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9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看起来依然是壮年模样,这么多年当中,他全情投入到自我提升中,心无杂念,从未有过时光的概念,也让他在心理上几乎没有衰老过。而此时此刻,突然得知已经过去了将近一甲子岁月后,何不归几乎已经停摆的生命时钟又开始摆动了。
  李牧野注视着他,忽然想到白无瑕曾对自己说过的关于生命意义和长生的话题。长生不是神话,只要控制住**,锁住精气神,人是可以生存很多年的,可一旦失去了控制,生命便会迅速凋零。但如果只是像何不归这五十七年一般活着,跟死了又有多大区别?
  这样的长命百岁,小野哥不喜欢。
  “事实如此,何不归,你想开些吧,也许她们都还活着呢。”李牧野道:“趁着这几天多想想出去以后要怎么生活下去,有什么需要我替你准备的随时跟看守说,他们会转达给我。”

  三天后,玄尘的净室内,李牧野和玄尘对面盘坐,面前一杯香茗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香,杯子里的茶水都没动。
  “小李先生上午去了昆仑地宫?”玄尘道:“对我们玄门有什么看法?”
  李牧野道:“玄门跟政府之间关系的密切程度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虽然我没进入到前面十五层当中,却不难察觉到那里隐藏着很多绝密。”
  “关系肯定是不错的,但并非你所想像的,我们做事跟白云堂完全不同,她们喜欢控制一切,逆潮流而动,而我们从不干预庙堂上权力更迭的斗争,无论谁上台,我们都会看作是天意,玄门从不做逆天之举。”

  李牧野道:“所以玄门才能执江湖牛耳两千多年,自大一统王朝开始便占据了天下正统。”
  “武曌年间除外。”玄尘道:“袁天罡惊才绝艳,张仲坚英雄盖世,却都被一女流迫的远走海外,尤其是那张仲坚本是白云之下第一人,天赋绝伦,不逊今日之李中华,虽然自知才情智慧难及李药师而远走扶余国,却深谙修性命锻精神之术,他屯兵十余万,只等李药师一死便要挥师中原再争天下,可就在他离开华夏大地的日子里,白云堂横空出世了一个武曌,硬生生将才情本领都在张仲坚之上的袁天罡迫的远遁海外,甚至拔了玄门正统的大旗。”

  李牧野道:“我在北美的时候见过袁天罡与张仲坚留下的遗迹,遥想前辈先贤,纵横宇内,泛舟逍遥于大洋上,真令人心驰神往,如果让我选择,我倒更愿意过这样的日子。”
  玄尘轻轻一笑,道:“母鸡司晨,天下倒置,同代豪杰都成了千古笑话,你我虽然辈分有别,却都生于这时代,若听凭她任意妄为,或许千百年后,你就是当初的张仲坚,而老朽便是今日之袁天罡,前些年中州农夫在自家田间挖到武周年间金帛书,写道:昔日大周圀主武曌,好乐真道,长生神仙,琼芳盖世,凰镇群凤,百龙蛰伏......”
  李牧野打断道:“武曌英名,千古传奇,女帝当国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吧。”
  玄尘道:“对你来说的确没多大妨碍,但对玄门而言,却是莫大的危机,你也见识到了三十三层地宫里的一切,该知道玄门在这天下江湖中是怎样的角色,你不妨试想一下,若无玄门压制,任凭天下间的牛鬼蛇神都跳出来,这世间会变成怎样一副光景?那些杀婴儿炼紫河车的魔头,那些以人为兽专事造畜邪术的畜生,还有杀人弄鬼的邪魔外道,都跑到这世间兴风作浪,世间哪里还会有净土?”

  “如果有一天她要对付玄门,我会尽力阻止她的。”李牧野道:“这是我唯一能做的,至于说加入玄门,我看还是算了吧,我这个人六根不净,跟这么神圣的地方不搭界。”
  玄尘道:“现在不来,以后可以考虑,你不用把话说的这么死,玄门之门永远给你留着。”
  李牧野忽然问道:“前辈,晚辈想请问您一句,同样的话您是否也对其他人说过,比如李中华或者黄永昊?”
  玄尘微微怔了一瞬,随即失笑点头道:“好小子,什么都瞒不过你去,类似的话老朽的确跟你说的这俩人提起过。”

  李牧野道:“而您似乎更看好李中华,为什么不看好黄永昊?据我所知,这个人的天分才情绝对还在李中华之上。”
  玄尘道:“黄永昊的天分在于极端的专注和悟性,极于情又耽于情,任性起来易走极端,就心性来说并不适合为帅。”
  “他不适合为帅,难道我就合适吗?”
  “你也不合适。”玄尘道:“不过这华夏江湖中若有一人最有机会降服白无瑕,便非你莫属。”又道:“你心性坚忍,善于平衡方方面面的关系,谋略不在令尊之下,脸皮够厚心更黑,你这样的人为帅容易剑走偏锋,为将不够勇悍,为王你最有天分,今后的江湖世界会越来越一体化,东西方对抗的新格局正逐渐形成,老朽以为你比白无瑕更合适做这东方江湖世界里的首脑。”
  李牧野叹了口气,道:“与其如此,我还不如尽力助姬雪飞渡情劫,有玄门支持,她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玄尘微微皱眉,道:“既然你坚持,那老朽也不好强人所难,不过如果哪一天你想明白了,老朽这道门依然随时愿意为你保留。”
  李牧野道:“放心吧,不会有那一天的,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老人家赏了我一张大脸,此次拜山不虚此行,日后若是玄门有任何差遣,李牧野必定义不容辞!”
  玄尘微微摆手,道:“要说事情,还真有一件事需要你出头的,许扬尘道兄去了中州与李梦柏会面,此行恐怕凶多吉少,你若还念旧日交情,便也去一趟,老朽不指望你站在玄门立场公然与白云堂为敌,但只求许道兄能平安归来!”
  李牧野再见到白起的时候,小伙子整个人的气质都有了很大变化。

  不穿戴厚重的装备,忍受专业登山运动员也难以忍受的低温和缺氧状态,徒手征服了十几座海拔六七千米的高峰后,白起的精神意志和体力都得到了升华。之前给他的龙涎珊瑚膏已经消耗殆尽,这些日子,他生撕过一只秃鹫做食物,徒手捕捉一头落单的藏牦牛时还受了点伤。看上去像一头受伤的猛兽,危险又精悍,精神世界正接近崩溃边缘。
  尽管疲倦的似乎随时都能倒下,但是他的眼睛依然明亮而清冷。
  “叔,我按您说的,把那山谷周围的高峰都爬了一遍,为了赶时间,没有时间吃饭睡觉,所以我现在真的很累。”白起说完这句话就一头栽倒睡着了。
  玄尘命弟子用追风特儿送李牧野四人离开昆仑,一路上白起都在驴车上呼呼大睡,而何不归则念念叨叨个不停。他还没办法接受这五十七年的光阴。
  日期:2018-05-26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