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针在手赛华佗》
第324节

作者: 龙九霄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宫南看到千颂依雪走到林飞面前,拉着他回到大厅间,立刻想到了林飞,是千颂依雪说的昆仑飞雪的另一个人。
  惊慌错乱之下,手握着的大狼毫,一下子从手滑落,掉在一盆墨汁里。

  那狼毫头部落入墨汁里,但一米多长,儿臂来粗的笔杆,却砸向其他颜料。
  陈宫南大惊,这狼毫笔杆,如果打翻其他盛着颜料盆子那还得了?
  所以,陈宫南急忙弯身去抓狼毫往颜料盆子砸去的笔杆。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在这时,陈宫南不小心脚下一滑,然后悲剧发生了。
  噼里啪啦一阵乱响,陈宫南整个人倒在了数个颜料盆,打翻了颜料,五彩缤纷的颜料,染得他青脸绿毛,形同妖魔,全身衣服花花绿绿,唱大戏一样。
  全场惊呆!
  然后,大家不知怎么回事,觉得莫名喜感,从眼里,从嘴角开始出现笑意,只是极力忍着。

  陈宫南从一堆颜料爬起来,看到大家都用惊诧眼神看着他,而且极力忍着笑意。
  再看向千颂依雪,他发现她依然牵着林飞的手,却脸无表情的看着他。
  这时,她螓首靠近林飞,轻声说道:“林飞,刚才他不是取笑你吗?想不到,这么快他自己成了笑话。”
  林飞一下子明白了,为何师姐要给陈宫南墨镜,还要他执笔蘸墨,敢情是要把他当笑话?
  看来师姐还是他的好师姐。
  陈宫南听到这话,心里又羞又怒,他这才知道千颂依雪先前不理会林飞是故意的,而给自己墨镜,让自己执笔蘸墨,仅仅只是把他当笑话。

  因为执笔蘸墨,也是为千颂依雪和林飞执的笔蘸的墨。
  这不是要让他成为笑话吗?
  “快,快,快,把地面颜料清理一下,还有带陈副馆长去清洗一下。”馆长岳云岭对陈宫南打翻颜料,十分郁闷,当即指挥工作人员清理。
  几个工作人员立刻清理颜料,而全身花花绿绿的陈宫南,也在一名工作人员的引领下离开了。
  而憋得脸红得像猴子屁股的全场观众,终于笑声响彻大厅:“哈哈……”
  刚刚走进洗手间的陈宫南,听到外面传来大笑,气得咬牙切齿,看着镜子里红红绿绿怪物一样自己,他暗下决心:林飞,千颂依雪,今天所受的耻辱,我一定会加倍讨还。
  一楼大厅,打翻的颜料,弄脏的地面都已经清理干净,所幸的是颜料,距离那张作画白纸有些距离,所以没有事。
  工作人员重新换新的颜料。
  这时,大家目光再次落在千颂依雪和林飞身。
  千颂依雪拿起话筒说道:“刚才因为有人出了点意外,所以打断了我要向大家说的话。
  现在我接着说,没错,如大家看到的,昆仑飞雪另外一个人,是我身边这个人,他叫林飞,是我的师弟。
  这几年来,我在华夏大红大火的画作,都是林飞画出一半,我再画另一半的合璧之作,这也是我艺名取昆仑飞雪原因。
  它分别取了我千颂依雪的雪和林飞的飞,合而为一。
  今天,我和林飞,昆仑飞雪再次合璧,为大家画一幅画!”

  全场观众,楼楼下立刻想起雷鸣般掌声。
  林飞听了千颂依雪的话,这才明白自己昨晚在电脑,搜出昆仑飞雪的画作图片,为何很像自己画的画。
  原来他画了一半的画,他师姐再画另一半,而且再以两人名字所取昆仑飞雪面世,想到师姐将她名字和自己名字取在一起。
  林飞心里便暖流阵阵。
  “师姐,谢谢你。”林飞很开心。
  “别说废话了,那个陈宫南不在,这执笔蘸墨事情,只有你自己干了,像我们在昆仑山一样,你先画一半,我再画另一半。”千颂依雪说道。

  林飞点点头。
  然后林飞走向放在水桶里的大狼毫,一手握住笔杆,在水桶里轻轻一甩,取出迅速落入盛满墨汁盆子里。
  狼毫不多一分不少一分,蘸墨三分。
  然后,林飞脱去鞋子,双脚白袜,飞跃而起,手握狼毫,落在那大厅间,宽二米,长六米的巨大白色宣纸,开始挥毫泼墨。
  只见数十斤重狼毫在林飞手,轻如鸿毛,挥洒自如,在白纸钩、皴(擦)、染、点。
  林飞身影行云流水,轻如飞燕,数次出入白纸蘸墨,尽情挥洒。
  只见他挥豪似狂刀乱剑,又如急风骤雨,其势如虹,随心所欲。
  所有人都看得心驰神醉,这真是一场视觉和艺术的盛宴。
  一个小时后,林飞从白纸飞起,落在已经填了几次墨汁,都被林飞狼豪蘸干的盆子前。
  经过林飞一个小时的挥豪泼黑,白纸之,已经出现了壮丽河山的画卷。
  而这时,千颂依雪手飞出一条白如匹练的丝带,一下子缠住那支小狼豪。

  千颂依雪玉手轻挥,小狼豪蘸入颜料,随即飞向白纸河山画卷。
  小狼豪所到之处,出现河流,树木,小桥,人家,烟雾雨雪,河山好像活了过来。
  如果说林飞画的壮丽河山是骨,那么千颂依雪不断添加景物颜色是肉和神。
  一个小时后,随着千颂依雪丝带操
  控的小狼豪提“昆仑飞雪图”五字。
  一幅磅礴大气,意境无穷,美得令人窒息的昆仑飞雪图,出现在所有人眼里。
  所有观众这样静静看着,大厅间巨幅国画。

  画卷之,昆仑山脉雄伟连绵,点点白雪飘于昆仑山,云罩雾笼,一行飞鸟青天,近处山涧有新绿,白云深处有人家。
  小桥流水,松下独酌的老叟,踏雪寻梅的书生,小径骑着水牛,横着笛子的牧童……
  大到雄伟昆仑山,小到飘落的白雪,山间丝丝细雨,无一不是栩栩如生,维妙维肖。
  这让所有观众看着看着,好像置身在画,置身在昆仑山,点点白雪,好像向他们飘落下来,一缕缕烟雾好像触手可及,还有骑着水牛的牧童,吹着笛子声袅袅飘来……
  在这画世界,他们好似忘记了生活各种烦恼。
  辛苦劳累的工作,如山的房贷,繁重的学业,摆着臭脸的领导,可怜的薪水,刚刚分手……
  所有生活烦恼,都在这画卷世界里,抛于脑后,他们找回了想要清净,装了太多烦恼的灵魂,在这里得到了释放,变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所有观众都十分享受这一刻美妙。
  而在所有观众,沉浸在昆仑飞雪图美丽世界时,千颂依雪拉着林飞悄然离去……
  只有二楼栏杆有两个人,注意到了林飞和千颂依雪离开了。
  这两个人,一个三十左右,眉毛浓黑,眼睛戴着墨镜,脸菱角分明,嘴唇和颔下有黑色浓密的胡子。

  一米八个子,身体健壮,散发出来一股强大气息。
  而另一个西服墨镜男子,似乎是这个浓密胡子男子的保镖随从。
  “少爷,千颂小姐走了,我要不要跟去?”保镖低声向那个男子问道。
  男子眼里闪烁过一丝光芒,说道:“跟去,不要被他们发现,还有给我查清楚这个林飞所有信息。”
  “是,少爷。”保镖答应一声,随即离开。
  而戴着墨镜,胡子浓密的男子也随即转身,钻入人群里不见了。

  良久,大厅,馆长岳云岭,孔老,彭老等人,才从昆仑飞雪图画卷意境的美丽回过神来。
  他们连声叫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