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91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玄尘寿眉微轩,道:“人还活着,见面就没有必要了,她在从事非常隐秘的工作,关乎玄门数十丹方秘典,此刻不太方便见外人。”
  姬雪飞插话道:“人家是兄妹,怎么能算外人。”
  玄尘显然很宠这丫头,丝毫不以为忤,道:“小李先生是李中华的儿子,白无瑕的男人,貌似跟我玄门可没有这密切的关联,你这丫头就不要自作多情了。”
  李牧野正在喝第四杯水,这次间隔的时间却比之前喝下第二杯水到第三杯之间要长了一些,他感觉到身体在适应这充满活性生机的高温,将喝了半杯的水放下,道:“前辈不允许就算了,晚辈这次过来,除了这件事外,还有一笔生意想跟玄门谈谈,不知道您是不是有兴趣?”
  李牧野已经喝了六杯水,姬雪飞准备送上第七杯水的时候他摆手拒绝了,因为感觉身体似乎已经适应黑烷石榻,出汗量已经极少。此刻的感觉出奇的好,身体虽然在承受巨大痛苦,精神状态却达到了巅峰,心泰然,气自定。虽泰山崩于前仍自气定神闲。主动与老玄尘谈及生意,立即引起了对方的兴趣。
  江湖人追求的是逍遥和长生,简而言之就是活的滋润长久。
  天地合而生万物,人居其中为生灵之首,占据了绝对领导地位,掌握资源分配权力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产生了矛盾。为了得到最多资源,单枪匹马自然不如团队作战,于是就有了门户之见。江湖纷争也由此而来。优胜劣汰的原则下,玄门屹立两千多年,占据正统地位,强大的个人战力之外,最厉害的还是他们的团队。
  白无瑕与寻龙门的人有过交易,曾试图以白云堂的力量正面硬撼玄门,虽然战胜了玄尘进入到了无极福地看了三天道藏经卷,但在团队层面上,白云堂却是完败给了玄门。这就是玄门的底蕴实力,玲珑域可以被攻克,昆仑神宫却从未被拿下。
  人多了,需要的资源自然更多。玄门的人想要自给自足是不可能的,而一切与修行有关的东西无不价值不菲。所以就需要在世俗中保持极大的影响力和大量世俗财帛来支撑。这些苦修士们自然是没那个时间和兴趣去做这些商贾事的。但他们会利用自己超凡的力量在俗世红尘中找到适合的人来做这些事。
  玄尘笑道:“真观之后是泰定,能在我的黑烷石榻上做到心静自然凉而泰然自若,你今天做的已经不逊于当年的李中华,由此可见你能在江湖中闯出这一片天来,的确并非侥幸。”
  李牧野谦辞道:“不过是因为有个李中华儿子的身份和一点点狗屎运罢了。”
  玄尘摆手道:“非也,李中华公开和私生的全算上一共有十几个儿子,够资格坐在老夫面前的却只有你这一个,江湖是个复杂之地,你所得到的那一点点机缘并不算突出。”说着瞥了坐在小马扎上的姬雪飞一眼,苦笑道:“就比如我这丫头,天分不在白无瑕之下,资源也不逊色,但比之十八岁的白无瑕,实力差了又何止一筹,差在哪了?”
  加重语气道:“心性而已!”
  姬雪飞不悦道:“您夸他就好好夸,干嘛拿我做反面教材?”
  玄尘笑道:“你呀,就缺一场红尘恋心的磨难。”
  姬雪飞道:“用不着您撵我,我这不就要出山渡劫了。”
  “这丫头啊,从小被我当亲孙女养的,真是被我惯出了一身毛病,一般人哪里吃得消。”玄尘对着李牧野说道:“你要跟玄门做生意可以,前提条件就是把我这丫头照顾好了,她修的是华夏祝由术,目前为止,根基和养性都还没显现出来,可一旦过了心劫,便未必不能厚积薄发一步登天人......李牧野,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牧野凝重点头,道:“大概明白。”
  玄尘道:“明白就好,接下来咱们可以谈谈你的生意了。”
  李牧野道:“有人想从昆仑神宫买出去一个人,委托我做个掮客。”
  玄尘眼中神光湛然,一闪而过,道:“地宫十八层里的妖魔鬼怪除外,倒是没什么不能谈的,你先说说找你的是谁。”

  “常南。”
  “原来是寻龙门。”玄尘寿眉一轩,道:“他要买的人应该是何不归了。”反问李牧野:“他有没有告诉你,玄门为什么将何老怪捉入昆仑地宫?”
  李牧野如坐针毡的感觉正渐渐消退,此刻越坐越舒泰,心定则神闲,言谈越发从容,摇头道:“晚辈只知道他被困入地宫已经五十七年,其他一概不知。”
  玄尘道:“这何老怪当年为了采江膏,以寻龙门点地脉之法将长江水引入地下中空,导致大江断流几个小时,一次便害死了数千人,恩师上体天心,代天行道,才将这魔头捉回昆仑困入地宫,这样的人,你真觉得应该让他重获自由吗?”
  李牧野道:“这么说,何不归还真的活在世上呢?”

  玄尘点头道:“是的,这魔头服过月感江膏,生命力比一般人顽强的多,虽然已经是风烛残年,但还比一般人硬朗些。”
  “这么说来前辈对这门生意没兴趣?”
  玄尘道:“老夫对与寻龙门做交易这件事没兴趣。”
  李牧野道:“这有什么分别吗?”
  姬雪飞道:“大叔,你怎么还不明白我师爷的意思,他老人家不想跟寻龙门做生意,但如果做生意的对象换成是你,这件事就还有得谈。”
  玄尘道:“寻龙门的本意是希望你能混入昆仑神宫把人救出去,而你一见面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我,显然是不打算用非常手段来解决问题,这样很好,何老怪虽然可恨,但还不够资格进入到地宫十八层,你要把他带走也不是没得商量。”

  李牧野真想问,那要什么样的人物才够资格进入到地宫十八层。话到嘴边换成了:“老前辈的意思是您愿意跟我谈。”
  玄尘点头道:“谈一谈没关系,至于能不能谈成就要看你有多大诚意了。”
  李牧野道:“常南给我的价码是江膏龙泥十公斤,隋代沉江宝船里全部文物,还有江珠一斛,龙鳖一头,我分文不留全部交给您,在这个数目基础上,我再许诺一个人情给您。”
  玄尘道:“江膏龙泥是无价之宝,如果能得纳月华之术练成月感膏,价值就更高了,隋代宝船多半指的是杨广为了东征高丽,席卷江南收刮到的民脂民膏,却最后沉入了大江,从隋代至今,这批财宝不但有人文价值更有历史价值,江珠和龙鳖分别是长江和黄河的特异产物,能开出这么大价码来,看来寻龙门真是很着急把这个何不归救出去。”
  李牧野道:“前辈的意思是说,寻龙门是想筹划某件大事,所以急需要把这何不归救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