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360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4 09:42:33
  二人北逃途中,刘昶给北魏朝廷上了封折子,把撤退的原因说成是南方雨季将临,不利于骑兵作战,请求班师休整。
  折子递到朝廷,已经得知实际战况的冯姐姐无奈之下只得诏准,同时命令车骑大将军冯熙再率大军南下;任务是将处境不妙的拓跋嘉、拓跋琛等各路魏军接应回国。
  而随着拓跋嘉所部的离去,魏齐之间第一阶段正面战场的战事,暂告段落。
  注意,是暂时。
  而随着当寿阳大战的战报分别传到建康和平城,对战双方的最高统帅,萧道成和冯姐姐,那心情,绝逼云泥之别。
  不用说,萧道成肯定笑的合不拢嘴;手下将领该立功立功,该授勋授勋;该嘉奖嘉奖。

  那反过来,冯姐姐九成九就是要咬碎银牙了。想想也是,鲜卑人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败给了齐军,连个喊冤的时间都没有,想想真特娘的窝囊透了。
  但是,要说一句的是,此时这二位有一点惊人的一致,那就是:这事儿没完!
  别的都不说,就在正面战场硝烟散去的时候,在双方另一条战线上,斗争可还在继续—
  当初因为北魏军声势造的很大,南朝一些感脚自己识时务的“俊杰”有了活思想,比如有个叫谢天盖的义阳(今河南信阳)土豪,就想抱鲜卑人的大腿。
  这货他纠集了一帮闲汉,自称司州刺史,准备将司州(今湖北东北地区)打包献给鲜卑人做见面礼。谢天盖自称司州刺史,真正的齐朝司州刺史萧景先越想越搓火,你这个山寨版冒牌货,也敢抢老爷的盘子?
  萧景先紧急向身后的萧嶷求援,萧王爷不敢大意,立刻调辅国将军萧惠朗带着两千精锐前去平叛;同时遣南蛮长史崔慧景率军3千屯于方城(今河南方城)做为预备队,准备随时增援萧景先。
  北魏方面为了接应谢天盖,派左将军韦珍率乐陵镇本部人马过来砸场子;齐军的注意力此时都在东线,被韦珍暗度陈仓的偷袭了一把,打的大败;不过幸好这会儿谢天盖的马仔内部却在发生了内哄,谢被手下喽罗给干掉了,人头一拎,降了崔慧景。
  老谢死了,韦珍的增援失去了目标,这厮纵兵抢劫,抓了不少齐国百姓,又打哪儿来回哪儿去了。
  日期:2018-05-24 10:44:56
  双方边境就这么你给我使个绊子,我还你一口吐沫的纠缠着。而在双方的高层,不论是萧道成还是冯姐姐和拓跋宏,都在绞尽脑汁盘算着下一步的动作,以及对方会采取的应对方案。
  跟这儿简单说说,魏齐之战后双方的态势—

  停战之后,魏齐双方实际控制线大致以淮河为界,不过齐国在淮河以北还有几个桥头堡;这几个桥头堡一路斜向东北,分别是寿阳、下蔡(安徽凤台)、角城(江苏淮阴古淮河和泗水交汇处)、涟口(江苏涟水)和海西(江苏灌南);以及朐山城(江苏连云港)。
  这里边儿,寿阳的作用不用说,这是南朝的一道设防坚固的阻击阵地,自刘宋起鲜卑骑兵几次在这儿铩羽而归。而此时,让北魏更加如鲠在喉的,是涟口、海西和朐山这条防线。
  这里以身后的淮阴为依托,遭遇正面攻击时,齐军想小打,可以派兵沿内河增援;齐军想大打,在此地顶住魏军之后,可以走海路远程包抄防线前的魏军。
  什么?你说你不碰这条防线,走中路打钟离?

  太好了,齐军就等着你这一招儿呢;如果鲜卑骑兵这么走,到钟离他们会发现自己的侧翼和后方会出现大量的齐军,这伙人拎着刀枪正不怀好意的盯着他们,就等着他们在钟离碰个鼻青脸肿之后过来落井下石。
  因此,这条防线在手,萧道成很得意;反过来,对于北魏来说可就忒特么恶心人了,想要痛痛快快的南下,就必须拔掉这3颗连成一线的钉子。
  于是,公元480年9月,魏齐边境在恢复了几个月的平静之后,再度燃起了战火。
  不出所料,这次魏军的攻击重点放在了涟、海、朐方向;而重中之重便是最靠海边儿的朐山。
  史书记载,这次冯姐姐一口气出动了几十万人,领军者,老熟人儿拓跋嘉;这架势,冯姐姐此战志在必得。
  开始的时候,魏军进展的还是比较顺利的;毕竟那叫几十万人,大军很快扫清外围打到了朐山之下。

  敌人既然来了,那就打呗;负责守朐山的南齐将领玄元度按照预案一面派人向后方求援,一面闭城固守,见招儿拆招,严防死守。
  几天下来,魏军原地不动;拓跋嘉有点儿急了,这货分出一路人马强行穿插到朐山背后,把玄元度和后方联系的通道切断了。
  日期:2018-05-24 13:03:22
  按拓跋嘉的想头儿,把你粮道断了,看你还怎么玩儿。没想到玄元度该怎么玩儿还怎么玩儿,一点儿崩溃的意思都没有。这让拓跋嘉有点儿郁闷了,通过侦察,拓跋嘉弄明白咋回事儿了,敢情齐军的粮道,陆地上的虽然被切断了,人家还有条备用的—海上!后方的青冀二州刺史卢绍之通过海运,接长不短儿的就把粮食运到前方。
  嘿,我这暴脾气!拓跋嘉下令,去,派人,把沿海一线兹要是能上岸的地方统统给我堵上。
  去过连云港的都知道,这座城市就在海边儿上,漫长的海岸线无遮无拦;想要把这儿‘堵上’;办法只有一个,人站在海滩上盯着。拓跋嘉的命令很好的被部下执行了;朐山临海的海滩上密密麻麻的站的全是鲜卑骑兵。
  不过,有一点生在草原的拓跋嘉不知道,大海,那是会涨潮的。

  史籍记载,当月27日这天,东海海水暴涨!瞬间就把拓跋嘉安排在海边儿的部队拍死在沙滩上。而更让拓跋嘉郁闷的是,城中的玄元度见状,立即率军出城猛攻魏军正面;给了鲜卑人一个血的教训。
  拓跋嘉倒霉催的,在寿阳,被淝水淹了个一溜够,他本人差点儿喂了鱼;跑到海边儿,又被海水灌了个透心凉。这事儿闹的,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没等他把残部收集起来,消息传来,齐军援军即将抵达,无奈之下,拓跋嘉只得再次灰溜溜的撤回北方。
  拓跋嘉灰头土脸的逃了回去,但这货走的时候忘了干一件事儿,那就是把他之前部署在敌后执行切断朐山粮道的部队召回去。
  这路魏军很敬业,一直打到淮安附近。
  淮安,当时叫角城。
  齐军守角城的将领名叫成买;这位爷才上任不久。
  鲜卑骑兵杀将过来,成买二话不说,领兵出战。
  老实说,此时,敌众我寡,但成买毫无惧色;而且这位成爷身先士卒,冲锋在前;带着为数不多的部下,跟鲜卑骑兵死磕。史籍记载,这一仗仅死在成买刀下的魏军就有上百。

  怎奈敌我力量太过悬殊,出城迎敌的齐军最终寡不敌众,全军覆没。
  尤其值得说一句的是,领军的成买;激战中,成爷的头被魏军砍掉,可是他的尸体却端坐马上,他的坐骑很有灵性,驮着成爷的遗体狂奔还营;之后,成爷的尸体才轰然倒下,齐军将士们见状,无不潸然泪下。
  成买,爷们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