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19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才发现他背着的包袱已经不翼而飞只有一截布搭子掉到了他的脚下!

  哨探大急,喊道:“寨……大官人,俺的包袱丢了!”
  这时,还在看热闹的李衍等人才回过头。
  盘问丢了包袱的哨探一会,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尤其见周围这几十看热闹之人身上都不可能藏有那么大、那么沉的一个包袱之后!
  难道是见鬼了?
  阮小七将那个哨探叫到一边,又小声盘问了一会,然后回到李衍等人身边,道:“怪哉,真是一下子就飞了,只剩这么个残布搭子!”

  广慧从阮小七手上拿过残布搭子,然后抓起一头闻了闻,道:“断绳秘药,怕是碰到手段高超的贼了。”
  听广慧说他们碰到手段高超的贼了,李衍心中一动,然后看了看不远处的杨雄,再然后在人群中扫视一圈,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一个抱着一个虎头虎脑小孩的眉浓眼鲜的精瘦汉子身上,道:“算了,这钱银就送于鼓上蚤时迁吧。”
  山士奇问:“哥哥,这鼓上蚤时迁是谁?”
  李衍看着那眉浓眼鲜的精瘦汉子,道:“他也是一好汉,高唐州人氏,以偷盗为业,偶尔也偷坟盗墓,善能飞檐走壁。”

  山士奇不屑道:“一个毛贼而已,哪有豪杰的光彩,怎当得好汉?”
  李衍摇头,说:“士奇兄弟此言差矣,窃国者侯,窃钩者盗,天下板荡,蒸庶无告,军中若得时迁辈数人为哨探,何患不得敌情,所以那时迁乃当之无愧的好汉。”
  抱着小孩的时迁,见李衍看他,心中就是一紧,但脸上却是若无其事,可见他的心理素质有多好!
  又见李衍看着他夸他是好汉,时迁心中既暗暗窃喜如今碰到一个识他时迁之人,又隐隐觉得,这人已经认出他来了,没揭穿他,只是不想他丢面子。
  与此同时,时迁也纳闷不已:“我到底哪露了马脚?”
  听李衍如此推崇时迁,山士奇虽然不以为然,但却不好跟李衍争辩,毕竟从属有别,而且李衍又对江湖上的好汉如数家珍,在此之前一直没错过。

  见山士奇脸上仍有不以为意之色,李衍一边转身向一个酒楼走去、一边说:“他能在咱们这些人的眼皮子底下将那么大、那么沉的一个包袱神不知鬼不觉的借走,不值得钦佩吗?”
  “这……”
  山士奇无言以对。
  见李衍等人进了酒楼,时迁将怀中的孩子还给身边的一个大嫂,道:“这娃生得真是端严美貌!”
  大嫂眉开眼笑的接过孩子。
  辞别大嫂,时迁默默的向一个破庙走去……
  一路之上,时迁心事繁多!
  如果可以,谁又愿意整日里东游西荡,没个安生之处?
  而且,走到哪都人人喊打,活得憋屈,也忒没尊严,一个不小心栽个跟头,有可能就是完了,就像上次,要不是得了杨雄相救,他可能已经刺配千里不知死在哪了。

  可既已入了偷门,那哪还有别的出路,黑白两道都不耻他这样的盗贼,纵使他有心转行,何处又能收他,又能高看他一眼?
  那位“借”钱给他的大官人能吗?
  怀揣着心事的时迁,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破庙。
  刚一进入破庙,那个尖嘴猴腮汉子就拎着包袱过来,喜道:“这里面怕是有三二百两银子,咱们今天可是发了一个大大的利市!”
  这包袱有多重,时迁心里有数,因此,脸上没有露出尖嘴猴腮汉子想看到的惊喜。
  有心事的时迁,漫不经心的打开包袱一看,眼睛瞬间就直了——包袱里面根本就不是银子,而全都是成色十足的蒜头金!
  原来,李衍等人为了携带方便,早已在沿途将他们的银子和铜钱全都兑换成了蒜头金。

  “这三二百两金子,那人说送我就送我了,我在他眼里真值这许多钱银吗?”时迁看着金子想道。
  “哥哥,咱们发达了!”
  “我一会就去跟小二他们说,咱们以后不用再当穿窬之盗了!”
  尖嘴猴腮汉子乐得手舞足蹈!
  听尖嘴瘦腮汉子说他们以后不用再当穿窬之盗了,时迁神情一动,然后三两下又将包袱包上,再然后提起便走!

  尖嘴瘦腮汉子见此,忙追问:“哥哥,你干甚么去?”
  时迁头也没回道:“我去给咱们找出路!”
  进入酒店,同到阁儿里面坐定。
  阮小七张罗道:“不必来问,好酒好肉只管上来,一发总算。”
  点菜这种小事,李衍早已不操心了,自有人张罗,他继续跟山士奇请教棍棒之术。
  山士奇是沁州富户子弟,从小不务农业,只爱刺枪使棒,他父母说他不得,只得随他性子,不知花了多少钱财,请师父教他,因此学得了一套很高明的棍棒之术。
  李衍身边高手不少,像武松,像广慧,像竺敬。

  可他们全都是使刀的,而使混铁盘龙棍最顺手的李衍最想学的自然是棍棒之术。
  所以,这一路之上,李衍一直跟山士奇学习棍棒之术。
  不过,山士奇很醒目,全都是以相互切磋的名义教给李衍的。
  李衍有些过意不去,就教了山士奇不少混合格斗的功夫。
  不多时,酒家就上了一桌上好的酒席,两坛酒水。
  对于喝惯二锅头的李衍而言,喝这时的酒,其实就跟喝饮料差不多,很少有喝醉的时候,至多也就是带点醉意,就像上次在饮马川。
  武松等人酒量也都不错。

  所以,两坛酒也就是给他们这些人解解渴。
  喝了一阵又吃了一阵之后,阮小七又提起丢得那些金子,道:“那时迁也真了得,竟能从咱们这些人手上偷走那许多金子!”
  其实,桌上之人,只有无条件相信李衍的阮小七才相信他们偷的金子是被时迁偷去的,其他人,包括武松,对此全都是半信半疑!
  老实说,李衍也拿不准这事是不是时迁干的,更拿不准那个最像时迁的人是不是时迁。
  不过李衍有应对之策。
  这事如果不是时迁干的,那将来李衍就说: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堪比时迁的神偷。
  这样一来,既抬举了时迁,也能把这事糊弄过去。

  因为有应对之策,李衍继续赞扬时迁道:“那时迁虽不以摧城拔寨的直面冲阵见长,却是刺探情报、敌后破坏的特战高手,他如果能来投咱们梁山泊,咱们梁山泊不亚于平添了两员五虎将。”
  听李衍如此推崇时迁,武松等人全都摇头不已,觉得李衍将时迁这个毛贼夸上天了!
  就在这时,窗户处黑影一闪,随即一个眉浓眼鲜的精瘦汉子凭空出现在阁儿里!
  精瘦汉子一出现,就双手托着包袱,对李衍一跪在地,道:“时迁给替天行道的至尊赔罪来了!”

  武松等人无不大吃一惊!
  这世间竟真有时迁其人!
  而这时迁也正是偷他们包袱之人!
  最让他们吃惊的是,时迁偷了他们二百多两金子竟然又送回来了!
  震惊过后,武松等人不约而同看向走向时迁的李衍,又不约而同想道:“哥哥莫不是神仙,掐指一算就知道天下之事?”
  这一瞬间,李衍的威望立即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