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53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樊姐只是说了这一句话就挂了,我坐进车里,打着火,朝着昆明郊外开去,樊姐这么说,一定是有了好消息,哼,孙军,当初你怎么对我,我现在就怎么对你,在星辉,你不讲道义,也别怪我不讲道义。
  当初孙军跟我合作,如果在我被诬陷之后,他选择站在我这边,甚至是保持中立,我都不会怪他,但是他太狠了,居然跟邱坤一起,联手要我的命,我可真是被他追的疲于奔命,所以,这个仇,就不能怪我了。
  车子开到了郊外的铁皮屋,我在门口,就听到了一阵哀求声,这个声音很凄惨,像是鬼哭狼嚎一样。
  黄皮在门口看到我,就走过来,说:“阿斌,这个王八蛋疯了,妈的,真想一刀弄死他。”
  我听着就拍拍黄皮的肩膀,他显得很不爽的样子,我没说什么,就开门进去,一进门,我就看到一个人在地上打滚,整个人像是神经病一样,他不停的抓挠自己,身体都是血印。
  我看着他,小富贵,现在他那有什么富贵?
  可怜的像条狗一样!
  瘾君子很可怕,他们的自残行为,让人感觉到了绝望与悲悯,但是又从骨子里厌恶与看不起他们。
  我坐下来,几个人把小富贵给抓起来,小富贵已经忘了自己是谁,也不管自己是在那了,他只是不停的发抖,我看着他的黑眼圈,很深,整个人萎靡不振的,像是一个快死的人了。
  我看,他已经无药可救了。
  樊姐从里面的房间走出来,看着我,说:“来了,人我给你带来了。”
  我听着就点点头,樊姐把一包白面丢在桌子上,我看着还没动手,但是小富贵突然就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力气,将人给挣脱开了,朝着桌子上的白面抓了过去。
  黄皮眼尖手快,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小富贵的身体猛然后仰,痛苦的他哀嚎起来。

  几个人急忙又把他按住,脸色变得很难看,一个小弟说:“狗日的,这货力气还挺大。”
  小富贵被制服以后,突然变得老实起来,安安静静的跪在地上,但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桌子上的那包白面,像是着魔了一眼。
  樊姐说:“这小子吃喝嫖赌,什么都干,抓他的时候在玩女人呢,大概是在缅甸待久了,在这边,他都饥渴难耐了,什么货都吃,哼。”
  我听着就拍着小富贵的脸,我问:“想要吗?”
  小富贵执着的点头,那表情,像是一个狗在等着垂涎已久的骨头一眼,眼睛一刻也不从那包白面上转移。
  我把白面打开,看着樊姐,他跟我点了点头,薛毅不让碰这些东西,我不知道他是从那弄来的,我看着小富贵,然后将白面倒进酒杯里,然后使劲的摇晃起来。
  小富贵看着,非常痛苦,嘴里发出一连窜古怪的声音,像是极为可惜一样,我随手将杯子里的酒给倒了,小富贵低头看着,十分痛苦。
  “我想知道,孙军把邱坤的孩子抓到那里去了?”我认真的问着。
  小富贵听了,看着我,突然,他变得沉默起来,一句话也不说,身体不停的在颤抖,不停的打冷颤,我看着他像是发病了一样,就看着樊姐,我很担心,他突然挂了,那样的话,我就离输不远了。

  樊姐摇头,示意我不要担心,我点了点头,又把白面倒在桌子上,我说:“你这条烂命,跟谁都一样,你活一天,就是痛苦一天,还不如早死早托生,告诉我,邱坤的孩子在那?”
  小富贵摇头,脸色极为痛苦,眼泪哗哗的掉,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哭,但是觉得挺悲哀的,他这种人,不用打,不用骂,他自己都能把自己折磨的生不如死。
  我看着他不说,就把白面倒在地上,袋子里的白面,一点点的在流逝,就像是他的生命一样,只有这些白色的部分,其他的,都是屁,而这些生命,也在一点点的消失。
  看着袋子里的白面越来越少,小富贵脸上的表情就越来越痛苦,他捂着脸,抓着脸,把自己的脸都抓的血肉模糊,突然,小富贵说:“在缅甸圣山华人宾馆,哪里是孙军开设的宾馆,就在哪里,给我,求你给我。”

  我听着小富贵的话,看着他急不可耐的样子,就拿出来手机,给老狗打电话,很快电话通了,我说:“缅甸有圣山这个地方吗?”
  “有,在密松,克钦邦首府四十二公里。”老狗平淡的说着。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我说:“离木姐不远,你安排人,帮我救几个人,无论如何,人都要活着救出来。”我说。
  老狗沉默了一会,说:“只要活得,残疾了不管,一个人,一百万。”
  我说:“不要说的那么轻巧,我一个人给你五百万,但是,我要你帮我做到,一个活口不留,而且,不能把这件事给传出去,能做到吗?”

  老狗沉默了起来,我等着,我给的钱越多,这代表,他要做的事情就越困难,他当然要考虑,过来一分钟左右,老狗才说:“我做,在克钦这边,我有很多人可以用,你放心吧,事成之后,我给你电话。”
  我说:“不要闹出来大动静,我要你,悄无声息的过去,把人收拾了,然后把人带出来,记住,把人藏好。”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我看着手机,差不多十点半,我觉得,木姐到密松,要不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完成任务的时间,也不会超过一个小时,我相信,十分钟之内,他们必须要完成所有的事情,否则,他们就会被发现。
  大概十二点,就会接到消息,我把地址发过去,随后看着小富贵,他看着我,很急切,我说:“不行,现在还不行,你需要忍耐一会,我这个人做事,比较谨慎,我没有得到我想要的之前,你不可能得到你想要的,在忍耐一会,好吗?”
  小富贵痛苦的躺在地上,不停的打滚,他嘴里发出来的字节声,像是,像是,我无法形容,很可怕。
  难怪薛毅这么痛恨那些东西,不让我们碰,因为这个东西,真的能让人成为鬼魂野鬼,一旦被毒上了,你连自己的灵魂都没了,只能像是一个,一个,畜生,不连做畜生的资格都没有。
  樊姐坐下来,倒了一杯酒给我,我喝了一口,樊姐说:“大哥那边已经动手了,你也要动手了,这次,咱们是不是要干大的了?”
  我点了点头,我说:“是的,要跟康波做个了断了。”
  樊姐笑了一下,说:“还记得你第一次来这间屋子的时候吗?”
  我苦笑了一下,黄皮立马过来,说:“我记得,那时候,他这个臭小子,胆小的很,被我那么一吓,尿都快吓出来了,你看看现在,我草,居然能在星辉指点江山了,牛逼。”

  樊姐给了黄皮一巴掌,打的他嘿嘿笑着,黄皮说:“会不会说话?阿斌现在是什么身份?”
  黄皮看着我,有点懵逼,我笑了一下,我说:“不管什么身份,我们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
  日期:2017-12-23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