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81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恶来道:“老师傅见笑了,小子经师不到,学艺不精,二百平方公里的大疙瘩里面走了一趟,真正的好东西却搞不到手,倒是弄了几件小玩意出来,既然求道不得,便只好借此混个虚名假贵。”
  这句话外人听不出端倪,只有门子里的人才明白。古之帝冢在地下江湖中被分作两个层次,第一层此叫宫,世间只有一座在骊山,而之下的都只配叫大疙瘩,两百平方公里的大疙瘩,世间只有那绝无仅有的一座。自贞观天子以下,一千三百年间不知道有多少行家惦记着进去瞧瞧,可真正能进去的却有几人?
  五代时期梁国人温韬掘坟盗墓,破坏李唐帝冢,关中大小十八座皇陵只有李治和武曌的合葬乾陵没被破坏过。而据传说由玄门出身的太史令李淳风亲手布置下奇门阵势的昭陵也被其挖开盗掘过。但在地下江湖里,昭陵是仅次于骊山的凶地。那温韬连白云术士布置的乾陵都打不开,又怎可能挖到昭陵地下皇城的核心之地。
  一般的盗墓流派技艺有限,像这种奇门玄阵,机关重重的帝冢大疙瘩根本不敢去碰,即便偶尔有几个胆边生毛的贼大胆儿去了,不懂地脉流转之道,乾坤阴阳之变化,乾坎艮震巽离坤兑之虚实,贸然下手也只有死路一条。而三客当中的真正高人,道行高深者能进去的,对里边的财货也就没了兴趣。他们真正感兴趣的是阵法精妙,地气孕生出能益寿延年的奇物。
  三客都是世外江湖里的高人,门户传承严密,很难得出一个会对世间繁华浮财感兴趣的。一旦出现这么一位,肯出手掏大疙瘩的,必定会有重宝重现人间。对地下江湖的四门中人而言,遇到这样一位憋宝客,可是百年不遇的大福分。

  那小辫儿道:“地下江湖有四门三客,真正有见识的江湖人都该晓得四门里的就是一群土鳖,三客高人才是世外江湖里的神仙人物,老朽不才,断然不敢对小兄弟你有什么不敬之心。”
  王红军还想阻止那小辫儿跟恶来套近乎。
  恶来忽然用手一指老王的鼻子,道:“你不要说话,我既然是冲着李先生的面子找到了你,自然是少不了你的好处,但这种生意最讲究的是对的东西遇到对的人,这位老先生是个明白人,够资格给我带来的三件东西掌掌眼。”说着,翻手间拿起一只咖啡杯,在手指尖上转了几圈后放下,道:“我把丑话放在前面,这一行的水深漫不上天去,给你们看东西没问题,哪个敢打歪主意,就让他跟这杯子一样!”

  话音落地,那杯子竟忽然断裂开来,齐刷刷的被拦腰切成了四截!
  那小辫儿和王红军同时变了颜色,恶来却淡然一笑,将断开的杯子推到一旁,把那破皮兜子往桌上一放,从里边取出那匹马超龙雀来放到桌子上,道:“二位来掌掌眼吧!”
  人是真人,本事是真本事,东西比人和本事还真。那小辫儿五十年江湖经验没见过这等人物,更没见过这样的宝贝。眼睛瞪的贼大,看了一辈子古玩珍物,这么大开门的东西却是极其少见。浸淫此道数十年,专攻楚汉冢,这马超龙雀的珍品不是没见过,但似这般存世完好,历史价值、品相和造型艺术价值都近乎完美的青铜大件儿却是第一次见到。
  第一件宝贝拿出来,那小辫儿内心尽管翻江倒海,但表面还能淡定不动声色。第二尊金佛一亮相,这老头子就绷不住了,眼睛亮起来,射出贪婪眷恋的光芒来,跟西游记里观音寺的长老一样,哆哆嗦嗦爱不释手。
  恶来道:“第三件器物只能看不能动手,用什么看都随便,想动手您跟我说。”
  荐关内侯季直表一展开,那小辫儿吃惊的表情瞬间定格住,良久,才深吸了一口气,凝重点头道:“有意思。”

  古玩行是个慎重的行当,给出有意思三个字往往代表的是看着真但看不太好,有自谦水平有限的意思。这帖子从纸张到墨色再到字迹其实都是大开门的东西,但在此之前,钟繇真迹并无传世,谁都没见过第一张,那小辫儿虽然在这一行几十年可谓见多识广,却也不敢随便给出肯定的评估。
  王红军道:“这纸张是老的无疑,但魏晋至今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还保持的这么好,从哪里能看出这是真迹呢?”
  恶来道:“现如今纸张年代可以通过实验室来检测,但我肯定是不接受的,真迹不真迹的全凭我一句话,觉着值就认,觉着不值就不认,你不识货没关系,只要是对地下江湖门儿清的就该知道我们淮南憋宝客是不做这路勾当的,但只要是拿出来的东西肯定是一般摸金门子里拿不到的奇珍,这位老先生,您觉着呢?”
  那小辫儿仔细嗅了嗅书帖的气味,陶醉的样子,道:“真是历史的味道啊,这藏珍的手法真是连时光都锁住了,玄门高术非同凡响,老朽肉眼凡胎不敢妄断真伪,但对尊客却是心悦诚服,这三件珍品您是打算出手吗?”

  恶来道:“我已经委托王先生办一个地下拍卖会,届时希望老先生你也能赏光,就是不知道你老有没有兴趣。”
  那小辫儿道:“兴趣肯定是有的,这个时间和地点?”
  恶来道:“我已经委托王先生全权办理,你可以问他。”说着,在那小辫儿恋恋不舍的注视下将三宝收入淮南乾坤袋。
  车内,焦小凤看着李牧野,有点担忧的征询:“这时候还不告诉他时间地点?”
  “不。”李牧野摇头道:“那小辫儿对三宝真伪早有心理准备,刚才的样子装腔作势居多,就是为了麻痹恶来和王红军,让他们以为老家伙被三宝晃瞎眼了,只剩下贪婪了,这个时候把鱼饵往他嘴里塞,他会吐钩的。”

  恶来收拾停当动身告辞离开了,那小辫儿目送他出门,没敢跟上去。作为深知江湖险恶的江湖老油子,他知道这些寻龙憋宝的江湖大拿们对杀人毁尸灭迹的勾当好似家常便饭,跟这等人物打交道,决不可依常理行事。他转而看向王红军,龇着黄板牙一乐,说道:“王老弟财星高照啊,这么好的机遇怎么就落到你头上了呢,怎么样,给老哥哥一个机会吧?”
  王红军得到指示,坚定的摇头,拒绝透露关于地下拍卖会的任何细节,道:“东西请你掌眼已经是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了,实不相瞒,三件宝贝兄弟全都看进眼里了,这男孩儿手段了得,但在生意场里就是个棒槌,这捡东西的生意就不需要你老兄帮衬了,咱们回见吧。”
  李牧野等人回到家,一进门就看见一个人大马金刀的坐在家中,老猫魁斗被这人抱在怀中,战战兢兢听凭摆布。
  素手如夷,紫群飘飘。

  这世上能让魁斗如此惊惧的人物绝不多见,她绝对是其中之一,也许还是其中之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