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针在手赛华佗》
第321节

作者: 龙九霄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让陈宫南觉得自己风头,一下子被林飞全都抢光了,心里说不出嫉妒。
  孔老这些老画家,听到老书记说认识林飞,也是大跌眼镜,那些老画家对孔老简单羡慕得不得了,有林飞这样连老书记和罗市长都褒奖有加的弟子,孔老这个当老师的多有面子!
  “老书记,罗市-长你们过奖了。”面对老书记和罗市长的夸奖,林飞十分谦虚。
  林飞的谦虚,让众位老画家越发觉得陈宫南的爱出风头,让他们对林飞更为赏识。
  “对了,林飞,罗市长一直向我推荐,你那幅《老人与唢呐》油画,而且还说是给咱们市最后一位红军老战士梁老夫人所作,所以今天我特意和罗市长来看看,你的画在哪个展厅?”老书记看着林飞问道。
  陈宫南听到这里,一脸惊骇,心里更是嫉妒如狂:这不可能!老书记和罗市长怎么可能亲临画展,只是为了看林飞的画作?
  想到先前自己一再嘲笑林飞,再看到众位老画家别有深意目光,不无讥讽看着自己。
  陈宫南脸色苍白,额头冷汗直冒,连双腿都在裤子里下意识颤抖,好似随时都会站不住倒在地一样。

  在这时,孔老手指陈宫南,向老书记说道:“老书记,林飞画作在哪个展厅,这位陈副馆长一定知道,不妨问问陈副馆长。”
  陈宫南目光一下子看向孔老,心里愤怒难以形容,这个孔老明明知道林飞的画在哪里,偏偏要他来告诉老书记。
  这分明是想让十分尴尬的他,成为大家看笑话的对象。
  这老东西分明是落井下石!
  老书记看着脸色变幻,十分尴尬的陈宫南,说道:“陈副馆长,可以带我看看林飞的《老人与唢呐》吗?”
  陈宫南那个尴尬,但老书记都开口问你,身为副馆长总不能说不知道吧?

  所以,陈宫南只能硬着头皮向老书记,说道:“老书记,前面排队的画,是《老人与唢呐》。”
  老书记看了一眼不远处排起长长的队伍,再看看其他展厅,他脸现出一丝惊讶:想不到整个二楼展厅,观看人数最多,人气最高的画,竟然是林飞的《老人与唢呐》。
  这让他对林飞画作也心生期待。
  “那我们过去排队。”老书记向陈宫南说道。
  陈宫南正想让工作人员疏导前面观看市民,为老书记和罗市 - 长打通道路,听到老书记这样说,他也不敢再叫工作人员。
  “是,老书记。”陈宫南答应道。
  然后,陈宫南在前,老书记次之,罗市长和孔老,岳馆长,林飞等人在后,跟着陈宫南往前面走去。
  看到老书记和罗市长过来,市民纷纷和两人打招呼。

  而且市民主动把道路让出来,想让老书记和罗市长先参观。
  但是老书记却向市民们,说道:“谢谢各位市民,但今天我和你们一样,是来看画展的市民身份,既然是看画展,那么应该和大家,该排队得排队,不能因为我是老书记,可以搞特殊,大家继续排队,不用为我让道。”
  听到老书记这话,市民们心里都是暖暖的,有这样亲民爱民的好书记,他们都很骄傲。
  然后,大家重新排起队,老书记,罗市长,林飞等人排在他们后面。
  直到二十多分钟后,老书记,罗市长,林飞这些人,才来到了展厅的油画前面。

  这让老书记忍不住向林飞,说道:“林飞啊,想不到你的作品有这么高的人气,而且你还只是一个大学生,在画坛根本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新人,可见你的画作是真正有艺术价值。”
  罗市长,岳云岭等人都点头赞同。
  林飞说道:“这是参观市民对我的抬爱,同样也是对先烈老红军梁老夫人的崇敬之情。”
  听了林飞的话,老书记也忍不住点头赞道:“林飞,你说的不错,我们能有今天,不能忘了革命先烈。”
  周围市民听了林飞和老书记的话,他们都自发送掌声:“说得好!”
  “我们确实不能忘了革命先烈!”
  而陈宫南看到林飞成为大家焦点,而自己则完全被大家忽略,只能当一个旁观者,这让他浑身不自在,偏偏他想离开还不能。
  这对他真是一种煎熬。
  这时,老书记和罗市长,孔老,众位画家看向展厅墙壁挂着的油画《老人与唢呐》。
  画的老奶奶满头银发,如睡着了一样安详和蔼,岁月留在老奶奶脸皱纹,一条一条,好像诉不尽的岁月故事。
  那把放在胸前唢呐,虽然已经沉寂,不会再吹响,如老奶奶再也不会醒来。

  但不知道为何,老书记,罗市长,众位老画家,却好像听到唢呐声还在回荡,响彻山河,战火纷飞,如老奶奶的波澜壮阔的一生……
  看着看着,老书记,罗市长,孔老等等老画家,眼睛便湿润了。
  老书记良久发出一声叹息,说道:“这是一个老红军感人至深故事,这是一幅用灵魂画成的画。”
  说完这话,老书记看向林飞,发自内心说道:“林飞,谢谢你,让我看到这么震撼心灵的画作!”

  这也是罗市长,众位老画家想说的话。
  众位老画家,终于知道了林飞,为何只是一个学生,有资格成为画展嘉宾出席。
  这样画作,是他们也无法画的出来,算画的出来,也不可能有这么强的感染力。
  用一句艺术点话说,是这画里有生命力。
  他们画不出这种生命力。
  “林飞,我可不可以和你在这幅画前合个影。”老书记看着林飞问道。
  林飞点点头:“可以,老书记。”
  林飞随即前,和老书记站在《老人与唢呐》油画之下,一名老书记的秘书,拿出手机为老书记和林飞拍了一张。
  林飞和老书记正要离开,罗市长连忙叫道:“等一下,老书记,林飞,我也和你们照一张。”
  林飞和老书记只好站着,罗市长站前,一名市府官员拿出手机,为三人拍了一张。
  拍完照后,老书记握着林飞的手,说道:“林飞,看了你的画,我觉得今天不虚此行,我和罗市长先回去了,有空记得多来家里坐坐。”
  “老书记,我会去看你的。”林飞说道。
  老书记点点头,然后放开林飞的手,带着罗书记,省市官员秘书离开了。
  陈宫南和那些青壮年画家,听到老书记还邀请林飞去家里,他们全都傻眼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时候,陈宫南和这些青壮年画家才知道林飞和老书记关系,绝非他们所能。
  陈宫南已经彻底心灰意冷,觉得自己彻彻底底败给林飞。
  离开了《老人与唢呐》的展厅后,老画家们心里还有着对林飞作品的震撼。
  那些青壮年画家,也一改原来对林飞的敌意,一脸讨好笑容,对林飞的画赞不绝口。
  那个一直看陈宫南眼色行事的画家程同,也一脸感动震撼表情,向林飞说道:“林飞,你这幅《老人与呐喊》画得太好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一定会成为今届画展的金奖作品。”
  林飞却皱了皱眉头,说道:“可是程画家,你先前不是说陈副馆长的作品,会成为这次画展金奖作品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