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一名道士走了几十年江湖,有些事你们绝对没听说过…》
第18节

作者: 酗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3 19:38:26
  对了!
  半人半尸。
  三人自从进墓以来,在空墓室时开启甬道皆需要机关,而到达甬道尽头,进入墓室时,门却大敞开着,只在三人背后关闭。细细思考应该是,在墓室里开暗门的时候,甬道那头门就同时开了,所以听不见单独的开门声。而进入墓室后,暗门关闭是单单针对甬道里没有活物的机关。
  这就可以解释通,为何发现的尸体处于封闭甬道里,而蛇摩也被关在封闭甬道里。
  这样推算,这蛇摩必定是在甬道里兵解的,兵解后甬道关闭,把他关在了里面。这位降头师大概是跟着盗墓贼捞钱来的。而这间空墓室,经常有三尸经过,却没触发断龙石机关,也印证了这一点。
  想到这里老道有点沾沾自喜,这么多年江湖经历果然没白搭,也不继续深究墓室空荡这一茬了。
  就在此时,张全富悠悠转醒。
  老道跟前已经堆起不小一撮自己无意识揪下的白胡子了,张全富醒来被眼前景象惊得愣住,问道,“你咋掉毛了?”。
  “你才掉毛了!快起来快起来,赶紧卜算翘砖。能吃能睡还不干活,干脆明天我做主,把隔壁村猪圈里的二花许配给你。”,老道伸腿就往张全富屁股上踢。
  张全富翻身打滚,躲过老道飞来一腿,又在翻滚中触到伤口疼得呲牙咧嘴。最后终于就地坐起,从怀里掏出蓍草,开始认真卜卦。
  此时老道吴师叔二人大气也不敢出,聚精会神看着张全富,生怕打扰到他卜算结果。但世事总是事与愿违。张全富脸上认真的神色逐渐变为困惑,然后变成紧张,最后额上密密起了一层虚汗。
  “结果如何?”,老道小心翼翼问。

  张全富苦笑着缓缓张开握着蓍草的那只手,只见那一把蓍草,被整整齐齐从中间拦腰截断。
  吴师叔眼睛一瞪,“你怎么当老板了还那么抠,占卜用品都买便宜货。是不是你家火锅店卖的都是瘟猪肉啊?”。
  这次老道罕见地没有调侃张全富,因为他知道,这是强行占卜的后果。徒儿此时方位不卜,生死不明,整个人的命络生变,恐怕不能再按原来认识的人来占算了。
  而与此同时,那边跟莫师伯一同被困在密室里的我,正上吐下泻,痛苦不堪。
  “莫师伯,你那鱼肉可能有毒…呕…”,我吐得几乎说不清楚话。

  整间密室本就不知是否通风,之前仗着空间大,我和莫师伯两人静止不动,料想能这样熬一段时间。没想到现在密室充斥着我排泄物与呕吐物的味道,修行如莫师伯也忍不住掩鼻,几乎待不下去了。
  “鱼肉没毒,你看,我吃了都没事…”,莫师伯用袖捂住口鼻,深吸一口气继续说,“这是你服用洗髓丹的后果…不,正常反应。只是你这反应太激烈了点。”。
  莫师伯被恶臭薰得话都说不清了,说完几句就闭嘴再没开口。我也无暇顾及他,终于在一阵噼里啪啦屁声中,掏空肠胃里所有东西,爬回莫师伯身边躺下。
  我们已经吃完最后的食物,也没有饮用水了。莫师伯不知借走多少长明灯里的油,时不时见他往煤油灯里添油,灯倒还没熄,成为这间密室里唯一光源。
  待在在黑屋子里,不辨黑夜与白天,没有时间概念,没有消遣,没有希望,这种经历简直令人发疯。现在还多了一股恶臭味。我瞪着跳动的火焰,心想也许死亡没有那么可怕,死了以后就能见到爹娘了…
  我不知自己醒着还是睡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被一阵从地下传来的敲击闷声拉回现实。下意识地,我伸手拉住莫师伯袖子,莫师伯反手用力握了握我的手,两人看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神情紧绷地准备应变将要出现的所有状况。
  但此时此刻,紧张得手心冒汗却又虚弱无比的我,在密室那头,看见的却是一副令我毕生难忘的景象。
  一个人,从我的屎里冒了出来。
  是师父。
  然后师父反手又从我的屎堆里,依次拉出两个人。张全富。吴师叔。
  煤油灯在我手边,密室不小,试过的人都知道,从亮处往黑暗处看很难看清楚。但不知为何,此时此刻打赤膊浑身沾满排泄物的三人,在我眼中纤毫毕现。
  后来每每我跟老道提起此事,老道都矢口否认自己打通地洞那个点刚好位于我排遗处,并且坚决咬死,我不可能排出身体杂质后,当即视力就增长到如此地步。
  又说老道从地道里出来后,见到我和莫师伯好端端在密室那头坐着,激动得冲上来就狂捏我脸,揉搓我的头。
  我屏住呼吸,任他硬是在我身上把双手擦得干干净净。
  五人见面后的喜悦过去,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离开这里。

  老道三人来路被断龙石封死,已经不能回头。听我们说明此地情况,老道拿出匕首不以为意地扬了扬,“挖嘛。上面没有土层,直接挖开。”。
  我正脱水,腿上骨折还没好,莫师伯这几天把鱼和饮用水都给了我,伤口也没痊愈,张全富看样子就知道之前遭遇让他将近虚脱,而老道刚才挖过地道,气喘吁吁还没缓过来,挖通出口的任务自然而然落在了吴师叔头上。
  选了半天下手点,最终大家商量决定从密室顶上一个角开挖,因为只要在墙上打出落脚点,位于角落的挖掘工作同时只需一个人就能完成。
  没想到,这次薄薄两掌厚的密室顶却异常坚固,与他们刚才挖掘过的墓道顶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挖穿它硬生生耗去我们一整天时间。老道吴师叔换了三次班,体力几乎支撑不住,终于,在老道惊呼声中,打通了。
  我们四人围过去,正准备待老道出去后,再挨个离开这里。突然,老道砰地一声,直接从落脚点跌到地上,摔了个四脚朝天。我奔过去查看老道是否摔伤,无意中往上一望。
  要不怎么说老道运气好呢。即便密室里已经充斥剧臭,我还是闻到上面传来的,不同于粪便的一股恶臭。刚才他打通通道,肯定直接把头伸出去想勘查情况,自己被薰一整天,顾不得细闻就先深深吸了一口气。
  老道脸色发绿,堪堪挤出几个字,“小吴,去看看情况…尸臭太浓,小心…”。
  这边吴师叔听罢,抄起匕首,挑上煤油灯,掩住口鼻小心翼翼从通道爬了出去。不多时,他脸色凝重地回来了。
  “上面有四具尸体整齐排列,腐烂严重,呈巨人观,没有尸变痕迹,不知是哪里人。”

  我听得心里咯噔一下,心想怕不是龙三一家都死在这儿了。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不顾大家阻拦,一溜烟窜出小洞,来到之前那个大平台上。
  借着洞下传来微微火光,我看见距离洞口半步远的地方,赫然整整齐齐摆着四具尸体。
  这每具尸体都膨胀至正常两倍大,仿佛气球要撑炸时一般。他们眼球凸出,甚至膨出眼眶,只有一根细肉把眼珠吊在脸旁,而嘴巴全都无法闭合,舌尖从嘴中伸出,腹部滚圆,四肢微微弯曲,裸露出来的皮肤上有块状青紫。
  从这些表情扭曲狰狞的脸中,隐约能认出四人分别是,龙三他娘、龙三他爹、龙三大哥、龙三二哥。
  我只觉得心里既恐怖又悲伤,一时愣在当场。
  身后四人跟出洞,老道赶紧伸手捂住我眼睛,连拉带扯把我弄下台阶,又通过那扇绘着怪方鸟的门,一同来到地下河边。
  接下来五个人用剩下大半截幌鬼索绑在一起,跳入暗河中。也许是之前我与莫师伯吃过食人鱼肉,身上带有它们气息,所以一路平安出了山洞。
  临走前正值正午,老道不忘绕路用符箓封住最开始我们进入的那个山洞,勉强算截断地煞。一行人此时已是精疲力竭,老道背着我,吴师叔背着张全富,与莫师伯用幌鬼索绑成一串,用布虚符回到了燚州城。
  这次一探地煞,不仅没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还随着事情发展,问题越来越多了。

  那墓是谁的墓都是其次,重点在,墓穴上方空间,砖样式、建筑风格与墓穴都不一样,是修来干什么用的?龙三爹娘与两个哥哥为何曝尸此地?尸体上次看还不辨死活,为何短短两三日就出现了巨人观?龙三本人现在情况如何,身在何方?做此事的人,是否与杀我爹娘的是同一伙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