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106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凤声没领情,从兜里找出一张超市广告,垫在小凳子上边,“坐这就行。”
  “呵呵,我和小竹竿爷俩住,是脏了点,这也没办法,竹竿他娘跟人跑了,家里缺个女人拾掇。生子,听说你和二妮处对象了?喜事啊,啥时候办婚宴,给哥说一声,要车出车,要钱出钱,要人出人,只要你张口,哥要办不到那就是乌G`ui 王八蛋!”
  常善拍着胸脯打着包票,要多仗义就有多仗义,让别人看到他如此大方,还以为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他的这番仁义言辞,却瞒不过心思聪慧的赵凤声,无非就是倾诉生活多么凄苦,然后许诺点好处,把自己糊弄走就算完事。赵凤声没接话,盯着桌上鲜艳烟盒,赞叹道:“善哥,生活不错啊,都抽开硬中华了,这可是处级干部待遇啊,比咱区委书记都派气,等善哥发大财了,可得拉扯兄弟一把。”
  “想赚钱还不好说,只要你肯跟着哥干,绝对亏待不了你!”常善豪迈说道,胖脸布满惊喜笑意。如果赵凤声的来意不是替于乃乃出头,什么都好谈。
  “听善哥这么够意思,我心里还真痒痒。不瞒你说,我现在手头真缺钱,有啥赚钱的买卖记得给兄弟引个路,也让我在善哥的大树下面乘乘凉。”赵凤声不冷不热说道。
  “生子,赚钱这事你找哥就对啦!”常善坐到赵凤声对面,神采飞扬道:“康贤老板是我多年的一个铁哥们儿,咱市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出手阔绰,为人仗义,最喜欢和英雄豪杰打交道。上次我把你的事给他说了说,他对你很感兴趣,想和你交个朋友,所以才给你开出了比别人高一半的拆迁费,再给你一套房子做补偿。换成别人,哥才不管那么多的闲事,也就是咱哥俩能说得来,才愿意把你引荐过去。生子,你别管了,晚上我安排,跟康贤大老板坐一坐,认识一下,跟着他干,凭借咱哥俩的能力,以后保管能飞黄腾达!”

  常善越说越靠前,脸红脖子粗地吐沫横飞,再加上一股子酒臭气,让赵凤声不断后撤,差点栽到后面墙壁。赵凤声搬着凳子退出两米,擦拭掉喷溅在脸上的口水,仰着身子道:“善哥还有这么厉害的哥们儿?以前咋没听你说过呢。”
  常善抹了下额头虚汗,竖起大拇指,得意洋洋道:“康贤大老板是我以前在监狱里的兄弟,那会他还不像现在混得风生水起,和我差不多,都是混社会的小痞子。我们俩可是一起蹲过大狱的交情,比啥把兄弟都靠谱,就连他老婆给他戴绿帽子的事都给我说过,能不铁吗?!”
  “同窗狱友啊!铁,真铁!”赵凤声没有埋汰他的意思,人生四大铁不是随便说说的,共患难的遭遇有时比起利益关系更为牢靠,赵凤声那会就在派出所认识几个哥们,虽说至今不怎么联系,可要是真有事招呼一声,绝对比严猛那些人靠得住。
  “我现在就安排,让他晚上定在邀月楼,咱哥几个不醉不归!”常善乐呵呵地掏出新买的高档手机,准备给康贤房地产公司老板打电话。
  “不忙,酒可以喝,但有些事咱必须说清楚。”赵凤声语气冷淡说道。
  既然弄清楚常善和开发山的关系,赵凤声也就没有交谈下去的必要,这次他来,就是要给于乃乃家讨回个公道,出钱,道歉,或者挨揍,怎么也要给对自己不薄的老人家要个说法。

  常善见到赵凤声脸色不善,装回手机,装聋作哑道:“生子,你想把啥事说清楚?”
  赵凤声站起身,扭动着肩膀,冲常善缓缓走去,平静道:“公道。”
  常善见到赵疯子有出手征兆,惊慌失措后退,“生子,咱有话好好说!”
  赵凤声一个冲剌,手臂用力按在常善颈间,嘴角微撇,“先断你根肋骨,这是利息。”
  “生子……有什么事咱们坐下来好好谈,别……别伤了和气。”常善的胖脸已经被赵凤声手臂憋成猪肝色,费了好大力气,才吭吭哧哧把这番求饶的话挤出口。
  赵凤声的强势无匹,常善的战战兢兢。两个桃园街新旧一代痞子名头看似旗鼓相当,常善却没有半点想反抗的意思。赵凤声如何骁勇?常善亲眼见过当年赵疯子拎着两把唐刀,把几个蛮横的痞子砍出老街的情景,两把雪白锃亮的凶器,附上一抹妖艳血色的镜头还历历在目。常善狂妄,但不自大,他明白那几个痞子身手不错,自己连一个都对付不了,所以这些年赵凤声再咄咄逼人,再百般凌辱,他也一直隐忍不发,在赵凤声面前始终扮演着和蔼老大哥形象,不敢生出背水一战的心思。

  “和气?你打断于乃乃小儿子肋骨的时候想没想过和气?”赵凤声得势不饶人,眯起眼睛,表情荫鸷问道,想起这个家伙干的那些坏事,手臂又加了一分力气。
  “冤有头债有主,想打断他腿的人又不是我,咱得讲理吧?生子,你先松开我,我快喘不上气了……”常善像是被丢到岸上的鱼,翻着白眼,拼命挣扎求饶。
  赵凤声也怕常善被酒色掏空的身子有个好歹,万一提不上来一口气,死翘翘了,事情可就大条了。赵凤声松开手臂,拿起桌上中华烟,掏出一根,点燃,吞吐一口,烟雾喷薄而出,他沉声道:“常善,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交代,别怪我不顾街坊交情。我赵凤声你也清楚,说一是一,让我和于乃乃不满意了,你今天别想竖着出这家门。”
  “咳咳咳!…..”
  常善弯着腰剧烈咳嗽,根本没余力答话,直到半分钟才瘫倒在库上,大口贪婪呼吸着新鲜空气。赵凤声也不急,悠闲地叼着烟卷,看看常善能鼓捣出什么幺蛾子。
  “生子,何必呢……”
  常善望着破旧的房顶苦笑一声,缓缓坐起,双手放置膝盖,低着头,轻声道:“咱桃园街拆迁改造,本就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想着靠拆迁发财的那些人咱先不提,那些老古董死赖着不搬,有用?迟早也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既然康贤公司敢大张旗鼓来吃这碗肥肉,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手段。你也是吃这碗江湖饭的人,哪能不知道里面水有多深,一个光有钱的商人,就敢大包大揽弄下这么大的工程?笑话。不瞒你说,老街是拆定了,你一个人有多大能力和他们抗衡?光是拿钱砸也得砸死你。生子,别闹了,听哥一句劝,拿起钱乖乖走人,该给你的,哥一分不少送到你手里,不该给你的,哥也帮你争取过来放进你的腰包。咱都是几十年的邻居,何必要撕破脸皮动拳头呢?”

  面对着常善掏心窝子的话,赵凤声愣了愣,常善基本见了他就是C`ha 科打诨,在邻居面前是个人见人恨的痞子,他很少见到常善表现出这样鲜为人知的一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