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45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海洋气得脸色发青。
  “那你看看我有没有这个资格!”
  一个声音从门口那里传过来,只闻其声,关海洋便知道是谁来了。
  得了,正主来了,你非要作死,那就不拦着你了。
  关海洋让到了一边去……
  “李参谋长?你也是为了申报烈士的事情来的?”
  林俊安不可能不认识李牧,这样一个军中明星,不能不认识。
  李牧径直走过来绕过办公桌走到林俊安面前,把手里的电文拍在桌面上,林俊安坐在那里有些不安,有些强颜欢笑的样子,道,“李参谋长,我这也是按规矩办事。”

  “啪!”
  众人全都愣了。
  关海洋以及跟着进来的王国庆,都不由的眉头跳了跳,都替林俊安感到了痛苦。
  林俊安被这一耳光打懵了。
  李牧盯着他,淡淡的说道,“我堂堂正军职站在这里,你区区一个副军敢坐着。”
  突然的,李牧暴吼道:“给老子站起来!”

  林俊安眼前还冒着星星,下意识的扶着桌子站起来,两只腿都在颤抖。关海洋心情大好,心里暗暗狂笑,哈哈哈,叫你狗日的狂,我不敢抽你,你当谁都是李牧!
  王国庆嘴角翘起来,忍着笑意。好久没有见过头儿动肝火了,可能到了现在这个级别,已经很少有什么事情能够让李牧大动肝火,但是,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是涉及大头兵的利益,李牧从来都是据理必争!
  也许很多人都忘了,李牧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和最大的缺点是一样的——极度护犊子!
  想想当年,为了石磊能够得到公平的待遇,还是团长的李牧,敢在电话里怒怼副总长!
  现如今,他李牧已经是手握数万精兵的陆战队参谋长,他会让你区区一个舰队政治部主任骑在他的头上拉屎拉尿!?
  可能你因为一些事情指着他的鼻子骂,他也不会生气,但是你不能动他的兵一根毫毛!如果他的兵确实犯了军法,不用你说,他自己就会动手执行军法,如果他的兵确实不符合评定为烈士的标准,也不用你说,他根本不会提交申请。
  但是!

  哪怕没有抗洪抢险,哪怕伍国心过去半个月里的表现非常的糟糕,单单就他为了行凶妇女的丈夫挡了这一刀而言,已经属于见义勇为的行为!
  完全的符合烈士的评定标准!
  最最最关键的是!
  陆战队作为一个正军级单位,提交了申请,已经说明了一点——陆战队机关已经明确了相关的事实与标准!
  往大了说,林俊安不是针对伍国心个人,而是否定了陆战队的认定!
  李牧盯着晕乎乎的林俊安,背着手冷冷的说道,“醒了吗?醒了就站好,把这个事情给老子从头到尾讲一遍,要是有半点不符合规定的迹象,今天老子就让你掉帽子!”
  “你,你,你!你!”林俊安指着李牧,满脸通红,气得说不出话来。

  李牧再次冷冷说道,“还需要我讲第二遍吗!”
  林俊安终于缓过神来了,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一片。
  关海洋走过来,说道,“林主任,我看过陆战队呈报的材料,伍国心同志完全符合烈士的评定标准。你以地方公丨安丨结案的结果作为依据,是不适合的!”
  李牧目光冷冷的盯着林俊安,像是在看一具尸体。
  这个时候,王国庆接到了一个电话,他听了一阵子,连忙大步走到李牧身边,低声汇报,“参谋长,李唐义副司令员到了,让你马上过去见他。”
  声音再小,其他人也听了个一清二楚。
  李牧指着林俊安,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手指用力点了几下,旋即快步离开。显然,李唐义人还没到,就让人通知李牧过去等着他。他的确怕李牧一时冲动做了一些事情。已经不是低阶军官,以前的一些事情现在再做是完全不合适的。
  关海洋把目光从门口那里收回来,落在林俊安脸上,那半边脸已经肿了起来。他转过办公桌走到林俊安面前,沉声说道,“林主任,我能明白你新官上任想做点事情。陆战队已经划归海军司令部直属,这些业务的划归是早晚的事情。你想做点事情,也不应该找到陆战队头上。因为一个兵的牺牲,陆战队上上下下的神经都绷得很紧。这么大一个洪灾,所有的救灾部队没有一个兵牺牲,眼看着到了尾声,突然死了一个兵,别说李牧,陆战队的官兵没有一个是服气的。在这个关头,你来这么一下,你想想吧。”

  说完他就转身走了。
  之于关海洋,他并不是完全出于替李牧出头以缓和与李牧的关系。作为一名基层上来的军官,关海洋是感同身受的。他与李牧的一个共同点就是,也非常的心疼大头兵,因为他知道这支军队是由无数个大头兵组成的,没有了大头兵,这支军队毫无战斗力可言。
  真正伟大的不是出现在镜头前面的发言人,也不是出现在采访中的领导干部,而是一百多万在身后默默无闻用血肉之躯筑成钢铁长城的大头兵们。
  他们,才是真正的伟大之人。
  拿最少的钱吃最低批准的伙食用最差的东西干最苦最累的活承担最大的风险,而他们,仅仅是一群二十岁出头的孩子,他们的身后,是无数个一样将他们视若明珠的父母以及家庭。
  我的孩子可怜你,谁来可怜我的孩子?
  诛心之问,昭示着的是一个大头兵以及身后一个家庭的无私奉献和付出。

  会有人在乎死后会得到什么样的奖赏吗?
  应当是不会有多少人去在乎的。
  甚至于活着的人也不会过于在乎。
  活着的人们,在乎的是,死去的人,是否能够得到公正的对待。
  仅仅是公正的对待。
  具体到伍国心的父母身上,他们会在乎烈士这个荣誉所附带的物资吗?他们是做生意的,资产几百万,比很多家庭都要富裕。他们在乎的是,死去的儿子,难道连应得的荣誉都无法拥有吗?
  不可否认,林俊安只是想耍一下手段,让下级单位对他这位新上任的领导产生重视,从而竖起权威。这样的伎俩可能并不新奇,但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用在伍国心的身上。
  因为伍国心的领导叫李牧。

  “如果连这点事情都要报上去,我这个参谋长也甭当了,趁早滚回家带孩子来得更好一些。”
  这是李牧面见李唐义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面对这样一个异类,李唐义感觉到自己没有太多的办法,实在是又爱又恨。
  伍国心牺牲后第三天,庄重的送别仪式在陆战第一师主营区举行,所有的救灾部队选派抗洪抢险先进个人代表参加送别仪式,陆战队所属部队选派英雄连队参加送别,而伍国心烈士生前所在的陆战第一师,则全员参加。灾区群众数千人获准参加送别仪式,他们披麻戴孝前来送英雄最后一程。
  浩浩荡荡上万人的送别仪式。
  早上八点,各个部队从各自营区向陆战第一师主营区集结。

  陆战队的官兵们心中悲痛的同时,也士气高昂——因为李牧怒扇政治部主任为伍国心讨回公道评上烈士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陆战队!
  日期:2017-12-22 0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