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52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就一身冷汗,原来这个游戏是他设计的,我看着毕公良,我说:“是的,这就是一个赢了全拿的游戏,两个人相互调换公司股份,这就看谁的财力强大,一旦有一个人失去公司的控制权,那么立马就会被踢出局,但是,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毕公良笑了起来,说:“这个游戏是我设计的,所以,只能我赢,我是康波的大管家,你知道大管家是什么意思吗,就是他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处理,包括出让股份,然后收购华豹的股份,当然了,最后的收购人却不会写康波的名字。”
  我听着就心惊肉跳,我看着他,我问:“他怎么可能会相信你?康波不可能轻易的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
  “这就是贪欲,康波想要赢,又不能让华豹察觉,所以,只好交给我,但是这件事,我想赢,很难,因为你的出现,我没有办法一家独大,把星辉给华豹远洋吃掉。”毕公良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问:“什么意思?”
  “之前华豹说了,他要你手里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也就是说,他的钱,会流到你的手里。”毕公良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并不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噩耗。
  毕公良把手机打开,我看着,是王晴在家里看书的画面,我抓着他的衣领,我说:“你找死?”
  “亲情,爱情,有情,这些七情六欲是你的弱点,我观察你很久了,你被这些弱点牵绊着,我相信,你会为了这些障碍而跟我合作,我答应你一件事,我拿下星辉跟华豹远洋,华豹跟康波死,我要星辉变天,我们两个脖子上的链子都打开,而另外一个选择,就是,他们都跟着你一起把所有的局面都毁掉,然后一起下地狱,怎么选,你看着办,我很不喜欢威胁人,因为威胁总是显得太无礼。”毕公良平淡的说着。

  他说完,就从我身边走开,我握紧了拳头,心中愤怒。
  为什么?
  为什么总是逼着我去做一些我不想做的事。
  为什么都在逼我?

  总是有人在逼我。
  我不想做的事情,他们都想逼我,不管是用强硬的手段去威胁我,又或者是用利益来诱惑我,总是把我推到一个我不想走的道路上。
  我就像是一艘偏离航线的小船一样,被大海的狂风怒浪给推动着,少有不慎,就会沉默,在那漆黑的海水里,被彻底的淹死。
  我坐在老街出租房里面,手里拿着烟,不停的把烟头掉来掉去,啊蕊坐在沙发上,手指夹着烟,不停的抽烟,她越来越瘦了,但是又十分美丽了,有一份骨感美,还养成了一种淡定从容的气质。
  啊蕊把烟头放在烟灰缸里,使劲的按了一下,走到我身边,说:“你在怕什么?”
  我看着啊蕊,她很了解我,是的,我现在是在害怕,我害怕王晴出事,毕公良把王晴的一举一动都监视下来了,我害怕他会伤害王晴,虽然他没有做,但是我知道,他一定能做出来的。
  我还记得那个燥热的夜晚,我开车去找王晴,他派了十几个人在路上拦截我,把我的车子给撞飞了,然后差点把我砍死。
  所以他为了达到目的,我相信,他会不择手段的。
  我看着啊蕊,她抱着胸,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我说:“我被人要挟了。”
  “对方要什么?威胁你什么?”啊蕊问我。
  我看着啊蕊,我说:“他要赢,拿王晴威胁我。”

  啊蕊坐下来,说:“他给你好处了吗?”
  “给了,他要跟我一起,把脖子上的链子摘掉。”我说。
  啊蕊又抽出来一支烟,说:“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还记得程家兄弟两个人吗?当初的你,被他们拿捏,你什么都做不了,你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他们想把你怎么样,就把你怎么样,但是,你后来怎么做的?”
  我听着就捂着头,我说:“后来,我设计把他们都弄死了,所以,我才有了现在。”
  啊蕊抚摸着我的后背,说:“现在跟那时候,其实没什么区别,只是换了一个人而已,无论是康波还是现在要挟你的人,其实都跟之前的程家兄弟没什么区别,他们都是贪婪的,要的无非是钱财,或许他们可能会聪明一点,但是,其实性质都是一样的,你把他们都干掉,所有的事情都会结束了。”
  我听着就躺下来,看着天花板,我说:“不一样,他们太厉害了。”
  啊蕊也躺下来,躺在我怀里,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的怀抱比你的怀抱要有安全感,我在你的怀里躺下来,我永远都不会感觉到有危险,你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当年程英缺钱,所以他贪钱,最后死在了你的手里,而现在,这些大人物,我相信他们也贪钱,因为他们缺钱,别看他们现在都是非常厉害的人物,但是,我知道生意做的越大,摊子就越大,所需要的钱就越多,只要他们贪钱,你就可以给他们致命一击。”

  我听着啊蕊的话,猛然挑起了眉头,是的,只要他们缺钱,贪钱,我就能给他们致命一击。
  我在啊蕊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康波现在需要钱,他在卖股份,偷偷卖了五亿多,但是从现在的股份来看,他没有卖了,或许,他现在有钱,不需要卖股份了,我猜,大概就是月盘。
  是的,康波卖的股份有限,之前我以为他要跑路,但是现在知道是毕公良搞的鬼,如果一切都是我猜错的话,那么康波现在差的钱,可以用月盘来弥补。
  所以,只要我让这次月盘的钱进不来,那么康波就会急缺钱,而以康波的性格,他不可能明目张胆的问别人借钱,他一定会通过一个秘密的通道来拿钱。

  而赌石,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手段,那么,到时候他必然会找我,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赢的面,就很大了。
  华豹那边,会拿下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张特我已经搞定了,邱坤很难说,我下面就要搞定邱坤,大土司那边我也该摊牌了,给,他就给我,不给我,那我就利用苏秦。
  我虽然很不情愿利用苏秦,但是现在我已经到了尽头,别人已经把刀架到我的脖子上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只有拼命了。
  我拿着手机,给薛毅打电话,很快电话就响了,我说:“喂,大哥,钱到了吗?”
  “到了,谢谢你阿斌。”薛毅说。
  我咬着嘴唇,我说:“大哥,我需要你冒险。”
  薛毅听了,就沉默了一会,过了一会,我听他说:“阿斌,你说。”

  “大哥,一切都是陷阱,大管家的陷阱,我跟他见面了,他制定的游戏也开始了,他要赢所有,我没有时间跟你解释那么多,但是,现在我需要你做一件事。”我认真的说。
  薛毅嗯了一声,没有说话,我看着天花板,我说:“大哥,我需要你把那四个老板给抢了,月盘的钱,绝对不能来内地,还有,能烧的烧,能砸的砸,务必,要让星辉在东南亚的财路发生故障。”
  日期:2017-12-21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