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第78节

作者: 皮唐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1-26 20:35:51
  [175]
  决战
  罗士信死后,李世民非常悲伤。
  没有什么比一个主帅失去自己的爱将更悲伤。但李世民的悲伤并不能挽回罗士信的生命,他只能以重金赎回罗士信的遗体,并按照他的夙愿,在战后葬到了裴仁基的墓旁。裴仁基是罗士信生前的良师益友,罗士信终于可以安心去陪他了。
  若干年以后,罗士信的谥号被定为“勇”,对一个武将来说,这是至高的殊荣,他已向世人证明了他完全配得上这一殊荣。
  五天以后,雪停了,李世民终于能组织反击了,他指挥唐军夺下了洺水城(唉,就差五天)。然后,一边继续在洺水南岸扎营,一边给罗艺分兵到洺水北岸,牵制刘黑闼的力量。

  此后,刘黑闼数次派兵挑战,李世民却始终坚壁不出,只是按照惯用的套路,派遣奇兵切断了他的粮道。
  三月十一日,刘黑闼的军营中举行了盛大的宴会。这宴会当然不是为了庆祝粮道被切断,而是为了庆祝高雅贤升官。这一天,高雅贤被任命为了左仆射,在隋末初唐,这个官职意味着宰相。大家都喝的非常高兴,高雅贤自然喝的更加高兴,他喝醉了。
  但是,就在军中推杯换盏的时候,不远处却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他们。
  李勣率军偷袭了他们的大营。
  军中的气氛顿时变得混乱,高雅贤也变得异常愤怒,我们确实应该理解他的愤怒,因为人在酒醉和兴头上的时候是最烦别人打搅的,尤其来的还是李勣这样一个讨厌的家伙。
  其实,愤怒也不要紧,只要把李勣赶跑了,怒气自然就消了。喝醉也不要紧,因为酒只伤胃,不伤心。可高雅贤却因醉发起了酒疯,执意要亲自出战。尽管事实证明这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但当时的众将们却无法劝阻,只好任由他披挂上马冲出了大营。
  但是,高雅贤却喝的太醉了,而马又跑的太快,他在冲动之下,竟然单枪匹马去追赶李勣,把身边跟随的护卫都甩在了身后。

  然而,没追多远,他就被人一枪刺下了马(不知道是不是李勣干的)。闻讯赶来的部将拼死拼活把他救起来。还没等回到大营,他就咽了气。
  高雅贤就这样任性的死了,发酒疯的后果实在太严重了。这个粗鲁直爽的河北汉子一向作战勇猛,人缘很好,跟谁都是大大咧咧的从来不摆架子,他的死是汉东政权的巨大损失。刘黑闼很伤心,众将也都很伤心。
  但是有一个人却更加伤心,任何人的悲伤都比不过这个人的百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因为这个人很早就失去了父亲,而高雅贤正是最疼爱他的义父,平时对他关怀备至,视若己出。
  这个人的名字叫做苏定方。此时的他还是一个不太起眼的年轻人,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还会继续沉寂,但是若干年以后,他终将会再度复出,并为我们演绎精彩夺目的故事。
  日期:2018-01-26 20:57:11
  [176]

  刘黑闼失去了爱将高雅贤,可谓十分不幸,但是祸不单行,几天之后,他运粮的车队和船队也被焚毁了(程名振以千馀人邀之,沉其舟,焚其车),大军只能发扬艰苦朴素的传统美德,勒起裤腰带,非常节约的吃着有限的存粮。
  但这存粮也是吃一口少一口,六十多天之后,刘黑闼连有限的存粮也快要吃完。隔着奔流不息的洺水,一向精通数学的李世民掐指一算,料定他会来决战。
  决战当然要选一个战场。为了让这个战场更加舒服一点,李世民悄悄派兵来到了洺水上游,这些士兵放下长枪和马刀,拿起了锄头和铁锹,连夜筑起了一座堤坝。李世民让人修这座堤坝当然不是为了搞水利工程,而是在悄悄设下一个口袋。他要用这个口袋把桀骜不驯的洺水拦住,好让刘黑闼能够渡河,而等到刘黑闼的军队真的来到河上的时候.
  很多人可能已经猜到答案了,我们就用一个古老的成语来提前揭晓吧—水淹七军,如果唐朝年间有军事教科书的话,这一定是一道送分题。
  三月二十六日,早上,看到洺水那滔滔不绝的水势一夜之间变成了涓涓细流,刘黑闼欣喜若狂。他实在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改变了洺水,或许真的是老天开眼吧,让他在粮食即将吃尽的时候,还能够轻松的渡过河去,与那些讨人厌的唐军一决雌雄。
  刘黑闼一点也没有犹豫,立即率领二万多人的步骑混合兵团南渡洺水,直扑唐军大营。
  李世民当然早有准备,马上派出一部分骑兵前去抵挡。唐军骑兵是天底下最精锐的,这一点毋庸赘言,他们很快就击败了刘黑闼的骑兵,然后又“乘胜蹂其步兵”,意思就是唐军骑兵乘胜践踏刘黑闼的步兵。
  我们前面提过,骑兵对步兵有着天然的优势,不仅居高临下,速度也要快上许多,但我们当时没说的是,骑兵还有另外一样武器—马蹄子。这样武器实在非常危险,谁要是给踢上一下,轻则粉碎性骨折,重则顷刻毙命。在一望无际的非洲大草原上,猛兽捕猎角马、斑马的时候都要竭力避开马的蹄子,因为它们都明白这样武器的危险,当然也有不明白的,斑马、角马踢死猎豹、鬣狗的新闻也不算新鲜。

  所以,刘黑闼步兵的境遇可想而知,他们就这样被唐军骑兵踩踏、杀戮,死死钉在了河床上。
  一天就要过去了,刘黑闼的大军没能前进半步,渐渐感到疲劳。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声音,那声音像是雷声却比雷声来的更近,像是万马嘶鸣却比马的叫声更响。他们回过了头,发现那既不是雷声,也不是马声,而是水声,洪水的吼声。
  唐军决开了大坝。

  蓄积了一整天的洪水卷起滔天白浪,怒吼着冲向了几近干涸的河床,涌向两边的河堤,形成了一道白色的水墙。这道水墙夺路而下,吞噬着挡在它前面的任何东西。刘黑闼的士兵们想逃跑,却已经来不及逃跑了,没有人的双腿能跑得赢洪水,他们想前进,却更不能前进,唐军的马槊和刺刀就在他们面前明晃晃的闪耀着。
  就在这一瞬间,几千名叛军被洪水埋葬了,还有一万多没被埋葬的,则被唐军当场杀死。刘黑闼和范愿只带着两百多人逃出战场,投靠了他们的友好邻邦—突厥。
  “我们还会回来的。”刘黑闼恨恨的说出了这句话。
  刘黑闼败走之后,李世民收拾好了行装,打算一鼓作气平定徐圆朗,却收到了父亲班师回朝的诏令,于是把军队交给李元吉指挥,同时令李神通、李勣继续向徐圆朗进攻, 自己则只身回到了长安。
  等待他的将是另一场战争,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日期:2018-01-27 20:30:24
  [177]
  太子?
  长安城的东宫里,李建成正坐在一张胡床上,满面愁容。作为唐初的第一男配角,他已经很久没露面了。这实在不能怪他,当然也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他的戏份实在太少了,尽管他的角色很重要。
  李建成着急了,他真的着急了,虽然他是太子,但是整个王朝的人们似乎都忘记了这一点。
  在唐朝开国后一系列开疆拓土的战争里,大家都已看不到他的影子了。大家看到的只是李世民,听到的只是李世民,谈论的还是李世民。大家会说李世民平定薛举啊,大家会说李世民又灭掉了刘武周,大家又说李世民又俘虏了王世充和窦建德啦,大家还说李世民现在又击败了刘黑闼。而李建成呢?自从成为唐王世子之后,他就不再带兵打仗了。后来当了太子,从此更不再轻易离京。他所做的,好像就是在宫里陪皇帝聊天解闷,顺便处理一下公文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