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1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此时此刻,他是真真正正的放低了自己的身段,近乎于恳求一般,希望她不要讲出令他难过的事情。
  说到底,不管他平日里有多么的强大,终究都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并不是什么都不在乎,心脏也做不到固若金汤般的可以无视任何伤害。
  “那是我少女时期的私密生活,你就是想听,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微微一笑,她又没好气的摆了摆手,道:“算了,让你捣乱的什么心情都没了,后面也没什么好讲的,就是随着他一点点被我义父接受,地位越来越高,野心也越来越膨胀,终于在某一天碰了我义父最大的禁忌。

  一年后,他做的事情被我义父发现,在经过三刀六洞的家法之后,将他驱逐出了华夏。”
  萧晋皱眉沉吟片刻,忽然眼睛就眯起了一条缝,寒声道:“他竟然敢贩毒?”
  贾雨娇意外极了:“你怎么知道这是我义父的禁忌?”
  “因为这是天下所有有良知的医者共同的禁忌!”萧晋沉声说道。
  “元老爷子一生所作所为的对错,我没资格评价,但是,他曾经作为一名医者,一名到死都对医术念念不忘的医者,绝不可能会去沾染毒害无辜灵魂的东西。”
  说到这里,萧晋已是满头大汗,贾雨娇奇怪的坐起身,玉手轻拭他的额头,关切地问:“小猴子,你怎么了?”
  萧晋紧紧握住她的手,神色后怕道:“我真是该死,当时竟然会把你丢在那儿,还自以为自己多么的高尚,现在想想,简直愚蠢之极!好在你回来了,要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贾雨娇眼中的茫然之色更浓,“到底怎么了?你在害怕什么?”
  沉吟片刻,萧晋道:“虽然在女人面前说她前男友坏话的行为很low很减分,可我不得不说:娇姐姐,你选择回来,不单单是我的幸福,也是你的幸运!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的内心都有其柔软的地方,即便是杀人犯,甚至**犯,唯独一种人的心比钢铁还硬,比寒冰还冷,那就是贩毒者!
  只有把灵魂出卖给魔鬼的人才会为了钱做这种事情,他们已经毫无人性,又怎么可能还会有爱情?
  娇姐姐,刚才你说我的机灵让你无话可说,可你知道我为什么能猜测的那么精准吗?因为我就是按照一个不择手段的野心家模样来想象司徒金川的。
  我没有见过你们当年的样子,无法评判你们之间感情的真假,但是,我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他能扛过元老的威逼利诱,并不全是由于爱你!
  因为很明显,以元老宠你的程度来看,不管你当时说过多少决绝放弃的话,他都不可能真的一点家业都不留给你。
  司徒金川很清楚这一点。而且,如果他的忍耐力够强,没有那么迫不及待的就去挑战元老的权威,那可以预见,薛良骥绝对不会比元老命长,你又那么爱他,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由他来继承你现在所拥有的这一切!”
  听完这番话的时候,贾雨娇的脸已经变得毫无血色,眼神阴晴不定,似乎正在思考验证着什么。
  然而,最终她却猛然站起了身,声色俱厉道:“你在瞎说什么?你又知道什么?单凭臆测就如此诽谤他人,萧晋,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是的,没错!你这样的行为真的很low,我对你很失望!”
  言罢,她转身就走,萧晋没有拦她,只是淡淡开口道:“其实,你心里也并不觉得我说的这些全都站不住脚,对么?”
  贾雨娇的身体在门前猛地僵住,良久,她垂下头,涩声哽咽道:“小猴子,他是我的初恋,尽管一切都变了,但那依然是我十几年的感情和青春,为什么连你也这么狠心,非要破坏掉它在我心目中的美好呢?”

  萧晋默叹口气,走上前从身后轻轻拥抱住她,说:“对不起!如果他仅仅只是有野心,我绝对半个涉及到他的贬义词都不会说,但是,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贩毒者做不出来的,为了避免你将来被他利用和伤害,我必须把话给你说透。”
  “娇姐姐,”他将她转过来,低头深深的看着她的泪眼,柔声又道:“我不知道自己在你心里到底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我也可以不在乎,哪怕你讨厌我恨我,我也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因为,你的快乐,是我这一辈子都会去坚定守护的东西。”
  “可是我一点都不快乐!”
  喊完这句,贾雨娇便扑进他的怀里嚎啕大哭,像个丢掉了心爱玩具的孩子。
  与此同时的檀公馆,宴会早已结束,宾客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司徒金川独自坐在宴会厅的一角,手里端着一杯酒,视线却落在前方,眉头微蹙,好像在监督那些工作人员的打扫工作。
  这时,一名身材魁梧的男人从大门走进来,目光在宴会厅内扫视一遍,看到坐在角落里的他,便大踏步的走了过去。
  “老板,小姐已经回了她所住的酒店。”男人恭敬的站在司徒金川的面前说。
  “石三,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们是兄弟,你喊我一声大哥就可以了。”司徒金川看着他道。

  那男人赫然正是贾雨娇的贴身保镖石三,只见他表情木然,抿唇不语,显然并不打算更改对司徒金川的称呼。
  司徒金川摇了摇头,问:“你来的时候,她睡下了吗?”
  石三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见状,司徒金川就长叹一声,又问:“她并没有在自己的房间,而是在萧晋那里,对么?”
  石三又抿了抿唇,点头:“是的。”

  “果然,”司徒金川长叹一声,向后靠在沙发背上,看着天花板苦涩笑道,“不管多么忠贞不渝的爱情,都经不起时间和距离的双重考验,我回来的太晚了呀!”
  石三沉默片刻,说:“老板,请恕我直言,已经在国外结婚生子的您,似乎并没有指责小姐的资格。”
  “我当然不会指责她,”司徒金川很有绅士风度的微笑,“正相反,我倒还松了口气,最起码内心的负疚感减轻了许多。放心吧,我和阿娇即便不能再续前缘,也依然会是彼此的亲人,从今往后,她就是我的妹妹了。”
  石三闻言,目光就柔和了许多,道:“如果您没有别的事情,那我就回去了。”
  “回去吧!”司徒金川摆摆手,“阿娇已经知道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明天好好跟她解释一下,以她心软的性子,一定会原谅你的。”
  石三冲他深深弯了下腰,转身离去。
  啪!
  就在石三的身影消失在宴会厅大门外的那一瞬间,司徒金川手中的香槟酒杯就被他生生握碎,用力之大,以至于不少碎玻璃都扎进了肉中。

  “萧晋!贾雨娇!这可是你们自己找死,就不要怪我狠辣无情了!”无视鲜血淋漓的右手,他双眼寒光大盛,从齿缝中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这一晚,贾雨娇没有离开萧晋的房间。当然,他们也什么都没有做,一个哭的筋疲力竭直接睡过去,另外那个就算是禽兽,也不可能还硬的起来。
  日期:2017-12-22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