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1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什么为什么呀!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也算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惊喜。”
  “惊喜?”贾雨娇瞪起眼,“你知道那家酒楼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吗?它是我进军省城的第一步,你居然用那么伤害它人气的方式开玩笑,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司徒金川摇摇头,满是无奈和宠溺的看着她说:“你又多想了,我就算是会伤害全世界的人,也不可能舍得伤害你呀!那些人只会在你的酒楼门前待五天,五天之后,外面宴会厅里的宾客起码有三分之一的人会被我带去那里吃饭,到时候,你酒楼的人气想不爆棚都难。”
  听完这个解释,贾雨娇眼中的气恼就变成了嗔怪,轻打他一下,说:“你还和十年前一样,就喜欢欺负我,坏死了!”
  司徒金川顺势抓住她的手,目光柔情似水:“阿娇,我好想你!”

  贾雨娇的表情瞬间融化了,呢喃道:“我、我也好想你。”
  司徒金川不再说什么,身体一点一点地前倾,脸庞缓缓的靠近她的脸。她的心剧烈跳动起来,丰硕的前胸如波浪一般起伏。
  十年了,这一刻她等了足足十年,从一只脚刚刚踏出少女,到一只脚踏入熟妇,无数次想要放弃,又无数次逼着自己坚强。现在,等待终于有了结果,一切都结束了,从今往后,她的人生将再没有一丝缺憾。
  男人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鼻孔里的热气喷在她的脸上,烫的她浑身发抖,不由自主的就闭上了眼睛。
  可就在她眼前陷入黑暗的那一瞬间,另外一张熟悉的年轻脸庞突然闪现出来,她大吃一惊,几乎是本能的一把将男人推开,捂着心口剧烈喘息——那里很疼,莫名其妙的疼。
  “阿娇,你……”司徒金川满脸意外和惊诧。

  “对不起!司徒,我……”贾雨娇站起身,眼神慌乱道,“你杳无音讯了十年,突然这样,我……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抱歉!我需要……一点时间。”
  司徒金川眼睛眯了一下,随即便微笑道:“没关系,是我有些猴急了,应该我向你道歉才对。不过,你也不能怪我,毕竟,今天的你实在太美了!是个男人都很难在你面前把持住的。”
  贾雨娇挤出一个笑容,拿起一旁的手包,说:“我们来这里的时间不短了,外面还有那么多的宾客,你该出去了。”
  “也对。”司徒金川站起身,再次握住她的手,轻声说,“今晚不要走了,好不好?我保证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只是想品尝一下晚了十年的拥你入眠的滋味。”
  深夜,一辆阿斯顿马丁DBS咆哮着停在省城的一间酒店门前,一对明显喝多了的年轻男女从车上下来,将钥匙随手丢给门童,就相拥着走进了旋转门。
  “萧晋,你说……我刚才一共闯了几个红灯?”
  这对男女自然就是萧晋与夏愔愔,两人刚刚在一家酒吧喝了很多的酒,夏愔愔明显已经醉了。
  “十七个。”萧晋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咦?你真的数啦?”夏愔愔瞪了瞪已经快要睁不开的醉眼,然后嘻嘻笑着问:“我是不是很厉害?”
  “嗯,确实很厉害。”萧晋点头,“不过,记住以后不准再这么做了。”
  “为什么?多刺激呀!”

  夏愔愔高高撅起了嘴,花瓣一样的双唇在灯光下亮晶晶的,让萧晋非常好奇它们的味道。
  好在他这一次并没有放纵自己喝醉,摇摇头,扶着女孩儿进了电梯。
  来到夏愔愔的房间,他从她包里找到房卡,开门将她送到床上,刚要转身去倒杯水,突然领口一股大力传来,身体便不由自主的扑了下去。
  女孩儿躺在床上,酒醉的脸庞红红的,就像一颗熟透了的果子,咬一口一定汁水淋漓。
  “要不要来一发?不用负责任的哦!”
  话说的很淘气,也很诱人,即便萧晋是铁石心肠,这会儿也不得不承认,面对突然可爱起来的夏愔愔,他已经快要招架不住了。

  “姑娘,你晚认识了我半年,太久没有打不用负责任的炮,我已经不习惯了。”把她的手从领口上拿下来,他直起身,一边向外走一边说道:“另外,你不是来那个了么?小爷儿没有闯红灯的爱好。”
  从外间倒了杯水回来放在床头,他又帮夏愔愔脱掉外套和鞋袜,并把她身体扶正,这才为她盖上被子,柔声说:“别用这种欲求不满的眼神看我,你才二十多岁,离如狼似虎还远着呢!”
  “没种的男人!”夏愔愔臭骂。
  “说的没错,在你面前,我还真不敢有种。”笑着拍拍女孩儿的脸蛋,萧晋转身离开,“睡吧!我在客厅的桌子上留了个解酒的药茶方子,如果明天起床难受的话,就让人去抓了泡水喝。另外,明天别自己开车回龙朔,今晚你喝了不少,估计至少二十个小时内都算酒驾。”
  “我今晚不也一样开车回来了?”夏愔愔不服气嘟囔道。
  萧晋临出门前回过头来,表情认真的说:“以后不要再那样做了。”
  女孩儿下意识的就要怼他,但不知怎的,看着他凝重的眼神,逆反的话卡在嗓子里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乖!”萧晋笑笑,关门而去。
  打车回酒吧开上留在那儿的车,他回到自己所住的酒店,到了楼层一走出电梯却愣住了。
  只见前方不远他的房间门口站了一个人,一个穿着鱼尾裙身材婀娜曼妙的女人,不是贾雨娇是谁?
  “娇姐姐!”一股巨大的惊喜瞬间充满了胸腔,他呼唤一声,跑了过去。

  贾雨娇似乎正在犹豫着什么,冷不丁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头还没看清他的脸,就被紧紧的抱进一个熟悉的温暖怀抱。
  “你回来了!你回来了!娇姐姐,你回来了!”
  萧晋根本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喜悦和激动,以至于都开始语无伦次,但神奇的是,贾雨娇瞬间就体会到了他的心情,手臂拥住他的后背,嘴角翘起,闭上眼,眨下一滴泪珠。
  “嗯,小猴子,我回来了。”
  这时,萧晋的手臂突然往下一捞,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她惊慌极了:“臭猴子,你要干什么?”
  “我只是想抱着你,什么都不做。”
  同样意思的话,从司徒金川的口中讲出来,贾雨娇觉得心慌和心痛,而被萧晋说出,她却只有浓浓地心酸。

  事实证明,她对司徒金川的思念不知从何时起已经变成了单纯的思念。
  就像一件你儿时非常渴望的玩具,因为买不起而成为心病和梦想,可当你长大终于将它买回来之后,却发现它一点都不像想象中那么好玩,甚至还有些无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