静静地听着,他那深邃的目光已透过奇怪的案例看到了隐藏的案中案。他说:“我们有必要到襄樊去一趟,颜老板,去看看那个李炎炎在不在家。”

  日期:2018-11-19 11:18:47
  3、离体魂魄
  就在颜老板一行准备到襄樊去的时候,张鹏飞打电话回来了,说他们已到玉门关。这边的炎炎、张鹏刚消失,那边就出现了,不是他们是谁?颜老板非常生气,问他们为什么关了手机、为什么不跟家里联系?张鹏飞支支吾吾不肯说。炎炎本要母亲陪他出去的,因保姆母亲病逝回老家去了,颜太太要照顾丈夫,就叫儿子找一个相好又稳重的同学一路去。炎炎就约上家住内地的张鹏飞。颜老板给他出路费,并付他搞家教所能挣得的工资。颜家算是出钱请了个人陪儿子玩。可他们不去旅游却去打什么工?颜老板越想越气,冷冷地说:“你们在捣什么鬼?老实说!不然我会扣你工资的!”

  张鹏飞也生气了,他着色道:“我从没打算要你的工资!我做了免费旅游,我没理由再要你的工资!请你尊重我!”
  颜太太也凑在一边听,见说忙推了丈夫一把。颜老板方忍气向他陪不是,说他实在太担心他们了。问他们为什么不跟家里联系?
  张鹏飞这才告诉他,说炎炎只顾看风景,跟一个人相撞摔伤了,昏迷了八九天,怕家里听不到炎炎声音才关了手机的。颜老板心里越发有谱了。他说叫炎炎接电话。炎炎说的跟张鹏飞一样。问他是哪天摔伤的,回答的竟跟这边的炎炎从车上被搡下来的同日同时。
  “爸,我为什么要骗你?”炎炎回答父亲的责问,“我现在还在医院里,林医生、、、、、、”

  电话那头传来叽叽哝哝的说话声。片刻,那医生接过电话,说没在这儿摔伤在哪儿摔伤的?哪儿没医院?有必要弄到这儿来抢救?并说有病历和一应检查报告单证明。“真是莫名其妙!”医生接着说,“你儿子整整昏迷了八天,我们全力抢救才脱离危险。你们不会查银行卡上的钱吗?什么?出院?家里出了事?......”
  夫妻俩当即来到一家银行,一查,果然是在玉门关取的钱,也就是甘肃敦煌县,摔伤当天取的。已取了一万块,正查的时候又取了五万。他们知道儿子正在办出院手续。怎么可能有两个炎炎同时在两处摔伤?而且都昏迷了八天?难道、难道、、、、、、颜太太结舌道。她没有说出下文,但眼中的恐惧已明确地告诉了丈夫:难道是人魂分离?是的,这边的炎炎一定是儿子的魂魄。他们眼前闪现出炎炎的模样:他神情迷茫,魂不守舍,说话的样子像在做梦,走路悄无声息。是的,他失踪的那天早晨,颜太太只解了个小手,又做了顿早餐,他就不见了。她没听到脚步声,没听到开门声。当时丈夫静静地靠在席梦思靠垫上,竟也没听到响动。他不是不见了,是那边的儿子真正醒过来了,他真魂归体了。他们在老家时曾听说过一件怪事:说一个电工亲眼看到他隔壁的一个汉子在他前边走,说他一喊那汉子就倏忽不见了。那天晚上月色昏朦,电工以为看花了眼,直到那汉子爬树打核桃摔死了,他才知道他看见的是那汉子飘离身体的魂魄。那汉子的妻子怪电工不告诉她,说要是早点知道,她给丈夫治一治,丈夫一定不会出事。

  “可是,”颜老板沉思地说,“魂魄是有影无实。可医生抢救的,跟我们一起生活的都是活生生的人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日期:2018-11-20 13:06:32
  4、魂飞天外
  炎炎被张鹏飞送了回来,穿着被绑架时穿的那件有着椰子树图案的白T恤衫,下面没穿配套的短裤。颜太太一见就倒噎一口冷气,晾在阳台上的有着椰子树图案的白T恤衫不可思议地被儿子穿在身上,右肩头有许多粉碎性小孔。她洗衣服时曾抚摸着那些小孔哭了,因为儿子的右肩被摔得血肉模糊。

  “妈,你怎么哪?”炎炎问。中气不太足,但目光坚定,像真魂归体的样子。
  颜太太强做镇静地问:“T恤衫怎么烂成那样?配套的短裤呢?”
  “白短裤住院时不见了。”炎炎回答。见母亲盯着自己的右肩头,方想起母亲前面的话,连忙解释:“这肩头烂的是摔倒时摔的,我准备扔掉的,天热衣服换不过来就又穿上了。”
  怎么那么巧?颜太太浑身筛糠般抖索起来。她回身给丈夫打电话,说儿子回来了,叫他快回家。放下电话她就叫儿子去洗澡,她给他找衣服。她心存一丝侥幸,或许,她把白T恤衫叠放在哪儿又弄忘记了。可她在自己房间里满找了一遍,又跑到儿子房间里找,哪里有什么白T恤衫?白T恤衫被儿子的魂魄拿回到医院里,现在正被儿子穿在身上啊!配套的白短裤不是不见了,而是忘记拿走,现在正放在她面前!颜太太头都要炸开了、、、、、、

  “妈——”一个幽长绵邈的声音在叫。颜太太倏然回头,儿子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正站在她身后阴沉地看着她。颜太太魂飞魄散,抱着头尖叫起来。  颜老板赶回来了,刚停好车,就听见妻子恐怖至极的尖叫。他冲进家门,冲进儿子的房间,见妻子缩在墙角不住地尖叫,姣好的面容因极度的恐惧而变形。而他朝气蓬勃的儿子正僵直地步步后退。他冲上去,一把抱住妻子。
  炎炎含着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昏迷了八九天,母亲连问都没问一声就叫他去洗澡,他感到伤心失望。哪里知道家里真出了事?一定是他没跟家里联系,母亲忧恐过度以至精神失常。他想过去看看,又怕事情更糟,就强迫自己坐在那儿不动。好半日,母亲才拉着父亲的衣服颤颤惊惊地出来了。炎炎一看,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他默默打开旅行箱,拿出两人去来的火车票、住院病历、各项检查报告单,连收费单据都拿了出来。颜老板一一查看,又转手递给妻子。颜太太也一一查看。她又哭了起来,儿子不能再耽搁了,明天早晨她就去找那个大仙,她一定要保住自己的宝贝儿子。

  日期:2018-11-21 15:39:20
  5、单卵双胞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