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针在手赛华佗》
第319节

作者: 龙九霄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你说你这学生画作得到罗市-长肯定和赞扬,作为一个市-长,对一个在校学生肯定和赞扬,那是鼓励,并不代表这画真的有多高艺术价值。”
  陈宫南这话一出,孔老气得说不出话:“陈宫南,你……”
  站在陈宫南身边那些青壮年画家,立刻纷纷附和道:“陈宫南说的没错!”
  “一个大学的画展金奖根本算不了什么?”
  “罗市长只不过是对学生鼓励,想不到竟然被人拿出来当作炫耀。”

  孔老手指这些嘴不留德的青壮年画家,说道:“你们……”
  彭老,王老,刘老等老画家,看到陈宫南心胸狭窄,嫉妒心强,和那些青壮年画家,处处针对林飞,他们心里都十分不悦。
  彭老,王老,刘老纷纷安抚孔老,说道:“孔老,消消气!”
  “何必跟他们计较。”
  “我们相信你行。”

  孔老点点头,神色才缓和了一些。
  林飞有些惭愧,说起来孔老也是因为自己,才会如此动怒。
  看着洋洋得意的陈宫南和那些青壮年画家,林飞心里暗下决心:看来自己要进军画坛才行,不然陈宫南这些爱慕虚荣,沽名钓誊,勾心斗角的小人,非得毁了华南画坛声誉不可。
  时间很快便到了9点,画展开展时间到了。
  有一名工作人员,来通知所有画家下去参观展览。
  大家纷纷离开办公室。

  美术馆六楼以下,都为展厅,但每一楼间位置,大约长宽各十米是空的,从一楼到五楼,往下可以一眼看到底,也可以一眼望到顶。
  华南美展为期三天,作为华南省美术界最大画展,每年画展都会吸引将近百万观众观展。
  一楼大厅,为了不让人流阻滞,所以没有展出画作,从第二楼到第五楼才是展览区域。
  开展初日,人流也是最多,从一楼到五楼,到处都是看画展的市民。
  林飞,孔老等画家嘉宾几十人,也来到二楼展厅观展。

  二楼作为观众最先到达展览地方,是五层展览楼层位置最好的一层。
  这里展览的也是艺术价值较高,成名画家的精品之作。
  众位画家才走没有几步,前面便被人群堵住了,将近百余人围在一幅国画前。
  这幅国画长宽二三米,十分之大,画的是峰耸峙,河山壮丽的画卷。
  国画右角写着“千山竞秀”四字,后面还题有诗句。
  那些观看的市民,纷纷赞不绝口:“这画大气,雄伟,让人心生豪迈之情!”
  “不亏是华南第一名家陈宫南手笔!”
  “绝对是精品之作!”
  “没错没错!”
  画家之的陈宫南听到这些市民的话,脸得意之色显而易见。

  而且还不忘看了孔老和林飞一眼,那意思好像在说,林飞你不是我还年轻的天才画家吗?
  现在看看,谁才是真正有实力的天才画家。
  孔老脸色一沉,毫不理会陈宫南那示威一般目光。
  至于林飞,直接把陈宫南当空气。
  这时,陈宫向身边那个叫程同的画家打了一个眼色。
  这个狗腿子一下子便领会了陈宫南意思,当即故作姿态咳嗽两声,声音洪亮向那些看画的市民说道:“各位看画市民朋友,我身边这位画家,是这幅千山竞秀的作者陈宫南,大家一定很想见到陈宫南先生吧?”

  国画前观看的市民,立刻目光看了过来,发现陈宫南,他们纷纷围了过来,向陈宫南握手的,夸赞他画的,络绎不绝。
  陈宫南一副谦虚样子,笑容雅有礼,与市民没有架子没有距离交流。
  这让林飞不敢相信,这是在会议室里尖酸刻薄,爱慕虚荣,心胸狭窄的陈宫南。
  这演戏水平,还真是一流。
  孔老等老画家对陈宫南故意让程同告诉观画市民他的身份,以此来搏得观展市民的赞美,都大为反感,看不下去。
  他们纷纷离开陈宫南,往前继续看画……
  陈宫南被众位市民夸赞,顿时满足了虚荣心,同时也可以向那些老画家显耀。
  可是他没有想到那些老画家,当没有看到直接离开。

  这让他失去了炫耀对象,顿时有点冷场感觉,匆匆和观画市民挥手告别后,陈宫南带着十几个青壮年画家,紧追孔老,林飞等人而去。
  追孔老等人,陈宫南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想不到这些市民这么热情,差点耽搁了和大家一起观展。”
  孔老说道:“陈副主席,你是华南第一名家,人气这么高,当然很多群众喜欢你,你应该多和这些粉丝交流,不必和我们一起观展。”
  陈宫南笑着说道:“看孔老说的,我们既然是一起来观展,当然是一起走了。”
  于是,众人又一起往前走。
  这时,前面出现一条长长队伍,看起来有三四百人,好像在观看什么画作,是整个二楼观看人数最多地方,以至于馆里几个工作人员维持秩序。
  这让众位画家都十分好,这么高的人气,又是谁的大作?
  这时,那个一直拍陈宫南马屁的程同,向陈宫南说道:“宫南,听说你这次参展,有二幅画作入选,一幅是新作《千山竞秀》,另一幅是旧作《百马图》。
  而这里观画之人这么多,人气这么高,难道前面展出画作,是你的《百马图》?”

  其余青壮年画家纷纷赞同:“一定是陈宫南的《百马图》,只有陈宫南的画作才有这么高人气!”
  陈宫南听了这些青壮画家的话,也觉得前面展出的画,一定是自己那幅得意之作《百马图》。
  对于自己作品高人气,陈宫南是很有信心的。
  但,他表面仍然装出一副谦虚样子说道:“各位谬赞了!那只是一幅旧作,能得到这么多市民喜欢,实在是他们抬爱宫南了。”
  陈宫南话声刚落,前面走来看完画的两名市民,他们一边走,一边难掩惊叹说道:“太震撼了,这幅画是我见过最美最感人的画!”
  陈宫南听到这里,眼里笑意更深了。
  可是市民接着说出的话,直接让陈宫南打入地狱:“这幅《老人与唢呐》,我觉得是这次画展最高艺术作品,我要到美展官实名注册投它一票!”
  说话两个市民走了过去,可是陈宫南好像被雷劈了一样,一脸木呆,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不是《百马图》吗?怎么变成了《老人与锁呐》?
  同样那十几个一直拍陈宫南马屁的青壮年画家,也一下子愣住了,更为SB的是,有一个还说出来一句:“怎么不是宫南的《百马图》?”
  这让陈宫南更加尴尬,看向说话之人目光,简直可以杀人。

  这个说话的画家立刻吓得闭嘴,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
  这边陈宫南和十几个青壮年画家说不出难堪尴尬,而那边老画家们却神情轻松,笑容荡漾。
  “彭老,你说这《老人与呐喊》是谁画的?”有老画家向彭老问道。
  彭老一脸神往之色,说道:“我也很想知道啊!能够得到这么多人排队观看,这画画之人,一定是真正名家。”
  彭老这话,在陈宫南听来十分刺耳,似乎在说他不是真正名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