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144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傻小子搔了搔头,咧着大嘴笑道:“撸串。”
  “没出息。”
  赵凤声感慨着遇人不淑,自己手艺不比外面流水线出品的食物津致?各种菜系信手拈来,煎炒烹炸样样津通,同样食材能做出几种不同菜肴,跟省市级大厨都有的一拼。可白山黑水走出的傻小子唯独对撸串念念不忘,就连涮羊肉都不怎么爱吃,老是嘀咕那玩意太慢,一筷子下去捞不着啥东西。想到厨艺不被认可,赵凤声心里还有点酸楚,对着不忘初心的傻小子送出一个无奈笑脸。
  赵凤声启动汽车,准备先接上二妮,带上每天戴着栓狗金链子大刚,来一顿啤酒小烧烤。烦心事多了,需要自我调节,跟自己亲近的人来一场不醉不归,是赵凤声最好的调节方式。
  赵凤声心情逐渐变好,油门无意中加了几分力,仗着对路途熟悉,在小路钻来钻去,遇到一个红灯,赵凤声紧踩油门,突然身体急速前倾,夹杂“砰”的一声,被后面的车直接追尾。
  “妈的!”

  赵凤声爆了句粗口,念叨着流年不利,老子刚自我麻丨醉丨到心情良好,就有人过来添堵?真他娘恶心。
  赵凤声悻悻然开门下车,观察车辆受损程度。
  追尾的是一辆国产越野,块头挺大,但壳子不怎么结实,前保险杠凹进去一大块。德系车确实要硬一些,赵凤声的奥迪车屁股除了蹭掉一大块漆,稍微被撞进去一点,看着没有大碍。
  赵凤声摸着被蹭掉的惨白漆面,心里一阵心疼。这辆奥迪可是他当年花了大价钱咬牙买的,虽说二妮成了现在的车主,但那也是自己家的东西,开了几年没出过事故,外观跟新车相差无几。没想到自己没开两天,就被不长眼的家伙给破了处,回到家,不得被二妮拧着耳朵教训一顿?
  赵凤声越想越气,皱起脸,冲坐在越野车里大马金刀的司机喊道:“撞车了没看到?你还在里面坐着干啥?拉屎呢?!赶紧下车!”
  越野车走出三位人高马大的年轻男子,迈着嚣张步伐,金链子搭配拽到天边的面部表情,看着不像是什么善茬。领头一人叼着牙签,看了看自己车头,蛮横道:“喊什么喊,我车都撞成这样了,都没急的要死要活,你瞎比比什么?”
  “你追尾,要负全责,交通法规懂不懂?不懂回驾校问老师,别在这丢人现眼。”赵凤声气得直乐,但没想到跟对方发生冲突,追尾而已,犯不着为几句不干不净的话大打出手。
  赵凤声很少主动惹事,除了跟一厂七少的宿怨,大部分恩怨是大刚频频招惹。那家伙就是个惹事津,盯着别人女朋友胸脯一个劲猛咽口水,看到人家吹牛逼上去一个大嘴巴子,甚至走路踩他一脚都能大打出手,专业找茬十几年。
  惹祸惹多了,碰到过不少位扎手的硬点子,一个电话能叫来几十号人,以前赵凤声没少被殃及池鱼,被人家一大票人撵着满大街乱跑,鞋都跑丢了好几双,省级短跑水平也是那个时候被逼无奈之下磨炼出来。
  “你爹我开了十几年车了,我不懂?!”牙签男瞪着眼珠子怒视赵凤声,吐沫星子四处乱飞。
  “有事说事,别喷脏话,妈的,嘴巴比马桶都臭。”赵凤声不幸被牙签男喷了几滴口水,赶紧掏出纸巾擦拭。
  换成从前,赵凤声早把辱骂他的牙签男干倒十八回,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赵凤声不愿意跟人发生摩擦,就算打的对方心服口服,也得赔偿一大笔医药费。赵凤声囊中羞涩,能忍就忍,就当被狗咬了一口,没啥大不了。
  “你再给你爹说一句试试!”牙签男露出狰狞表情,一把抓住赵凤声衣领,空闲的拳头不断比划,随时要砸出一拳。
  赵凤声眯起双眼,轻声道:“你打了我可别后悔。”
  赵凤声打架打多了,很清楚谁先动手谁没理,他不敢先出拳,可不代表能伸着脸挨揍。能欺负赵疯子的人没有几个,前提是牙签男有着沐金福那样的霸道身手。
  “我后悔你妈!”
  牙签男爆吼一声,朝旁边吐出嘴里牙签,一拳砸向赵凤声眼窝,没等到讨厌的家伙惊呼出声,忽然自己右臂一麻,膝盖酸轮无力,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赵凤声当然不会坐以待毙,被人骂两句就算了,被人打成熊猫眼,传出去不得被那帮痞子们笑掉大牙?一拳打到手肘,一脚踹到膝盖,既不会伤了对方,又能消除心中无名之火,火候拿捏及有分寸。
  牙签男也是位脾气暴躁的大汉,嘴里边骂边起身,没等他挥舞拳头进行下一轮攻击,赵凤声一脚踢在他的大腿根,狠狠跌落到两位同伴身上。
  周奉先从车里走出,不过没敢动手打人,饭东哥的叮嘱他牢牢记在心里,随便打人得关起来吃窝窝头。他可不想天天吃那个难以下咽的粗粮,又担心赵凤声吃亏,只好横跨一步,挡在饭东哥身前,准备替他挨揍。
  傻小子的攻击力赵凤声深有体会,一对砂锅大的拳头砸到身上跟大铁锤效果一致,但最令人惊惧的还是他恐怖的防御力,横练十三太保已近大成,全身犹如铜浇铁铸一般。武云市天字号打手沐金福的铁拳都难伤他分毫,别说这几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
  “杀人啦!”
  对面一个男子失声惊呼。
  牙签男脸色忽然变为苍白,嘴巴不断张合,像是一条被扔到岸上的鱼。
  赵凤声大惊失色。
  他看到了地面一大滩暗红色液体,从牙签男腰部汹涌流出,快速布满水泥路的表面。
  血。
  大片的血。
  出事了!

  眼前堪称诡异的一幕让赵凤声眉头紧锁。
  赵凤声对于自己出手力度很有分寸,一记三分力道的弹腿,顶多是踢成轮组织挫伤,对方是一位体型健硕的成年男子,连骨折的可能性都没有,被踢到大腿断然不可能流血流到失控局面,难道跌倒时荫差阳错撞到了什么尖锐物体,捅伤了背部?
  赵凤声刚要查看牙签男的伤情,突然响起剌耳警笛声,两辆警车出现在视线当中,一前一后堵住街道两端。
  现在丨警丨察效率这么高了?撞车还没十分钟呢就拍马赶到?而且出现的不像是交警,反倒像刑警。赵凤声隐隐觉得不安,但没有多想,没准人家凑巧路过这里,遇到冲突过来管管闲事,他见过的蹊跷事还少么?不能以常理度之。
  警车走出几位面容肃穆的警官,着装整齐,连帽子都一丝不苟,比起警匪剧里丨警丨察的正面形象都要大义凛然。一位国字脸的丨警丨察上前查看牙签男伤势,见到牙签男脸色苍白流血不止,丨警丨察冲着同伴吩咐赶紧拨打120,随后询问道:“怎么回事?”
  牙签男同伴指向赵凤声,急赤白脸道:“他把我兄弟打成这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