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87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了寻龙门,那排在第一位的阴阳门又有什么讲究?”李牧野道:“既然提起这个了,你不妨多说些,让孩子们增长些见闻,免得以后遇到了吃不知底细的亏。”
  白无瑕脸色忽然有点不悦,轻哼了一声,道:“这个门户里全都是些标榜天道自然,自诩通达上穹下泉,将其他江湖流派都看作是邪门歪道的老魔头。”
  她说是魔头,多半代表的只是立场差别。说不定在人家眼中,她才是最大的魔头。李牧野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却道:“听你的口气,似乎这阴阳门的人跟你还有过节?”
  白无瑕道:“这阴阳门其实就是玄门的另一个叫法,里边的老不死都是玄门隐退的,不是长老便是门主,没有一个好东西,本事不见得有多大,却个个以真仙自诩,说个例子你就明白这是群什么东西了。”

  她继续说道:“当年本朝太祖在陕甘大地上被姓胡的将军追杀,在黄河岸边只差四百米就追上了,太祖刚渡过河,那胡将军便带兵杀到了,可就在这时黄河的枯水段却突然莫名发起大水来,背地里就是阴阳门的老鬼们请动寻龙术士挖了上游的龙泥所致,你想想看,这些老鬼们为达目的不惜跟寻龙门的人合作,能是什么好东西?”
  李牧野道:“最可恶是这帮老鬼还会帮着玄门跟你作对!”
  白无瑕抿嘴一乐,道:“油嘴滑舌。”又道:“不过你说的很对,这些老鬼虽然气枯血亏行将就木,但一个个皓首穷经百余年,精神修养着实厉害的很。”
  李牧野道:“我猜那三教门多半跟你们白云堂有些关联。”
  白无瑕点头道:“就你透着机灵,这三教门的三教指的并不是儒释道,而是指巫蛊,岐黄和萨满,这当中萨满教已被分离出去了,只剩下巫蛊和岐黄,所以三教门现在其实成了两教门,这里头的事情以后该让你知道的时候我再对你说。”

  “是跟李中华有关吧。”李牧野道:“难怪你那么恨他,想不到这里头的水会这么深。”
  白无瑕嘿的一笑,傲气道:“不管多厉害的对头,反正都打不过我,即便是能跟我较量一番的也没有我宝贝多,一根太阴针就几乎要了刘长风的老命,一颗寒毒珠就让老玄尘交出天下第一四个字,这两个老不死的都曾是武榜第一,体术都已通神,还不是都败在我手里?”
  这个牛吹的霸气凛然,超凡脱俗,让人无可辩驳。李牧野看着她,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有爱有嗔有警惕还有几分怜惜。她在别人眼中只是野心勃勃的女枭雄,但在小野哥这枕边人眼里,她还是个女人,只是有些特别。
  “你不是要去找何东把那三件宝贝拿回来吗?”白无瑕被李牧野看的有一点不自在,道:“傻兮兮的看着我做什么?还不快去吗?”

  深夜,郊外的工厂大门外,潮湿阴暗的小巷口,云吞面摊还亮着嘎子灯,红油茶蛋,云吞面,一碟醋拌甜菜丝。再加一瓶廉价的啤酒,就是一顿令人满足的享受。几个夜班工人刚宵夜完毕,起身结账走人。目光晦暗,头发灰白的面摊老板佝偻着身躯坐在灯光下,示意他们自己把钱放进盒子里再自己找零。
  白起遭遇何东的地方在巷子里,离开的时候何东对他说,会在这个摊子等上两个小时。
  他为什么只是打伤白起?又为什么要留下来等这两个小时?
  李牧野揣着疑问来到云吞面摊前。一张桌子上摆着白起得而复失的三宝,短发清瘦的中年人坐在那里正埋头吃面。在他手边放着一根拄杖,乌黑纤细,稍有弯曲,仿佛一条毒蛇。
  “请坐!”何东抬头看一眼李牧野,道:“要不要来一碗?”
  “我不是来吃面的。”李牧野不喜欢这厮故作神秘潇洒的镇静,走过去把手按在三宝上。
  何东没有任何表示,道:“可惜了,这面的味道不错,虽然鸡汤不如你们日部虫地师的手段。”
  李牧野道:“你引我前来,我来了,想怎么样,不妨直接点,不然我该走了。”
  何东轻轻一叹,道:“真是个急性子。”
  李牧野道:“我只是不喜欢跟装逼的人闲聊,你这套路缺少真诚。”拿起三宝,转身就走。
  何东在后面跟了过来,二人一前一后走进漆黑无人的巷子深处。

  “东西你可以拿走,但人必须跟我谈谈!”何东阔步追上来,轻声说道。
  李牧野道:“东西我凭本事拿走的,你想我跟你谈谈,也得拿出几手本事来!”
  何东道:“李牧野,你不按规矩走,就不怕回去没办法交代?”
  李牧野不答反问道:“白无瑕把老子卖了什么价钱?”
  何东道:“白堂主希望密西西比河能在雨季过后泛滥几天。”又反问道:“怎么?白堂主没有跟你说?”

  白无瑕的确没说,但李牧野其实已经猜到这件事跟她有关。从白起遇袭受伤,到这娘们儿有意说起世外江湖上三下五的事情,尤其特别细致的介绍了寻龙门时,白无瑕曾叮嘱自己不要下杀手对付何东,这就更不符合她一向以来的霸道果决的作风了。李牧野当时已经隐约有了些怀疑。待见到何东等候在这里,三宝俱在时已能完全肯定是白无瑕安排了这件事。
  “她怕说出来我会当场不给她面子。”李牧野道:“东西我取走了,你想留下我跟你谈谈,搬出白无瑕来也没用,最终还得凭本事。”
  何东不说话了,弓腰探身,左手执拄杖,右手握拄杖剑柄,气势锁定了小野哥。
  李牧野单手提着三宝,右手负在身后,从容道:“拔剑容易收剑难,我提醒你一句,我这个人一旦出手就不知道什么叫留手,动手前你可想清楚了。”
  何东的手握着剑,青筋隆起,他眼神不错的盯着李牧野,一直在寻找出手的机会。李牧野的气息平缓均匀,节奏完全不在他苦心凝聚的势之内。对峙了几分钟,他完全找不到出手的机会。
  “孟庆夫一个月给我一百万,我没有理由连剑都不敢拔出来。”何东咬牙道。
  李牧野道:“你体力和精神都不占优势,勉强拔剑,死路一条!”

  何东道:“有白堂主一句话做护身符,我不信你敢杀我!”
  天公作美,阴云密布,忽然下起了小雨。
  一道剑光亮起!
  叮的一声!
  一枚钢珠精准命中剑身。
  李牧野跟着钢珠和被震歪的剑追身到了何东近前,一拳打在他的鼻梁上。
  骨头碎裂的声音入耳,何东鼻腔飙血,翻身后仰的瞬间,手中剑毒蛇一般刺过来。
  这种情况下还能刺出这一剑来,这人不愧当代剑道名家之名,李牧野放弃追击,飘然后撤一步。
  何东的剑已归鞘,他的剑没有剑锋,只有那一刺最凌厉,藏锋于剑鞘内才最有威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