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第76节

作者: 皮唐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1-24 20:28:37
  [169]
  梁国各地都在分崩离析,江陵也已陷入了唐军的包围,形势日渐窘迫的萧铣崩溃了。他并不是一个意志坚强的人,只是借着隋末大乱的机会,依靠自己帝室贵胄的身份谋得了一份吃喝不愁的工作。在内外隔绝,久无援兵的情况下,他已经丧失了抵抗的意志。于是不得不向自己的大臣请教,到底该如何决断。
  “不如投降。”岑文本淡淡的说道。
  岑文本是萧铣最亲信的大臣之一,他这句话与其说是劝降,不如说是帮萧铣下决心。因为他知道,萧铣早有了这个想法。
  果然,萧铣沉默了半晌之后,同意了岑文本的意见。然后召集群臣,宣布了出城投降的决定。他的理由非常冠冕堂皇,但我们应该相信这是他的真实想法。
  “上天已经不保佑梁国了,我们也不要再硬撑了。如果一定打个你死我活,遭灾的只是老百姓。因为我一个人的缘故让百姓受苦,那又何必呢?”
  说完之后,萧铣回到宫里换上了白色的衣服(投降的标准制服),然后带领群臣来到了唐军大营。

  “该死的只有我一个,百姓是无罪的,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请贵军不要杀掠。”(当死者唯铣耳,百姓无罪,愿不杀掠。)
  大总管李孝恭愉快的接受了他的投降,却不打算兑现承诺。因为他还要做一件事,一件萧铣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杀掠。
  烧杀抢掠这行为虽然不好听,却是古代军队激励士气最简单的手段。士兵们打仗不就是为了抢钱、抢女人嘛,只要抢到了钱和女人,他们就会觉得仗没有白打,血没有白流。那么以后再作战的时候,自然也会继续卖力、卖命。只要继续卖力卖命,就又可以抢更多的钱财和女人。这就是战争中最简单的逻辑,也是很多将领所能采取的最好办法。
  满足他们。这也正是李孝恭当时的想法。
  但是一个人劝住了他。
  这个人就是刚刚归降的岑文本,岑文本是一个博学多才、做事周密的人,他以后还做过贞观朝的宰相,乃是一代名臣。但在此时,身为一个降臣,在不明底细的情况下,就敢冒着触怒主帅的危险劝谏,为的就是保全江陵的百姓,他以实际言行证明了自己绝非浪得虚名。
  “江南的老百姓,自隋末以来就苦于暴政,现在活下来的都是劫后的幸存者,他们都翘首以盼贤明的君主,所以萧氏君臣、江陵父老都抱着很大的希望决定归顺。若是将军纵兵抢掠,那恐怕江陵以南的地区都要失去归顺之心了!”
  李孝恭也不愧是唐朝宗室中的出类拔萃者,他待人一向宽恕谦让,从不以势压人。听了岑文本的劝谏后,他立即打消了纵兵抢掠的念头,点头称善。并马上传令下去,严守纪律,禁止抢劫,稳住了江陵城的民心。
  几天以后,梁国前来勤王的援兵到了,数量达十余万。看到江陵的情况之后,他们马上军容整齐、秩序井然的奔向唐军大营报道—投降了。南方的州县听说之后,也望风款附,萧梁政权就此平定。
  平定萧梁政权最大的功臣当属李靖,他运筹帷幄,出奇制胜,为唐朝立下了汗马功劳。李孝恭虽然主要依靠李靖出谋划策,但事实已经证明他是一个合格的领导,一个善于听取意见的统帅,没有他的善于用人、调兵遣将,平定萧铣也不会如此顺利。
  在唐朝的功劳簿上,注定要为李孝恭、李靖重重的记上一笔。
  日期:2018-01-24 20:29:22
  [170]
  平定
  收获萧铣这份大礼以后,李渊非常高兴。刘黑闼作乱,他只不过失去了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萧铣平定,他却拿到了别人的东西。两下一相比较,其实还是赚了,他即使有怒火,那怒火也早已烟消云散。
  见此情形之后,朝臣们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随后,李渊本着他一贯的斩草除根,不留后患的做事风格,下令将萧铣在闹市处斩。
  萧铣死的很有尊严,面对李渊的斥责,他一点也没有嘴软,这个清秀的南方贵族并没有贪生怕死,更没有摇尾乞怜,而是高傲的昂起了头。
  “隋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我萧铣没有当天子的命,所以至此,如果这也算罪名的话,我无话可说!”(铣无天命,故至此;若以为罪,无所逃死!)
  萧铣的一席话保全了他作为萧梁后人最后的尊严,可谓善始善终。
  日期:2018-01-24 20:30:44
  [171]
  萧铣的死让唐朝得到了南方的大片领土,却没有挽救河北战场糜烂的形势。就在李渊到太庙祭天告捷的时候,刘黑闼的铁蹄依旧在河北纵横肆虐。
  李神通已被击败,不得已又到了黎阳依靠李勣,但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只要李神通这个猪队友一来,纵使是李勣这种名将也像中了魔咒一样,有力使不出。很快他们又被刘黑闼一举击溃了,斩杀步卒五千多人,李勣仅以身免。
  原属北京国安队的高开道,本来已归顺了唐朝,这时也已经和刘黑闼勾结,互为犄角。

  此时的刘黑闼不仅已经收复了夏国的全部旧境,范围还超出了许多,如果考虑到高开道、徐圆朗都已和他联合,唐朝在河北的处境甚至连窦建德时期都比不上了。
  “老二、老三,看来还得麻烦你们一下了。”
  手忙脚乱的李渊只能派出自己的杀手锏,毕竟看起来只有轻车熟路的亲儿子才能挽救危局了。
  自平定王世充、窦建德以来,李世民就已经红的发紫紫的发亮亮的带黑了。他的功劳实在太大了,大到李渊都不知道怎么封赏他,不得不搞出了一个“天策上将”的名堂来应付一下。
  自古以来,大臣功高会震主,儿子也不例外。所以刘黑闼作乱时,李渊想派上阵的人不再是李世民,而是李神通。而李世民打完胜仗之后,也非常识趣的开始韬光养晦,摆出了一副解甲归“田”的姿态。从这一点上来说,他算是深得父亲的真传。
  李世民在宫殿西侧开了一个文学馆,里面招聘了很多文人名士。他把这些文人名师分成三班,每天轮班倒,并且包吃包住,待遇优厚。
  文学馆里最有才华的当数十八个人,号称“十八学士”。如果把其中的人物列举一下,相信很多人一定会发出惊叹,因为里面有许多我们耳熟能详的一代名臣都在其中。比如杜如晦、房玄龄(房谋杜断,不解释)、虞世南(大书法家)、褚亮(不知道这位不要紧,他有一个更有名的儿子叫褚遂良)、颜相时(颜之推的孙子,颜真卿曾祖的哥哥)、孔颖达(孔子之后,经学大师)、盖文达(贞观十一年太宗选妃,盖文达选了一名位美女入宫,这位美女的名字叫武媚娘)、许敬宗(奸臣不代表没文化).李世民曾让一个人给把这十八个学士的相貌画了下来,这个作画的人就是阎立本(画圣)。

  在这些文人学士的熏陶下,李世民变得风雅起来,张口之乎者也,闭口孔孟之道。在工作之余,他也总是来到文学馆,和大家谈古论今、吟诗作对,有时候一待就是一整天,直到三更半夜才回家。他已经告别了南征北讨的生活,放下了马刀,捧起了书本,看起来像是只想当一个安静的文艺美男子。
  但是,父亲的紧急命令把他从文艺的海洋里拉回了现实。
  李世民不敢怠慢,即刻收拾行装,领兵出发,同行的还有他的亲弟弟兼副手李元吉。这也是李渊精心的安排,两个儿子都有军功,力量就不会呈现一边倒的情况,彼此之间就可以保持微妙的平衡,他这个皇位就可以坐的安稳一些。
  尽管事实终将证明这只是李渊的一厢情愿,但此时此刻,他实在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