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12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衍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将头别到了武松等人方向,不再多看潘金莲一眼——礼物已经送了,再引起误会就不好了。
  张干娘看着潘金莲说:“你七岁进入我张家,至今已经十四载,你我名为主仆,实为母女,今日我索性就认你当个女儿……”

  潘金莲非常机灵,当即就跪下磕头,然后甜甜的叫道:“娘!”
  见潘金莲如此精明,李衍为武松捏了一把汉,“也不知这能打老虎的武松,到底能不能降住这个胆大的女人?”
  张干娘示意潘金莲起来,然后说:“武二郎是咱们清河县少有的英雄男子,将你嫁给他,老身也就放心了,也算是成全了咱们这十几年的母女情。”
  潘金莲哭道:“金莲舍不得娘!”

  张干娘脸一板,道:“这是什么话,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今年二十有一了,难道要留在老身这里当一辈子老姑娘吗?”
  有了台阶,对武松百般满意的潘金莲便不再吱声了。
  张干娘有意结好看着不凡的李衍,又道:“咱家在西城有一个宅子,就与你做个陪嫁吧,也不枉咱们母女一场。”
  “娘!”
  在这个时代,使女和女儿之间的身份差得不小,有陪嫁与没陪嫁差得也不小,哪怕只是一座值不了几十贯的小宅子。
  孤苦无依的潘金莲,能以张干娘干女儿的身份嫁给武松,还能有一个小宅子当赔嫁,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所以,这声“娘”,潘金莲叫得还算真心。
  对于张干娘的手段,李衍很佩服,不过这与李衍已经无关了。
  让武松过来拜见一下岳母,李衍就带着武松等人离开了。
  一回到武松家,李衍就让武大郎将县里最有名的媒婆找来,然后给了媒人一百两银子让媒人带着武大郎等人买足下聘所需的东西,再然后让媒人领着相关人等带着一百两蒜头金去张大户家下聘。
  张大户不在家,所以诸事顺利。
  转天,李衍给媒婆包了一锭五十两大银的红包让她给武大郎也找一个合适的姑娘。
  这个媒婆也当真是名不虚传,仅用了三天时间,就给武大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姑娘。

  姑娘的年纪有些大,二十有五,相貌也一般,家世更是一般,还有点长短脚,但胜在有贤名。
  看不到潘金莲这张精美的馅饼,武大郎也就乐颠乐颠的捡起了这张炊饼。
  七天后,武松和武大郎同时娶亲。
  李衍作为主婚人参加了这场婚礼。
  武松婚后的第三天,李衍向武松提出辞行。
  令李衍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上路的时候,武松早已让潘金莲打点好行装——武松要护送李衍北上!
  阮小七水里的功夫厉害,陆地上的功夫,还不如李衍。
  而李衍,拳脚功夫还行,兵器就不行了,也算不上是一个高手。

  五个哨探跑跑腿、拿拿东西、干点杂活还凑合,当保镖,五个都未必能打得过一个。
  因此,李衍身边的确没有一个像样的保镖。
  而这一路之上虎豹强人又的确不少,
  所以,象征性的推辞一番,李衍也就同意武松跟着一块上路了。
  走了十几日,李衍一行人来到一个土坡前。
  把头之处有一棵大树,生得甚是蕃茂妖异,那树身粗大,四五个人不能合抱,上面缠绕着无数枯藤。
  越过大树,便看到了一家酒店。

  酒店窗槛边坐着一个妇人,露出绿纱衫儿来,头上黄烘烘的插着一头钗环,鬓边插着些野花。
  见李衍等人到来,那妇人起身过来迎接。
  这时看见,妇人下面系一条鲜红生绢裙,搽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一色金钮。
  等妇人又走近了一些,才能看清这妇人的容貌,但见:
  眉横杀气,眼露凶光。辘轴般蠢坌腰肢,棒锤似粗莽手脚。厚铺着一层腻粉,遮掩顽皮;浓搽就两晕胭脂,直侵乱发。金钏牢笼魔女臂,红衫照映夜叉精。
  李衍微微一怔,随即猛得看向那棵大树的树根处。
  虽然那里看似寻常,可李衍仿佛看到,那树根处正在往外涌着瘆人的鲜血,无数横死亡魂一边从地底往外爬、一边喊着冤。

  “十字坡!”
  李衍眼中闪过一抹杀机!
  那妇人扭动着腰肢来到李衍等人身前,见李衍看那棵大树,她眉头微微一皱,同时眼中闪过一丝警惕!
  等李衍看向她,她的神情立即一变热情招呼李衍等人道:“客官,歇脚了去。本家有好酒、好肉,要点心时,好大馒头!”
  李衍不动声色的往酒店走去。

  阮小七、武松等人跟在李衍身后也往酒店走去。
  一进入酒店,阮小七就道:“酒家,上点酒肉!”
  李衍则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
  那妇人笑容可掬,道:“客官要打多少酒?”
  武松一边在李衍身边坐下、一边道:“不要问多少,只顾烫来。肉也切三五斤来,一发算钱给你。”

  那妇人道:“也有好大馒头,客官要不要。”
  阮小七也坐下,道:“也来三二十个来做点心。”
  那妇人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五个哨探身上背着的沉重包裹,然后笑着进入里面。
  不多时,那妇人便托出一大桶酒来,然后放下七只大碗、七双筷子,再然后给每人倒了一碗酒,随后又进入里面切肉。
  已经口渴难耐的阮小七和一众哨探抓起酒碗就想喝!
  李衍一把叼住阮小七的手腕,同时做了个手势叫停了五个哨探!
  这时,武松已经将他的酒倒掉了。
  见此,阮小七和一众哨探才知道,酒有问题!
  李衍默默的将酒倒掉,阮小七等人有样学样。
  不一会,那妇人进入里面切出两盘肉来。
  很殷勤的又给李衍等人每人倒了一碗酒,然后那妇人自夸自擂道:“俺家这酒,十分香美,客官好生尝尝!”
  妇人再去灶上取一笼包子来,放在桌子上。

  武松拿过一个包子掰开,然后看着妇人,问:“酒家,这馒头是人肉的?是狗肉的?”
  那妇人嘻嘻笑道:“客官休要取笑。清平世界,荡荡乾坤,那里有人肉的馒头,狗肉的滋味?我家馒头,积祖是黄牛的。”
  李衍悠悠地说道:“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
  那妇人不慌不忙道:“客官,那得这话?这是你自捏出来的吧。”
  武松道:“我见这馒头馅肉有几根毛,一象人小便处的毛一般。”
  武松又问道:“娘子,你家丈夫却怎地不见?”
  那妇人道:“我的丈夫出外做客未回。”
  武松道:“恁地时,你独自一个须冷落。”

  那妇人风情万种的看了武松一眼,然后说:“客官,休要取笑。吃几碗酒,然后去后面树下乘凉。要歇,便在我家安歇不妨。”
  阮小七实在是忍不住了,抽出短刀跳起来,道:“俺宰了你这个下药卖人肉的恶毒婆娘!”
  阮小七有生气的理由!
  出来前,山寨里的兄弟可是反复叮嘱他,一定要保护好李衍,他可是将胸脯拍得乓乓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