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一名道士走了几十年江湖,有些事你们绝对没听说过…》
第20节

作者: 酗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道不知从哪里蹦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出一桶冰水,往我头上哗啦一泼,把我整个人泼得呆若木鸡。霎那间的刺骨冰冷把我尖叫声冻在喉咙里,真是冷得叫都叫不出来,我感觉不到水划过皮肤,反而像一桶针扎在身上一样。
  老道反手把我推进院子,让我绕圈跑,嘴里说得温柔。“跑跑就不冷了。”。
  所谓跑跑就不冷了,我跑了将近十分钟就发现,果然如此。冷麻木真的就不冷了。
  就在我跑得趔趔趄趄,关节僵硬,眼看就要倒下时,老道突然出现在我身边。他用手拢着嘴朝我喊,“真言啊,结印啊,你以为那是干什么用的?”。
  那个时候我的脑子已经冻得不灵光了,半响才反应过来,噢,真言,结印。

  等等。用哪个真言,结哪个印?平时倒背如流的真言与手印,仿佛从我脑子里消散于无形,此时此刻我一个真言都想不起来,更别说结印。
  但我还剩下一点本能。
  我当即腆着脸朝老道谄笑,嘿嘿,提醒一个嘛,我忘记了。
  所谓树老成妖,人老成精,姜还是老的辣,脸皮还是老的厚。只见老道回我一个灿烂的笑脸,答曰:“偏不告诉你。”。
  那天我从放学回家跑到半夜,累得受不了停一会儿,冷得受不了又开始跑。直到老道房里灯熄了,我估摸他已经睡熟,才蹑手蹑脚回床上躺下。
  我非常希望,渴望,热切地盼望,第二天能发起高烧,从而引起老道的愧疚与照顾,说不定还能请假一天不去学校。书里都是这么说的,老师们也都这么讲,冬天不注意保暖就容易感冒发烧。
  然而我太低估自己现在的身体素质了。本来从小就不爱感冒发烧,更何况吃过洗髓丹,又戴了雪燕手串。
  第二天我是被老道一桶雪泼醒的。
  醒来后我精神百倍,像往常一样从床上弹起来,等到自己反应过来想装病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老道笑吟吟地看着活蹦乱跳的我,捋着自己杂乱的白胡须,点头道,“精神不错嘛。”。
  这一天我就学精了。我做好充足的准备,放学前就把九字真言与手印在脑海里过了百遍,回到铺面的时候还专门左顾右盼半天,确定老道不在,才蹑手蹑脚走进铺子。

  这里又要提一下,有些人可能不知道。那个时候一些老房子,特别是临巷还配后院那种老铺面,房顶都非常高,顶上是瓦片,中间是木横梁,作为房子的支撑。那么接下来的场景大家可能也猜到了。
  “哗啦~”,一桶冰水从天而降,把我浇了个通透。我抬头一看,老道正在房梁上冲我微笑。他这笑看起来悲天悯人,人畜无害,慈祥威严。甚至令我怀疑他根本没泼我冷水,只是没能阻止成功冷水泼到我身上而已。
  现实总是残酷的。老道笑容不减,吩咐我自己去院里跑步。
  我乖乖的脱下衣服放置在一旁,进到里院。
  但这次我是有备而来。九字真言里“者”,结内狮子印,刚好可以对付眼下这种情况。
  如果这时,有人能从上面俯瞰蜀城,就能看到一个赤裸的小男孩,手上结着内狮子印,嘴里时不时大吼一声,“者!”,哆嗦着在蜀城东边某条小巷店铺后院里,奔跑不息。
  那天,我没有感受到真言的共鸣,反而体力与忍耐力都比前一天好些了,坚持跑到深夜也没停歇。
  如此第三天,第四天,我都没感觉到什么真言共鸣,手印炁场流动。一点没有。
  直到一周后,那天还是个星期二。我被老道拉起来操练时间不算长,心里却感觉仿佛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雪只下过两天,接下来每天都天气阴阴的,不暖和,但总比下雪好。就是这个星期二,眼看着就要晴的天,却在晌午过后,下起了雨夹雪。
  大家都知道,下雪不冷化雪冷,雨夹雪下起来空中就化了,是最冷的。
  放学回家的我非常自觉,进铺子,脱衣服,往身上浇冰水,一气呵成。不用老道监督,我就灰溜溜跑进院子开始跑步。

  那天真的尤其冷,现在回想起来温度应该在零度以下,雨夹雪打在身上,皮肤麻得只能听见声,感觉不到水。我还是像前几天一样,手结内狮子印,一边跑,一边喝道,“者!”。
  跑着跑着,我突然感觉到一阵微弱的暖流,从下丹田处往上窜。我第一反应就是,炁流!然后忍不住埋头往小腹瞅。
  所以说人吧,只要一嘚瑟就容易破功。我一埋下头,那股微弱的暖流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天晚上,我很早就溜回屋里,盘腿坐在床上,手结内狮子印回忆那种感觉。
  不知坐了多久,我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五感异常清晰,周身暖洋洋的,有一种似气似液的薄雾围绕在周身,流淌,发散,随意念而动。我沉浸在这种奇妙的感觉里,仔细感受周遭世界,隐约听到有脚步声从窗边传来,渐渐消失在老道那屋的方向。
  那时我以为自己没有修炼天分,对炁的感知才那么艰难。长大后才知道,有许多人,终其一生也没能踏出这最关键,也是最艰难的第一步。

  次日起,老道就不再用这种方法刺激我去感受炁场了。我以为我的磨难就到此为止,没想到他只是换个法子,继续锻炼我身手而已。
  老道不知从哪找来了大大小小三十六个盆子。那时基本上大家都用铁盆,也有人用瓦盆、胶盆,但由于铁盆耐用嘛,用铁盆的比较多。老道找来的正是这种铁盆。
  他把一大堆铁盆,挨个反扣于小院地面,在它们光滑的背面抹上机油,要求我放学回家后脱掉鞋子,从第一个上跑到最后一个,再从最后一个上跑回来。每天跑五百个来回,中途不许落地,落地重数。
  老道还给我找来一个建筑工地那种安全帽,硬逼我戴上。

  刚开始我只看到盆子,没看到机油,心想戴安全帽干嘛?这还不简单,只是要跑快点,别把铁盆踩塌了。
  然后,现实让我尝到了,老道教育铁拳的滋味。
  整整一个月时间,我上课整个人都是懵的,不知道老师叽叽喳喳在讲些啥。每天眼睛下面吊着乌黑的黑眼圈,身上一块一块全是淤青。由于是冬天,衣服穿得厚,没人看得到我身上的伤,也没人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只有每天回到家老道会给我涂上红花水,然后继续目送我踏上刀山一般的铁盆阵。
  晚上那些铁盆老道会收起来,但问题就在这儿。铁盆收起来后只能叠在一起放,第二天铺到地上,铁盆凹面沾满机油,反扣时流到盆的边缘,踩上去不仅面上滑,整个盆子都要在地上滑。
  而且做这个训练的时候,临字决和不动明王印都不管用,我跳一步喝一声都不管用。只要不注意身体平衡,整个人照样飞摔出去。

  为何我只有这一个月摔得七荤八素的原因,不是因为我只用了一个月就学会了“盆上飘”。毕竟这个月,我只学会怎么摔下去不那么痛。
  接下来一个月平安的原因,其实是我被摔骨折了。
  骨折这段时间,学校可以请假不去上课。于是老道第一次带上我,去做了他的生意。
  可能有人要问了,老道不是开的丧事铺吗,怎么又做别的生意了?
  老道这个人,老本行是个道士啊。道士是干嘛的?降妖除魔驱鬼辟邪嘛。任何地方,有本事的人来了,如果那个人在这地方还有些人脉,那么,生意自然就来了。

  蜀城人喜欢喝茶,不大的城市里,茶馆遍布每个角落。人们平日稍微闲着,便揣起长牌,三五成伙,相约跑到一个茶馆喝茶打牌晒太阳。
  老道这件生意,就来自城中偏北一个茶馆。
  茶馆老板人称叫老李。不是本地人,冲着蜀城省会的名头,一家六口人最近才举家迁移到这里生活。他原本做摊贩小吃生意,一个板板车拖着油炸臭豆腐,走街串巷吆喝,倒也能赚到钱。
  但来蜀城讨生活后,他发现,老生意恐怕不好做了。
  几个困难。

  其一,本地也有流动小吃摊贩,大部分也来自外地。他们推着的江河湖海各地小吃,在蜀城都变成了一辆辆街头板板车,走街串巷,过着蜀城人的嘴。吃得多了,那些人胃口就刁了,哪个巷子常驻的哪辆板板车味道好,哪棵梧桐树下哪个老板加料大方,他们心里都有数。
  新来的老李既没有老顾客,也没有独家秘方,在这群板板车中,竞争得异常艰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