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06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环境是不错,就在东郊四环路旁边,周围都是树林,在家里都能听到鸟叫声。我还给房子起名叫湘雅居,也是为了让你湘姨高兴。”
  有了这些信息,找到那房子就不难了。
  找到那房子,自然也能找到冯莫云养的女人,接下来的事,就是把冯莫云的原配和记者一起带过去就行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淇淇啊,你很不喜欢你湘姨吧?”华耀辉突然问我。
  “倒也没有,虽然偶有意见不合,但也不至于讨厌,冯姨是女强人,从她身上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华耀辉又呵呵地笑,却没说什么。

  接下来闲聊到小峰,对于我的过去,他却是只字未提,没有问任何让我尴尬的问题。
  晚上不塞车,很快到了‘白宫’门口。
  华耀辉说,就先送到这里就行了。他步行进去,也可以吹吹风醒醒酒。
  我下车,给他打开车门,然后看着他走进去,我才驾车离开。
  回到枫林别苑,华辰风竟然在哄小峰睡觉,等我洗漱完毕,华辰风也好了。

  华辰风穿着睡袍躺在阳台的靠椅上,天有些凉,我给他拿了毯子,但他说不要,嫌弃太热,估计是酒的作用。
  “老爷子应该是有话要对你说吧,对你说什么了?”华辰风示意我坐他旁边。
  我不想和他挤,就站在旁边和他说话。但
  他不干,非要拉我坐他腿上。我怕他发酒疯,只好从了他。
  “说啊,老爷子对你说什么了?”华辰风又问了一遍。

  “你不是很聪明么,你猜啊。”
  “我虽然聪明,但也不是孔明再世啊,就算是诸葛孔明,也不是什么事都能猜得到的。快说吧,别卖关子了。”
  “老爷子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说是他曾经送了一幢房子给湘姨,后来冯莫云喜欢那房子,湘姨就借给他住了。”
  华辰风一下子从躺椅上爬了起来,“然后呢?”
  “你这么激动干嘛?你不会是嫉妒老爷子没送你房子吧?”我乐道。
  “你这女人蠢啊,老爷子突然向你说这种事,肯定是有所指,要向你传达某种信息啊,他后来说什么了?这太关键了!”

  华辰风确实是很聪明的,我这话还没说完呢,他已经猜到老爷子是要向我传达信息了。
  这反应是比我快了那么一点,我心里是服的。
  我故意逗他,“老爷子就说到这儿,其他的没说什么了。哪有什么信息啊?”
  “怎么可能!老爷子聊起这事,一定有所指的。你好好回忆一下,他还说其他的什么了?”华辰风激动起来。
  此时不虐他,更待何时?
  我用手抚着额头,“你这么一激动,我有点想不起来了。要不你去给我倒杯冰水,让我冷静一下?”
  华辰风马上起身,“好,你坐下,我去给你倒水。你躺下,慢慢想。”

  我心里一乐,舒服地躺下,很快华辰风就把水给倒来了。“夫人请喝水,想起来了没有?”
  “我的肩好酸啊,太累了,这一整天的都忙晕了。”我伸了个懒腰,“要不你给我按按?”
  “行,哪里酸,我来按。”
  其实他还挺会的,按得我比较舒服,我闭着眼睛享受。

  “你这是要睡着吗?我让你想的事你还没想起?”华辰风意识到不对了。
  “哦,我在努力想呢。快想起来了。”
  华辰风停了手,“姚淇淇你故意的吧?你一向记忆力超群,老爷子的几句话,你会记不起来?你耍我呢?”
  “你要这样逼我,那我更记不起来了,你吓着我了,我脑子更乱了。”
  “你扯吧,我能吓着你?快说,老爷子到底对你说什么了?”
  “我这不努力在想嘛。”
  华辰风突然一把抱住我的左脚,将它夹在腿间,然后扯掉我的袜子,“姚淇淇你不要逼我用刑,你还上脸了是不是?”
  说完手指轻轻拂了一下我的脚板,顿时奇痒袭来,我用力挣扎,却是无济于事,他的力量太大了。
  “好好好,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先放开我。”我只好认怂。
  “你先说我才放。”华辰风将我的脚握得更紧,我完全挣扎不开。
  “呃,我想起来了,他说后来有一次他路过那房子附近,就想过去看看,然后发现那里住着一个女的,并不是冯莫云的妻子。”
  华辰风放开我的脚,站了起来,用力一拍手,“这就对了嘛!”
  “对什么了?”我接着装傻。
  “你装什么装?你会不不明白老爷子的意思?吃饭的时候,你就强调‘先答应’。你的意思不就是我们先答应冯莫云一起进入董事会,然后再办法从中作梗?现在老爷子给我们提供了这么重要的信息,他和你的想法是一样的了,看来这次蠢的竟然是我了?”

  这话让我听了很爽,“其实你也不算蠢,有自知之明的人,都不是无可救药的。”我语重心长地说。
  华辰风一把拿住我的脚,“说你胖你还喘上了?瞧把你牛的。”
  我赶紧制止,“好好说话,好好说话!”
  “看来老爷子是真的站在我们这边,送了那么大的礼给峰儿,现在又暗中助我们搞冯莫云,老爷子是真的掩藏得深啊,厉害!”
  “所以说姜还是老的辣啊。冯莫云养小三的事,得抓紧落实,而且一定要拿到铁证,然后在股东会召开的前一天引爆,他们以前不也是这样对付过你吗?这次正好以牙还牙!”我说着自己竟然也激动起来。
  “我明天就让龙哥去查。不过只是不让他进入董事会,太便宜他了,最好能让他滚出公司,这样更好。”
  “不,我到认为点到为止最好,如果我们下手太重,势必引起冯系的反弹,你初入董事会,先稳一下再说。”

  华辰风点头,“说的也是。”
  “那你可以放开我的脚了吗?”我问华辰风。
  “恐怕还不行。”华辰风的手忽地顺着我的腿往上一滑,忽然俯身下来。
  虽然他已经洗漱过,但酒味还是很浓。酒味加上他身上的沐浴露香味,再加上说不清的男性特有味道,向我扑面而来,我感觉到一丝危险。
  “你干什么?”我压低声音问他。
  “你说呢?”他声音哑哑地问我。
  “我们在聊公事,聊得很好。”我提醒他。
  “是啊,但公事已经聊完了。现在是私事时间。”
  “这里是阳台。”我轻声提醒。
  “我知道。”
  “那你还……”我的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带着酒味的唇给堵住。
  华辰风庞大的身躯压了下来,我脑子里担心,这躺椅能承受得住?
  但很快我的脑子便被华辰风激烈的吻搅得头脑空白,再也集中不起精力去考虑躺椅的心理阴影面积了。
  虽然秋夜微凉,但还是汗湿全身。
  日期:2018-12-04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