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8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啊,我也看到了白起姑姑了,我妈比她差的远了,模样是天生的就不说了,就说气质和保养,她们年纪差不多,我妈也算是显年轻的了,但是这白姑姑跟我站一起都跟姐妹似的,哎,完全没法比,难怪老李被她吃定了。”
  “你不懂,我叔可不是冲着外在模样才拿她没办法的。”恶来说起白无瑕来,一副心有余悸戚戚焉的样子:“你要是经历我们一样的童年就知道她有多可怕了,看见白起后背的伤疤没?”
  白芳冰用力点点头,道:“我早就想问你了。”
  恶来道:“她姑姑用鞭子抽的,亲姑姑,就因为白起跟我较量的时候怕伤到我,然后犹豫了一下。”说着将裤腿挽起,又道:“除了腿肚子还有屁股,那时候我练的功夫比较注重上肢力量,白起的功夫在腿上。”

  “这么打你们难道不会有阴影吗?”白芳冰道:“你们俩怎么不恨她?”
  “她不是对谁都这么凶狠的。”恶来道:“她教我们读书,传我们本事,还照顾我们几个生活,白云堂是做医馆的,她对待病人可好了。”
  “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你和白起还这么害怕?”
  “那是因为敬重,真正的男人不会因为恐惧而害怕,只会因为爱和敬重畏惧,就比如我现在也挺怕你的。”
  “油嘴滑舌。”白芳冰甜蜜一笑,道:“那你叔害怕这无暇姑姑也是因为爱喽。”
  “嘿嘿,这个可就不好说了,总之这俩人的关系比较特别。”恶来道:“长辈的事情咱们别掺和就对了。”
  廊檐下,李牧野和白无瑕并肩而立,掩映在假山后面,观察着拍卖现场,同时也留意着周围的动静。
  白无瑕撇嘴道:“这小兔崽子,跟你这个大滑头久了,彻底学坏了,以前笨嘴拙腮干脆利落个孩子,现在学的油嘴滑舌婆婆妈妈,哄女孩子倒是一套套的。”
  李牧野道:“你这人真难伺候,人家说你好话你也不爱听,非得听我骂你才高兴。”
  白无瑕嘻嘻一笑:“你敢骂我,我就喊你爸爸。”
  “打住,这办正事儿呢。”李牧野正色说道。
  喊爸爸是专属于俩人之间的暧昧暗号。白无瑕任性邪气,说话做事从来不依常理,小野哥还真怕她这个时候来了心情。
  白无瑕笑道:“对对对,男人办正事儿,聪明的女人必须明白什么时候该闭嘴。”
  李牧野不想让她把话题再带沟里,主动切入正题道:“你别小看了这场拍卖会,今儿这道局是针对孟庆夫布置的,我准备从他身上切下一大块肉来呢。”
  “这孟庆夫是太平会的外掌柜活财神,还有那林国学的背后有玄门,这么算起来,就我们白云堂缺一把搂钱的耙子。”白无瑕道:“上次你跟我借钱,我当时真是没有,修一座神凰宫地上三亿多,地下部分乘以十都没够。”
  “我知道你留下来要干什么了。”李牧野道:“白云堂也会缺钱?”

  白无瑕道:“若不想来这红尘俗世里争什么,白云堂根本没有需要钱的地方,可现在,我想给白云堂改改规矩,就不能像从前一样了。”
  “你打算走玄门的路子?”李牧野问道。
  白无瑕嗯一声,道:“这次见到玄尘老怪,忽然有了些新感悟。”
  李牧野道:“不管你有什么感悟,别打我的主意。”
  “真会瞎联想,你是什么身份,我哪敢有这个痴心妄想,我是说这王红军看着有点意思。”白无瑕道:“我打算做一点小生意,丢几个保健养生小秘方出来,弄些个口服液之类的。”
  “你想用我这哥们儿?”
  “你这哥们儿挺能张罗的,为人也比较义气。”白无瑕道:“玄尘能打造个林国学来作为民间代言人,我当然也可以树起一个王红军来为白云堂增加几分民望。”

  “你这究竟是在打什么主意?”李牧野莫测高深看着她。
  白无瑕摆摆手:“嘘,你们要钓的鱼儿到了,先瞧热闹,有什么问题咱完事以后回家慢慢说......”
  没钱的人羡慕有钱的,有钱的羡慕有权的,有权的又想长命百岁,长命百岁的都希望又有钱又有权还能长命百岁。
  然而世间何来真神仙,生必有死,这是万物的常理。
  修炼精气而得以保存生命,是逆向控制死亡的办法。控制不松懈,那么精气就凝聚,精神也就凝聚;控制一旦松懈,那么精气就会消散,精神也就消散了。神气消散,人也就死了。就像有钱人家,勤俭便会长久富裕,不勤俭便会逐渐贫困。即便是强如玄尘之流,想要固道坚守长生不灭,也只能安于无名,涵静养心以修性命。

  道理如此,但世人贪婪,总想寻找两全。都说这世间难有什么两全之策,人生百年,不过是教人如何取舍。却有那个别惊才绝艳自命不凡者,总想要打破这规律,既要长生又想富贵。白无瑕大抵便是这么一位。
  拍卖现场,正在叫价的时候,那小辫儿不请自到了。
  王红军遵照李牧野的计划,安排了貌似严密的安保人员把守大门,但其实却故意留下了一个被那小辫儿收买的人。那小辫儿有恶来的邀请做由头,靠着这个埋在王红军身边的钉子混进拍卖现场。任何人再想把他赶出去就不好张口了。
  拍卖会继续进行,虽然不上台面,规矩却一丝不苟。
  第一件拍品东汉初马超龙雀,底价六百万,每次叫价不得低于十万,叫价不设上限。此刻价钱托到了八百万,雷声连喊两声已准备落槌。那小辫儿忽然低喝一声:“我出八千万!”竟一下将价钱拔高了十倍!
  声音不高,却震撼了拍卖场。王红军的脸皮一下子涨得通红,咬牙道:“那小辫儿,你知道这里头的规矩。”
  那小辫儿道:“瞧不起我老人家是吧?”从衣兜里取出一张瑞银本票交给雷声的拍卖团队,道:“雷爷,看完以后别说数目,你就告诉在场的各位同道朋友我老那头儿喊出去的价钱有效就行了。”
  本票验证结果很快出来了,雷声得到助手提示后微微点头,扬声道:“铜缘楼那三爷喊价八千万,现在八千万一次!”
  王红军故作气急败坏状,冷笑道:“你想来找便宜,恐怕没那么容易。”曼声道:“我出八千零十万。”
  “一亿!”那小辫儿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不动声色,气势如虹。整个一财大气粗不怕多花冤枉钱的架势。
  在场都是行家,尽管价钱已经喊的很高,却没几个人表示惊讶。因为去年中国嘉德秋季拍卖会上,一件类似造型的汉代青铜马拍出了两亿的高价,参考这个价格的话,这匹艺术价值更高的马超龙雀理所应当价值更高。当然,那是公开拍卖的结果,并且是流落到英国的藏品被引入回国内拍卖,爱国情怀和名声的诱惑下,溢价虚高也是有的。虽然是这样,但也可以作为一个参照。

  日期:2018-05-23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