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84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如果你下不了手,你就自己去死好了。”小恶魔说。
  “我都不会为了我姐去死,我又怎么可能为了她去死。”华辰风冷声说。
  “那你用匕首把她捅了,我们之间的恩怨就此了结。”
  华辰风看了看手中的匕首,向我看了过来。

  我身上又开始发抖,我没有求他,因为如果他决定了,我求他也没有用。他拿着匕首,带着森森冷气,向我走了过来。
  我本能地往后退,但他逼了过来。
  我内心恐惧,我真的很害怕,我担心他真的会把匕首捅进我的胸膛。
  我怕死,因为我要看着我的孩子长大。

  “吕剑南,记住你的承诺,放了我姐姐,然后我们的恩怨从此了结,还有,你不能把今晚发生的事说出去!”华辰风说。
  “好,只要你杀了她,我就答应你所有的条件。你放心,死了的人扔进水库,不会有人发现!”
  华辰风逼得更近,我心凉透,转身就跑。
  我不是女英雄,那一刻我真的是想跑,我不要死,这件事本来就不关我的事,我才不要搭上性命。

  但我脚发软,华辰风很容易就抓住了我,然后举起了匕首。
  我心一阵猛疼,喘不过气来,身子往下弯去。
  影视剧里那些人要临死之前,都会说点什么,但那是演戏,我什么也不想说,我满脑子里都是峰儿,似有千头万绪,又好像一片空白。
  “算了!”上面的小恶魔大笑起来。“华辰风,你他妈真狠,比我狠多了,自己老婆都舍得下手。姚淇淇,你确定还要跟着这个男人吗?他是真的想要杀了你呢?”
  我软软地瘫坐在地上,发现身上全被冷汗浸湿了。
  “吕剑南,你还不放了我姐姐?”华辰风冷声说,他的声音竟然也在颤抖。
  “华辰风,你才是真的坏,我和你比,差远了。我们是同一类人。我会放了你姐姐,你走吧,你杀了陈木,该逃命去了。你走了,我就会放了你姐姐,我说话一向算数的。”
  “好。”华辰风毫不犹豫就答应了,“那我先走,你得把我姐姐放了。”

  “一定,但姚淇淇要留下,你不能带走她。”吕剑南说。
  我心里凉得透透的,就算是华辰风招呼我走,我也不会跟他走,我要走,也是单独走。
  “好。”华辰风转身就走。然后发动车,真的就开走了。
  我也向我的车走去,但吕剑南叫住了我,“你等等,你想要我放了华莹吗?还是想我把她弄死。”

  我有气无力,“放了她,她也是无辜的。”
  “行,我其实也不是想针对他,我就是想针对华辰风和陈木。我就是想让你看清他们的真面目。”
  小恶魔说着,拖着华莹从塔上下来了。
  华莹果然是被莹住嘴的,封口胶缠了好几层,只能鼻孔呼吸,发不出任何声音。
  但她已经满脸泪痕,眼里写满绝望。

  小恶魔将华莹推到我面前,“其实她姓华,就不无辜,我本来想**她的,但看在你的面上,我就放了她吧。”
  我要去解华莹手上的绳,却被吕剑南阻止,“不要解开,扔她在这里,让她守着陈木一晚吧,毕竟她们也相爱过。”
  我没有答话,因为我看到了一件可怕的事。
  吕剑南身后的地上,一直没有动的陈木,分明动了一下,然后突然暴起,向吕剑南扑了过去。
  这时我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块沾满血的石头,已经到了陈木手里,石头当然不会自己滚过去,是陈木什么时候悄悄动了拿到的。
  只是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我和华辰风这里,谁也没有发现,那个‘死’了的陈木其实微动了一下。
  小恶魔自然应声而倒,但他反应很迅速,倒地后马上就一翻滚,然后看到血也是从他右耳边涌了出来。
  陈木虽然完成一击,但其实很虚,站都很站不稳,但他还是向小恶魔再次扑了过去。
  我捡起之前华辰风扔在我脚边的匕首,叫了陈木一声,然后把匕首扔给他。
  陈木放下手中的石块,捡起我扔给他的匕首,向小恶魔而去。
  “哈哈哈。”小恶魔转身就跑,“淇淇,你这样对我,我好伤心呐。”
  他跑起来的样子脚步很怪,有点往左偏,看样子是伤得很重。
  眼看陈木就要追上他,他突然跑到坝边,纵身一跃,跳下了水库。

  我忍不住过去看,水面很快恢复了平静。哪里还有小恶魔的人影?
  陈木坐在地上休息,我赶紧把华莹手上的绳索给解开,然后把她嘴上的胶带慢慢撕下来。
  华莹走到陈木面前,却不说话,只是看着陈木。
  陈木抬头,裂嘴笑了笑,“我的眼镜不见了,能帮我找一下吗?”
  于是华莹和我在地上给陈木找眼镜,终于还是找到了,只是眼镜上面全是血污,我从包里找出纸巾给陈木擦拭眼镜,而华莹则站在陈木旁边,始终没说话。
  这时有汽车声传来,是华辰风的车,他竟然又回来了?
  他大步走过来,“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他伤得很重。快送他去医院,我们背不动他。”华莹叫道。
  陈木摆了摆手,“我没事,休息一下再走。莹莹,你以后小心一点,不要让他再缠上你。”
  华莹嘴唇动了动,然后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华辰风看向我,“你没事吧?”

  我想起他拿着匕首逼向我的情境,心里一寒,将头扭向一旁,不作回答。
  “辰风,你怎么就走了呢?扔下所有人走,这样的事你也干得出来?”华莹斥道。
  “不要怪辰风,他知道我没事,只有他走了,我死了,吕剑南才会彻底放下戒备,我们才有机会。他砸我的时候手上有分寸的,他知道我没死。”陈木说。
  “你行不行,要不要我扶你?”华辰风问。

  “不用,我能行。吕剑南只是出口气,他也没有真要加害莹莹的意思。就让他出这口气好了。”陈木站起来说。
  “他确实没把我怎样,他虽然嘴上说得狠,但并没有伤害我。”华莹说。
  “他跳水了吧?”华辰风问。
  “他的伤也不轻,但他这个人,凡事都留有后路,他根本死不了。但短时间内,他应该不会再有能力找我们的麻烦了。这件事千万不能惊动警方,不然又会有人炒作当年的旧案,江湖事江湖了吧。”陈木说。

  华辰风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其实我也看得出来,他们压根就没想惊动警方,他们甚至都没带人来,看样子他们之间的恩怨,他们不想其他人掺合。
  陈木休息了一会,站起来往停车方向走去,他走向的却是我的车,“淇淇,可以送我去一下医院吧?”
  我应了一声好,打开车门,让他坐到后座上。
  陈木不让华辰风姐弟俩送,却让我送他去医院,此举很是奈人寻味。
  华莹和华辰风也是相互看了一眼,但并没有阻止。
  我发动车,看了一眼立在月光下的华辰风,脑海里又浮起他拿着匕首走向我的样子,心里堵得像塞了一团绵花。
  “今晚吓着你了吧?”坐在后座的陈木轻声问。

  “嗯。”我也不掩饰,我确实是吓坏了,我现在都还一阵阵地冒冷汗。
  陈木叹了口气,“你不要怪辰风,他不会真的要杀了你。他知道吕剑南不会真的让他杀了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