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99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四喜有些无奈又有些憋屈,自己偷窥她,算有错,自己承认,可是她现在光明正大看了王四喜,这样也是自己有错?一想到这些憋屈的事情,王四喜就更难方便出来了。
  不要去想那些事情,不要去想那些事情,王四喜一直在提醒着自己不要去想那么多,一个激灵,陆陆续续的出来了,方便之后便回到了房间继续睡觉。
  直到七点钟,王四喜才起库去做早饭。

  吃着早饭,陈宝怡突然问道:“月儿,你知道村子里的哪户人家有电话机吗?”
  柳月儿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在村子另一边的人家,差不多都有。”
  “村子的另外一边?你等下可不可以带我去一下呢,我有点事需要用电话去解决。”她边说边看了王四喜一眼,可惜王四喜正在埋头吃着东西,并没有注意到。
  “哦。”柳月儿欢快的答应了一声,然后一口咬住了羊肉,对于她而言,现在是最幸福的时光了。

  有梨子,有零食,有旺旺雪饼,还有王四喜这个她最喜欢的班级老师!对于一个父母都不在身边的留守女孩来说,这已经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吃完饭,王四喜就提着东西,往柳香家去了,旺旺雪饼这些东西,因为月儿并没有说要带过去,所以王四喜就没有拿了,只是提着一大块放在水井里面保鲜的羊肉以及水果还有项链。
  有些不安的来到了柳香家,却发现院子里的大门是轻轻关着的,大概是出去有事去了吧,贸然进去不太合适,王四喜只好坐在外面的树荫下等着。
  见到柳香,自己该怎么样去向她道歉?她真的会那么轻易原谅自己吗?假如她不肯原谅自己,王四喜又该如何?
  无意中看见了柳香晒在院子里的衣物,依然是那么简朴大方,可看上去有些破旧了,甚至有些地方都已经脱线了,只不过有一双巧手把它缝好了,所以几乎看不出来。
  王四喜有些心疼,一个本该被所有人捧在手上的女人,却忍受着这样不公的待遇,也为自己那天晚上做的事情感到深深的自责。
  就在王四喜心疼柳香的时候,柳香拿着农Ju从屋子对面的大山上走下来了,一边走一边还流着眼泪,原本雪白靓丽的脸上,却有五根火红的指掌印。
  她并没有留意到坐在树荫下的王四喜,只是一路抽噎着,朝着院子里面走去。
  看到她可怜兮兮的模样,王四喜心中一紧,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柳香姐!”王四喜叫了一声,立刻走了过去。

  柳香闻声抬起了脑袋,呆了一呆,连忙把脸上的眼泪擦了干净,对王四喜笑了一笑。
  “柳香姐,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脸上为什么会有手掌印?”王四喜看着她脸上的那个手印,一阵心疼,能打出这么红的印子,那手劲绝对很重。
  “没什么,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这样子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要瞒着我了,快告诉我,是谁打了你?”王四喜蛮狠的拉住她,然后用手指轻轻触摸了一下柳香脸上的印子,可她一个闪身躲开了。

  “和我去一下吧,去找那个欺负你了的人。我就不信像柳香姐你人品这么好的人,会做出什么值得打脸的错事来。”王四喜是有些恼火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尤其是村子里面的腌臜泼才,总喜欢借着一丁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来找茬,她们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只知道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的歪理。
  尤其是对柳香这样性格柔弱的女人,总是百般欺负肆意辱骂。
  “没关系,我不在乎这些。”柳香嘴上是这样说,可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珍珠啪嗒啪嗒往下滴落,王四喜心中柔情满怀,一个热血上涌,就把她紧紧搂住了王四喜的怀抱里,而她也不做任何抵抗,靠着王四喜的胸膛,哇哇大哭了起来。
  “柳香姐,你有什么不如意的事情,尽管都告诉我,有麻烦我来帮你解决。”王四喜拍打着她的肩膀,神情动作都那么像是安慰受伤妹妹的大哥哥。
  柳香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不停地哭着,因为长达无尽岁月的忍让,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发谢的胸膛。
  泪水很快就把王四喜的衣服浸湿了,王四喜也默然不语,只是轻轻取下了她手中拿着的东西。
  没有多长时间,屋子旁边传来了骚动,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女人拿着鸦嘴锄,提着竹篓子,浑身都是泥浆印子,而身后跟着一个文文弱弱的男人,缩头缩尾,大概是被母老虎臭骂了一通。
  “哟呵,原来是勾搭上了另外一个男人啊,不过你为什么要这样骚呢?都勾搭了另外一个男人了,却还要这么不知羞耻来引诱我家大鬼。”那女人声音就跟破铜罗一样,听着都不舒服。
  “你这个扫把星,怎么就不知道收敛一些呢?自己的男人在外面偷人,你就在家闲不住了?**,你若是知道收敛,又怎么会被我打了一巴掌呢。”
  柳香的身体一阵激灵,轻轻抬起了螓首,那张唯美的脸上早已经是眼泪汪汪了。
  那令人十分讨厌的女人依然在不停骂着。她的话告诉了王四喜,她就是让柳香哭泣的元凶!
  “柳香姐,把这一切都交给我来处理吧!”王四喜轻轻说了一句。
  柳香说了一句,站在了一边。
  王四喜是个文明人,所以不会骂人,当然他就算会骂人,也骂不过这个泼妇一样的女人,因此他只好采用了最粗暴的方法。王四喜走到了她的面前,抬起膝盖,顶在了她的小腹上,直接把她放倒在了地上。
  柳香呆住了,那女人也呆住了,就连那个文文弱弱的大鬼也是一样,任谁都没有想到平时老实巴交的泥水匠会变得和小镇上混日子的小混混一样,喜欢用暴力来解决问题。

  “你有种就再骂一遍试试,看老子今天不把你揍成猪头!”王四喜一直强憋着怒气,不单单是看不惯这个泼妇一样的女人,更是因为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两个因素加了起来,才有了现在的迸发。
  “你,你居然敢拿膝盖撞我!你胆子也太大了!大鬼,你家媳妇被人打了,你还傻站在那里做什么?”那女人叫做柳四娘,是村子里面最难缠的女人,身子壮,嘴巴恶毒刻薄,却偏偏嫁了一个温柔秀气的丈夫。
  大鬼见到自家媳妇都发话了,就算心中再怎么样不乐意,也只好冲了上来。柳香忍不住担忧了起来,一个和王四喜身材差不多的男人,王四喜能像对付女人一样轻松对付吗?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令她暗暗吃惊了起来,王四喜只是简简单单一脚,大鬼就被王四喜一脚踹飞了出去。
  “你个蠢驴蛋蛋,连一个小泥水匠都对付不了,你还有什么用啊你?”柳四娘气急,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地上哎哟的大鬼猛踩了两脚。

  日期:2018-01-28 09: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