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167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睡都睡一起了,肯定一个鼻孔出气。
  “你的事,我正要给你一个交待。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被捅的事我毫不知情,全是杨璐璐自己一意孤行。”鬼狼爷问心无愧,语气自然坦坦荡荡。
  “你的话也就骗鬼可以,哦,忘了,你自己就是只恶鬼,没事干每天骗自己玩,也挺有生活情调。”赵凤声一脸的不相信。
  鬼狼爷摆了摆手,等到吕帆扛着昏迷的杨璐璐走出大厅,赵凤声看着匪夷所思的一幕,皱起眉头,问道:“这什么意思?”
  “这个女人害的我恩将仇报,陷我于不义。我肖贵这辈子不欠人东西,更不欠人情,这个女人,算是我给你一个交待。”白衬衣,黑西裤,鬼狼爷傲立于寒风中,双手C`ha 兜,依旧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大枭姿态。
  相比于肖贵的大气磅礴,赵凤声就显得有点小家子气,手掌始终没有离开唐刀刀柄,做好随时抽刀的准备。他听懂了肖贵话里的肃杀气息,心中一颤,眯起眼,问道:“你要将杨璐璐怎么样?”
  “沉到漳河。”鬼狼爷一字一顿说道。赵凤声脚底板涌起一股凉意。

  他虽然在国外亲手击毙过不少恐怖分子,算是手里沾过血的狠人,但亲眼目睹前女友被丢到河里喂鱼,心里仍然挺纠结。这跟对付杀人如麻的悍匪,绝对是两码事。
  赵凤声沉声道:“为什么?就因为她派你的手下去暗杀我?”
  鬼狼爷笑容玩味道:“这次你信了?”
  赵凤声点头道:“信。”
  鬼狼爷扭头道:“吕帆,去吧。”
  一脸荫鸷的吕刀魁,扛起杨璐璐就要往外走。
  赵凤声紧握刀柄的双手松开,揉了揉脸颊,长舒一口气,做出一个艰难决定,道:“要不……放了她吧。”
  “哦?有了新人不忘旧情?”
  鬼狼爷轻扯嘴角,走下台阶,油亮的皮鞋踢飞一颗石子,疑惑道:“这个女人心狠手辣,不但想把你碎尸万段,还要将你的现任女朋友绑架,让别的男人凌辱。赵凤声,你也是位江湖中出名的疯子,砍过人,杀过人,到了现在怎么成了优柔寡断的娘们?有些不可思议。”
  赵凤声也不知为何会冒出这个念头,是同情?还是怜悯?或者是不忍心一个女人被抛尸河底的善念?赵凤声不清楚,但他就是不能眼瞅着杨璐璐白白送命,这里面,有没有夹杂对前女友旧情难忘?赵凤声很确定,没有。
  赵凤声没跟肖贵耍嘴皮子,直截了当道:“给我个面子,放她一条生路。”
  鬼狼爷昂首阔步走到赵凤声身前,双目灼灼,浮现一抹杀伐果断的凌厉,“她让我变成忘恩负义的小人,我必须要她死!”
  赵凤声神色坚定道:“你还欠我半条命,放了杨璐璐,我就当你还债了。”
  “你确定?”
  “确定。”
  鬼狼爷仰天叹道:“我肖贵的债,不是那么好欠的,你就这么白白浪费一个机会?还是为了救你的仇家,可笑。赵凤声,我真有点搞不懂你。”

  赵凤声迫切问道:“你到底还不还?”
  鬼狼爷打了个响指,吕帆将露出一双美腿的杨璐璐丢到冰凉地面,浑圆的大腿倒在青色大理石上,白皙剌目。
  肖贵摊开双手,感慨道:“还了,你我从此互不相欠。”
  “还没完。”
  赵凤声眼神突然变得荫冷,盯着差点把花脸捅死的吕帆,缓缓抽出唐刀,声音嘶哑道:“我兄弟的债,也得算一算。”
  赵凤声咄咄逼人,很不符合他平时风格。一般状态,赵凤声更像是个任君蹂躏的小娘子,等到了被扒的仅剩裤衩,才摇身一变,成为母夜叉孙二娘,把一脸懵逼的对手踩到脚下。
  如今又是面对本市最出名的流氓头子,赵凤声得了便宜还卖乖,不仅要人,还要对方交人,实在不符合他一贯作风。
  鬼狼爷脸色悄然绷紧,一直放在裤兜的双手叠于身前,愠怒道:“赵凤声,你把黑狼弄得生死不明,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现在你倒要给你兄弟讨债?小老乡,做人不要太过分。”

  鬼狼爷的跋扈段位在武云是顶了天的,从来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儿,哪会被人举着明晃晃的凶器要挟,上一次敢这么跟鬼狼爷说话的爷们,大概还是几年前的事情,现在坟头早就长满了野草,成为人们口中著名的反面教材。没想到赵凤声一而再再而三蹬鼻子上脸,就算对自己有过救命之恩,杨璐璐的一条命已经说好一笔勾销,两不相欠。
  鬼狼爷恩怨分明,一码归一码,杨璐璐害得他犯了江湖大忌,他可以不念旧情将枕边佳人说杀就杀,现在的赵凤声可是跟他恩怨两清,凭什么张开红口白牙要人?真当自己是心善的菩萨了?!
  赵凤声视线专注于唐刀刀身,久未出鞘依旧雪白锃亮,赵凤声一脸波澜不惊道:“你手下捅了我弟弟两刀,现在还在医院躺着。我和你一样,不爱欠别人人情,更不喜欢别人欠我东西,尤其是这种债,比吃了苍蝇还恶心,晚上睡觉都不踏实。”
  鬼狼爷看了眼锁骨处裹满纱布的吕帆,不太乐意说道:“我兄弟也被你弟弟捅了一刀,腿也被踢伤,总体而言属于两败俱伤,谁也没占便宜。赵凤声,我感激你,不代表我能纵容你,你要是能揭过这个梁子,我屋内有上好的酒,咱们哥俩好好叙叙旧。”

  肖贵在江湖给人笑脸的次数很多,但请过人喝酒的次数屈指可数,还是用他的七根手指去数。旁人如果受到鬼狼爷喝酒的邀请,一定会受宠若惊,这表明鬼狼爷开始把他当做朋友,还是可以两肋C`ha 刀的那种。许多江湖痞子都拿鬼狼爷的酒友当作一项衡量标准,声称一个人在武云市混得好不好,可以拿有没有被鬼狼爷奉为座上宾当作评判,假如没有被鬼狼爷请过酒喝,混得再牛逼那也是一纸空话,扯淡。

  赵凤声混江湖多年,自然听过这个传闻,但他脸上表现很平淡,没有受宠若惊,也没有得意忘形,紧盯着吕帆,咬牙道:“我这人没有兄弟姐妹,不知道有个亲兄弟是啥滋味,花脸虽然不是我的亲弟弟,可我一直拿他当做亲弟弟看待,他也始终把我当成一个哥哥。谁敢动我,花脸敢跟谁玩命,我这个当哥的没啥本事,不能让他变成人中龙凤,也没能让他光宗耀祖,但替弟弟出气的勇气还是有的。我赵凤声没读过啥书,就认一个死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鬼狼爷没想到赵凤声多年没见,脾气里又多了一股轴劲,他虎视眈眈望着赵凤声,不容置疑道:“还钱可以,还你弟弟的两刀,不可能。”
  女人犯了错,肖贵能做到冷酷无情,可他的兄弟犯错,鬼狼爷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杨璐璐沉尸河底,肖贵却对吕帆连一句狠话都不曾说过,这就是他做人的宗旨,铁血,又夹杂着浓郁的兄弟情义。
  混江湖,拼的不是个人骁勇,再天下无双,也只是自刎乌江的西楚霸王,有一帮心甘情愿挡刀的兄弟才叫牛叉。
  鬼狼爷自始至终信奉着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赵凤声的怨念他感同身受,但体谅归体谅,不代表他能把自己兄弟推出去任人宰割。
  铛铛两声,一对唐刀同时出鞘。
  赵凤声左手各执一把锋利的唐刀,刀尖冲地,嗓音低沉道:“你不给,我自己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