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教我算命的本事,我却专门给死者看相》
第68节

作者: 骑马钓鱼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快苒苒的影子就穿过了房门,进到了院子里,我们几个人也是赶紧走到围墙边,然后互相帮助翻围墙进了院子。
  苒苒的鬼没有受到我们惊扰,她继续晃晃悠悠地往出事儿屋子的方向走去,一边走我就听她“呜呜”叫了一声。
  虽然听不懂她叫的什么意思,可声音听起来就够让我心酸的了。
  王俊辉叹了口气,我好奇问王俊辉苒苒喊的什么,他捏了一个指诀点在我和林森身上说:“你们自己听吧。”
  接着我们就听到那个小女孩儿一边走一边可怜巴巴地喊着:“妈妈,妈妈,你在哪儿,苒苒想你了!”
  我们都愣住了,我们没想到这个孩子的心,竟然是如此的纯净,竟然没有容下半点的恨…

  我们常说父爱如何,母爱如何,却不知道小孩儿对父母的爱和依赖也是单纯而伟大的。
  日期:2018-05-22 14:31:30
  听着苒苒在那里一声声地叫妈妈,我不由眼睛里就开始有眼泪在打转了,我们永远不要用成年人的世界观去衡量一个孩子,因为他们的世界没有我们这么复杂。
  看着苒苒的进屋,然后看着她从屋里出来,她把院子里所有的房间都找遍了。
  我们知道她是什么也找不到的。
  又转了一会儿苒苒就回到出事儿的房间的门口,然后往下一蹲,小脸蛋就埋进了膝盖里。
  她在小声地抽泣:“妈妈,你在哪儿,我想你了,你是不是不要苒苒了,苒苒以后乖,苒苒以后会听话,妈妈回来吧…”
  苒苒哭着抬头往大门口看下,我们也是跟着她的目光看去,黑漆漆的夜,只有黑暗和风,还有我们三个旁观的人,没有她要找的妈妈。
  同时我也是看到苒苒那淡黄色的脸上,只有一脸的哭相,却没有丝毫的泪水,鬼是没有眼泪的。
  我也不由想到白天的时候,在街上看到的苒苒的那颗流泪的头颅。

  我心里不由有这么一种感觉,她哭不是因为被妈妈杀了,而是她觉得妈妈不要她了。
  越想我心里就越是心酸。
  就在这个时候,苒苒忽然把头一转看向了我们三个这边,她的鬼已经渐渐稳定脸上各种鬼相也是趋于正常,她现在已经可以觉察到周围的环境,所以她发现了我们。
  虽然知道苒苒是个心灵十分善良和单纯的孩子,可她现在已经是鬼,被她这么冷不丁地一看,我还是吓了一跳。
  日期:2018-05-22 14:51:30
  她看着我们,眼睛里写满了陌生。
  接着她张嘴不停地问我们:“妈妈呢,妈妈呢,妈妈呢…”

  我刚准备说话,王俊辉就按着我说:“别搭话,一搭话就糟了,她对她母亲善良,不代表对我们也会善良,小心点。”
  我赶紧对王俊辉点头。
  苒苒对着我们絮叨了一阵,我们这边没有回答她,她就又转过头把头埋在膝盖里,继续“呜呜”地哭了起来。
  王俊辉此时也是小声说了一句:“看来不用等下去了,何二妮的儿子成不了鬼,只有这一个,我这就去送走她吧,新鬼容易送,再容她在着家里待上几天,怕是就要费一番手脚了。”
  我问王俊辉用不用我帮忙,他摇头说:“不用了,你在旁边看着就好了。”

  说完王俊辉就站了起来,然后对着苒苒走了过去,苒苒的头再次从膝盖里抬起,她一脸好奇王俊辉继续问:“妈妈呢…”
  王俊辉也吭声,直接捏了一个指诀,然后对着苒苒的头顶就指了过去,苒苒只是好奇地看着,不闪也不避。
  在王俊辉的手指点到苒苒头顶的一刻就听他念道:“大道无形,无妄随风,今世情念,来生渊源,这一世我了你尘俗,下一生你轮回自在,急急如律令,送魂咒—安!”
  随着王俊辉洪亮的声音结束,苒苒的身体就慢慢散开,那些淡黄色的光点斑驳着落在地上,然后钻进了泥土里,这应该是把她送走了。

  日期:2018-05-22 15:11:30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门口位置刮起了一阵劲风,然后有两个极为阴戾的黑影就穿过门进来,这两个黑影进来的时候恰好碰上王俊辉把苒苒送走的一幕。
  于是两个黑影对望一眼,也就又窜出了大门。
  等着两个黑影走了,我才敢指着门口说:“王道长,刚才,你看到了么?”
  王俊辉道:“看到了,是阴差,来这里捉苒苒的,他们看到我把她给送走了,所以就离开了。”
  阴差,是牛头马面吗?
  我心里想什么也就问了什么,王俊辉摇头说:“不是,牛头马面是拘活人的魂魄,而非死人鬼魂所化的鬼,这些游荡在人间的鬼,有专门的阴差来抓。”
  接下来我也没细问什么,就问王俊辉这里接下来怎么弄,他四下看看说:“还能怎么弄,回镇上,然后明天白天去这边的县城,我已经通过好几道关系找了人,明天会有人给我们那封信的副本,先解下那封信,看看有没有相鬼的下落再说。”
  我们回镇上的时候,还下起了绵绵的细雨,老天也哭了。

  回到镇上,我们都被苒苒的事儿搞得没心情说话,简单碰(方言,商量的意思)了几句明天的安排也各自睡下了。
  是夜,几人相思,几人眠,几人忧愁,几人怜!
  第二天,一早吃了饭,我们就离开了这个小镇,往这边的县城去了,我们直接去的县公丨安丨局,到了门口王俊辉打了一个电话,然后一个戴眼镜的女警官就拎着一个牛皮袋子出来,在确认了王俊辉的身份后,就把牛皮袋子交给了我们,临走的时候,她还对着王俊辉敬了一个礼。
  日期:2018-05-22 15:31:30
  离开县公丨安丨局回到车上,我们就拿出牛皮袋子里的信件副本开始研究。
  这封信从头到尾除了何二妮和何长安的名字,全部的“0”和“1”的数字串联,满满一大张,乍一看,我的脑袋就大了,如果拿给有密集恐惧症的人,肯定想要把这张纸给撕了。
  这封信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烦闷,甚至是烦躁。

  这让我很快联想到了何二妮看到这封信后的表现,烦躁,生气,发火…
  我把开头的那些数字排序也是仔细研究一遍,这封信从开头到结尾一共穿插了三个离卦的卦象,而在这些离卦的卦象之间,还有一些复杂的排序“有”和“无”命理排序,我无法解出。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王俊辉见我还是盯着那封信左顾右盼,就问我看出什么来了没。
  我也就把我看出卦象的事儿说了一遍,至于其中二进制命理排序,太过复杂,我一时半机会则是拿捏不准。
  王俊辉问我离卦的意思,我就说:“这信纸上的离卦还是九四变爻 ,卦象上曰,逆子之罪,婚姻不吉,人财两亡,是命之危局。这卦象在给何二妮一种暗示,让她觉得子不孝,夫不忠,再加上那些二进制命理代码植入她的意识里,就让她开始行杀戮之事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