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52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着手机,是一张微信照片,我看着照片就眯起了眼睛,居然是王晴在别墅里洗澡的照片,我看着就非常的愤怒。
  我看着微信,我并不认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通过的,我发过去,问:“你是谁?”
  “我是谁,你心里清楚。”
  我看着对方,心里发狠,我说:“你想干什么?”
  “一个人,来星辉酒店顶层,我们应该好好谈谈了。”
  我想法信息过去,但是我发现对方已经把我删除了,我站起来,朝着外面走,铁棍看着我,说:“发什么事了?”
  我伸手,我说:“把家伙给我。”

  铁棍从背后把家伙拿给我,我走出去,我说:“不要跟过来,召集所有人,等我的消息。”
  我说着就从前台把车钥匙拿走,我离开了春城,开着我的宾利,朝着星辉酒店开过去,我知道他是谁,他就是毕公良,我心中愤怒,他居然偷拍了王晴的照片,我感觉,王晴的一切,都像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一样,这太可怕了。
  车子开到了星辉,我下了车,朝着电梯走,上了电梯,我直接按了顶楼,到了三十二楼,我下了电梯,从楼梯上天台,我上了天台,看到漆黑一片的星空,还飘着小雨,微弱的亮光下面站着一个人。
  他穿着西装,打着雨伞,很高,我认识这个背影,是毕公良。
  我掏出来枪,他立马转身,说:“如果我是你,就不会掏枪。”
  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我心里很急切,我想要问一件事,我急忙问:“你是大管家?”
  毕公良点头,说:“我就是星辉的大管家。”
  我听着就拿出来枪对着毕公良,我说:“杀了你,一切就一了百了,一切都是你在搞鬼,是不是?从缅甸那些局,都是你在搞鬼。”

  毕公良朝着我走过来,他根本就不害怕我,他说:“只有弱小的人,才会拿枪威胁别人,如果你真的敢杀我,你直接开枪就行了。”
  我看着毕公良,他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看着他那张白净的脸,我说:“一切都是你在搞鬼,是不是?”
  毕公良摇头,说:“这是我布置的局,五年了,这个局面,终于打开了,从美国回来,我就加入星辉,从加入星辉的那天起,我就发誓,要成为星辉的老板,五年之后,我终于要实现了。”
  我听着就不写的呸了一口,我说:“痴人说梦,你以为你能成功?我知道了这件事,就不会让你得逞的。”
  毕公良有些不解的看着我,问我:“那你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你脖子上的链子,还是在你的脖子上拴着,你还是一条狗,跟我一样,要听别人的使唤,要把自己的本事用来给别人赚钱,我在星辉的五年,帮星辉完成了上百次投资,只有一次是失败的,而那次失败,也是我故意而为的。”
  我看着毕公良,他说完,就伸手将我手臂给压下来,我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自信心将我给碾压了,他一点也不怕我,而且还很自信我会放过他,这种人,真的太可怕了。
  不过毕公良说的对,非常对,就算我杀了他,但是局面还是那个局,我脖子上的链子,还在我脖子上,别人还是把我当狗。

  毕公良看着我沉默,微笑了一下,说:“我在美国学习金融专业,我不认为我是一个天才,但是我自认为,我有很强大的能力与知识,你查了我那么久,应该知道我在美国做了多少事,做了什么事,你也会知道,我跟你一样,不甘心屈居人下,更不甘心看着自己的能力为别人赚钱,而自己只能喝汤。”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毕公良这个人的聪明才智与野心,让人心惊,我看着他,我问:“那次失利,就是太子爷康锦那次?”
  “是的,华豹要布局重回内地,而我蛰伏了五年的生活,也彻底结束了,我知道,我在华豹手底下,也只不过是他从孤儿院里买回来,为他复仇的利刃罢了,哼,这么多年,我为他也赚了不少钱,我自认为我不欠他什么了,所以,我也不吸纳高成为他复仇的利刃。”毕公良认真的说。
  我把枪收起来,我说:“你姐姐知道你的图谋吗?”
  毕公良低下头,说:“她是个自以为自己很聪明的女人,但是,其实她是最蠢的,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华豹重回内地之后,他能分到一杯羹,但是,华豹回来之后,她连命都不会有的,他知道的太多了,华豹给的承诺也太重了,你觉得华豹会把星辉的三成交给他吗?”
  我低下头,我知道,华豹给与的承诺,是千万不能相信的,我看着毕公良,他拍着我的肩膀,说:“你跟我,在某些方面,都是独一无二的天才,我对于股市还有金融投资很强,你对于赌石很强,如果我们联手,那么星辉跟华豹的泰国事业,都是我们的了。”

  我听着就很惊讶,我问:“华豹的赌城是个空壳子,你别骗我,我都知道。”
  毕公良点头,说:“我知道,这件事也是我出的注意,你在星辉突然的出现,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本来计划是在太子爷出事的时候,我们就要动手了,但是你的突然出现,让我们就放缓了计划,我害怕你搅局,果然,你把整个星辉的局面都搅乱了,哼,还好,我提前收手了。”
  我看着他,毕公良的聪明与把握时机的能力,真的很强,我看着他,我说:“你打算用星辉的股份,换华豹的股份?玩乾坤大挪移那一套?”
  毕公良叹了口气,说:“这件事,怎么说呢?是我这辈子最得意的一次局面,我在美国设局有很多,骗过很多人,但是都没有这一次来的惊心动魄,也没有这次来的有意思,华豹一直都想回到内地报仇,你知道,仇恨就是一个人最大的弱点,为了报仇,华豹居然肯牺牲自己在泰国奋斗十几年的基业,这就给了我可乘之机。”
  我低下头,毕公良说的对,仇恨能毁掉一个人,我看着他,我说:“所以,你们花钱买了澳门的赌场,故意造势,然后进行诈骗?但是我不懂,你怎么有权利卖掉康波的股份?”
  “这就有意思了,华豹要用澳门赌场做诱饵诈骗康波,如果我提前告诉他,你觉得他还会相信吗?”毕公良问我。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果然是这样,我看着毕公良,我说:“但是为什么康波还要卖掉自己的股份?”
  “因为,华豹也在出售自己的股份,他也需要钱,他在泰国有一家公司,叫华豹远洋,是一家上市公司,表面上是做远洋生意的,但是其实什么肮脏的事情都干,泰国政府早就要干掉他了,这也是他为什么急不可耐的想要杀回内地的原因,所以他也在卖掉公司的股份,两个人都想吃掉对方,所以,我就设计了一个赢了全拿的游戏。”毕公良笑着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