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法很简单,挣钱,还债,守住那层膜》
第156节

作者: 落云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不吃,谁饿着。苏米,别理她,快吃饭,吃饱了送你去上学。”洛云川说着,又拿了一个大肉包子放在我的餐盘里。
  洛云溪见到洛云川根本就不站在她一边,气得咬牙:“苏米,你给我等着!”
  说完,她擦着眼泪,就跑走了。

  我心里想,等着就等着。
  虽然我吃洛家的饭,感觉挺不好意思。但是,说白了,不就是吃了一碗粥和一个包子吗 也值得她发这么大的脾气
  她跑出去以后,我看着餐盘里的食物,再也没有了食欲。
  擦擦嘴,等着洛云川吃完,我就跟他提出要走。
  洛云川无奈地看着我,说一会儿在路上给我买点儿吃的,带到学校里去吃。
  我点点头,刚站起身子,就看到洛大牛穿一身浅白色的练功服,气呼呼地从别墅外走进来。
  看样子,应该是出去晨练了。

  洛云溪陪着他一起走进来,看着她得意的表情,显然是已经告过状了。
  洛大牛本来脸就很黑,现在,一看到我和洛云川在,就更黑了。
  他瞪着我和洛云川,指着满桌子早餐,生气地对下人说:“全部丢掉,重做。”
  下人们都无奈又惶恐地站在一旁,看看洛大牛,又看看洛云川,不知如何是好。
  洛云川本来看到洛大牛,脸上是挂着笑意的,此时,也再难以坚持住。面无表情地跟下人说:“爷爷不喜欢今天的菜,换些新的来吧。”
  下人们这才收了餐桌,又跑去厨房忙活开了。
  洛大牛“哼”了一声,就上楼去了。
  我跟洛云川离开时,走过洛云溪的身边,她狡猾地笑着,小声在我耳边说道:“苏米,快去上学哟!咱们俩海师大见。”
  “啊 ”我一下子没听明白司徒教授的意思,下意识地发出这个声音。

  “伸手。”他把每一个字都加了重音,语气冷冷地重复了一遍,然后,又补充了一句,“两只。”
  我有些瑟缩地按照他的要求,伸出两只手,手心朝上。
  心里砰砰跳着打鼓,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解释,是有人陷害我,然而,他却已经以极快的速度,从抽屉里拿出一根戒尺,一下子砸在我的手心里。
  手心钻心地疼,我下意识地缩回手,完全被打懵了,困惑地看着司徒教授。
  “老师,不是我撕的书。”因为疼痛,我的眼泪都溢了出来,在眼眶里打滚。
  “你自己的书,不是你撕的,还能有别人吗 苏米,我那么看好你,给你读大学的机会,你就这么报答我的吗 撕书本!现在,还想跟我撒谎吗 ”他强忍了两节课的怒火,在这一刻,全部爆发了出来。

  他让我把手举到,手心朝上,就拿着戒尺,一下又一下,狠狠地砸在我的手心上。
  “我叫你不好好学习!”
  “我叫你撕书本!”
  “我叫你撒谎!”
  一下比一下更用力,一下比一下更痛。
  我全都咬着牙,强忍着。
  司徒教授打到一半,拧开水杯,吃了一颗药,又继续打我的手心。

  他的脸色很苍白,我怀疑那颗药是救心丸,真是不敢剌激他,也就咬了牙,任他打。
  手心的皮肤,是人身体是最厚的皮肤,然而,我就是咬着牙,看他把我的手打得通红,打出血,打到血肉模糊
  司徒教授疯狂地打我手心,打了好几分钟,最后,自己竟流下眼泪来。
  “疼吗 ”他问我。
  我现在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眼睛里全都是眼泪,只能点点头。
  “知道疼,就给我记住这种疼。苏米,我给你机会上学,不是让你来玩。”
  “三年之后,你考不上我的研究生,就别来认我这个老师!”

  他一边说,一边打我,而我,却真真切切地听懂了他最后的一句话。
  司徒教授,在用这种最极端的方式,激励我奋发向上。
  从小到大,我挨过不少打。却没有哪一次会像这次一样,心甘情愿。
  我的眼泪,瞬间掉了下来,刚想开口说谢谢,这时,办公室的门却被人从往外面打开。
  司徒佑宁打开门,叫了一声:“爸爸。”
  而后,看到司徒教授正在打我手心,整个人都愣住了。
  随后,他的反应就无比剧烈,跑过来,一把夺过司徒教授手中的戒尺。两手握着戒尺的两端,直接用膝盖一顶,直接给这折成了两截,然后,狠狠地从窗口扔了出去。
  “你想造反吗 !”老教授气得坐在椅子上,手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气,“你去把我的戒尺捡回来!快去!”
  司徒教授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一张脸气得苍白。
  “爸,你到底想用这根戒尺,毁掉多少人 !”他两眼圆睁地瞪着司徒教授。
  我怕司徒教授真出什么事,赶紧给司徒佑宁使眼色,让他别说了。
  他现在就像个乌眼儿鸡一样,死死地盯住父亲看,父子两个之前那种和谐相处的场景,完全不在了。
  我忍着疼痛,赶紧解释说:“司徒教授是为了教育我,才打我的。老师,你别怪教授,他是好心。”
  司徒佑宁拉起我的手腕,把我的手举在眼前,看了一会儿,而后,说了句:“必须得去看医生。”之后,无视司徒教授的怒火,直接拉着我的手腕,把我带出了办公室。

  他拉我去校医务室,一路上,我都在跟他解释,说司徒教授是好心。
  他无比懊恼地说我:“苏米,你是受虐狂吗 你以为这是古代吗 打你是为你好 在中国,体罚学生就是犯法,知道吗 !你要是去法院告他,他是要坐牢的!”
  我没想到,司徒佑宁会把这件事情说得这么严重。
  但是,我越解释,他越生气。
  最后,我只能保持沉默,跟着他走进医务室楼。

  校医务室的医生,特别清闲,每天也就看个头疼脑热、拉稀摔伤一类的,看到我的手时,老医生都惊呆了。
  “她是怎么弄成这样的 ”校医问司徒佑宁。
  没想到,司徒佑宁直接就说:“我爸打的。”
  老医生“啊”了一声,摇头叹气地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爸还喜欢拿戒尺打手心呀 唉!”
  他们俩的对话,似乎很有深意,我没听明白。

  老医生跟我说:“孩子,我现在帮你做一个基础护理,一会儿,你去大医院拍个片儿,看看骨头有没有受伤。”
  “啊 没这么严重吧 ”校医的话,引发了我的惊恐。不过,我总觉得,打个手心,看着血肉模糊地挺吓人,但是,应该不会伤到骨头吧
  不过,老医生坚持让我去检查,说:“去看看,没事儿不就放心了吗,别像佑宁一样,后悔一辈子。”
  我想问他司徒佑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后悔一辈子,可是,现在手疼得已经影响了我的思维,想问的话,完全问不清楚。
  走出医务室大楼的时候,司徒佑宁骑了一辆自行车,站在楼下等我,非得骑车带我去医院拍片子。
  我拗不过他,就跟他去了,拍片结果出来得很快,骨头没有任何问题。
  司徒佑宁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带我去诊室,重新找医生给我包扎好双手,然后,骑自行车带我回学校。
  我现在手指头肿得厉害,戒指忘记了摘下来,深深地箍进肉里。
  两只手,被白沙布包成了哆啦a梦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