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79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芳冰原本是想给老李个面子来医院给人家道歉的,但现在却发现根本没有这个必要。李牧野带她来的目的就是要让她明白她和对方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根本不存在什么竞争,自然也没有必要计较什么。
  她含笑向病床上的冯梓菡说了一句抱歉,却完全无视了暴跳如雷不依不饶的冯世杰。最后丢下一句:无论你在这里住多少天都不可能让你的腿长到跟我一样长,也不会在经济上给我家造成困扰,不过我已经决定退出艺术体操队,在你爸爸看来那是一根关乎前程的救命稻草,在我继父眼中那就是一根狗嘴里的骨头,你们喜欢哼哼着护食随便你们好了。
  爷俩扬长而去。
  回家的路上,白芳冰问道:“李叔,我可以旁听你们的那个卖宝计划吗?”
  李牧野点头道:“可以,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听了以后你就算半个江湖人了。”
  傍晚,王红军的豪宅。
  焦小凤正介绍情况:“消息已经放出去了,孟庆夫非常感兴趣,这个局的关键是持宝人必须熟知地底下的门路,对方有老江湖做探子,要是门路不清怕兜不住这个局。”
  李牧野瞥一眼恶来,道:“你有没有问题?”
  恶来咧嘴一笑:“叔,这屋子里除了您之外,要说地底下的勾当,我还真没有服气的。”在他身后,明眸皓齿的白芳冰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焦小凤问道:“地下江湖有四门三客,你是哪一路?”
  恶来一抱拳,道:“好说,小弟我是淮南憋字客,上梁寻龙断水,下梁搬山夺气,小弟居中憋个小玩意。”
  白芳冰在身后轻轻捅了恶来腰眼一下,悄声问道:“这又是什么黑话?”
  恶来道:“回头咱俩一起的时候再跟你说,这谈正事儿呢。”
  李牧野道:“说一说也无妨,小冰不想考艺术院校了,我看她对你的专业技术挺感兴趣,刚好借今天这个场合给你个吹牛的机会。”
  恶来嘿嘿一笑,冲着老焦和王红军一抱拳,道:“既然叔这么说了,那我就卖弄几句。”接着又道:“地下江湖所谓四门,长沙夫子,中州倒斗,陕南地魁,巴蜀发丘,所谓三客,长江寻龙客,淮水憋宝客和云贵搬山客。”
  焦小凤故意给他捧哏,道:“四门传承有何来历?”

  “四门传自曹孟德摸金校尉,手法以破坏为主,开地穴取财货,铁钎、洛阳铲、竹钉,钻地龙,探阴爪,黑折子都是四门开穴取货的法宝,算是最普通的地下江湖人。”
  李牧野笑道:“不入流的地下江湖客才死盯着财宝,而忽视了凝结古人智慧的墓葬秘术。”
  王红军真诚的请教道:“那三客又有什么讲究?”
  恶来道:“长江寻龙客,专门吃大江的一路江湖人,地下江湖,寻龙的堪舆遁甲之术是第一的,我就举个简单的例子便足以说明这一路人的厉害,历史上长江水有过两次离奇的断流,都是他们在上游采江底寻大龙器时所为。”

  焦小凤道:“此事我也有耳闻,第一次断流是元代至正二年农历八月水满期,第二次是解放后的五四年一月,历史都有明确记载,当时江水断流,河床裸露,鱼虾遍地,两岸百姓争相捡拾鱼虾,断流三个时辰后,忽然惊雷震天,白浪滔滔,淹死老百姓不计其数。”
  白芳冰一听有明确记载的历史事件,立即低头去看手机。
  恶来却继续说道:“云贵搬山客,其实说的是一群方士,奉东汉末年名士水镜先生为祖师爷,专门做些探寻山精地灵的勾当,这一路人会使震山撼地的秘术,可以敲山震虎。”
  白芳冰刚看完长江断流的事情,抬头问道:“什么是震山撼地的秘术?”

  恶来道:“就是堪舆地理,在山势隆起的关键部位下入一根撼地钉,用擂鼓锤敲击来诱发地动山摇。”
  白芳冰眨眼道:“这个我明白,美国有位科学家就在家里做过类似的实验引发了一场惊人的地震,这人好像叫特斯拉。”转而又道:“说完了人家,再说说你们淮南憋宝客又是怎么回事吧......”
  八千里河山,奇阵异冢,山精地灵,风藏水隐,容世间万物,纳千奇百怪。可谓是包罗万象,无奇不有,亦真亦幻。或有迹可寻,或离奇古怪,贤者不惑,慧者不妄,方家高士不以人言论虚实。
  地下江湖是个笼统的叫法,指的是吃山河饭的江湖人形成的圈子。又细分做刨疙瘩和淘山海,前者的疙瘩就是指坟包,而后者的山海其实说的是山海经之山精海怪。前者四门常见于江湖,后者三客却是海内罕见。
  恶来承袭的淮南憋宝便是三客居中的一路,这一路的江湖人遨游天下,不固守山之巅,不拘泥水之底,纵横于山水之间,大漠沙烟,以寻宝为乐事。善于观风望水,格物知其物性,熟知凡物化宝之变,草木树石之真趣。鸡犬猪牛,山河草木之中都能憋到宝贝为其所用。
  憋宝客与虫地师有想通之处,却又不尽然相同。虫地师只钻研虫事,养虫驭虫为主,憋宝客却是杀虫取宝为主。高明的憋宝客懂得分辨石中玉,水中英,木中金,还有变废为宝的本事,卤水点豆腐,化腐朽为神奇。

  恶来有意在心上人面前卖弄学问,一开口便滔滔不绝说起来。果然是闷葫芦不开口,开口必有不俗志气。
  焦小凤待火候差不多了才出言打断他的长篇大论,道:“恶来小老弟果然出口不凡,的确不愧是地下江湖道的大行家,有你这道行托着,咱们这道局算是成了一半儿。”
  李牧野道:“东西的出处有了,第一道门槛儿算过啦,接下来还有疑问要解决,孟庆夫是绝顶聪明的人,这么大开门的东西卖出去不难,难的是怎么不引起他怀疑的将他引入彀中。”
  焦小凤道:“消息是通过王红军先生的所谓圈里朋友散出去的。”
  王红军道:“之前我上当买那两件假货就是这个人下的蛆,老丫挺的还以为老子不知道呢。”又道:“我按照你交代的告诉他,有一位地下江湖的大拿憋了一座大疙瘩,顺出三件宝贝来,冲你面子请我组织一场秘密的地下拍卖会,东西的照片我请他掌眼了,还说我打算买锤让他拍不出太高的价钱,争取拿下三宝,最后还特意交代了不让他告诉任何人。”

  “他一定会告诉孟庆夫的。”李牧野点头道:“孟庆夫也必定会感兴趣,这几年房地产业发展势头强劲,孟庆夫家族的财产增涨迅速,实力未必在林国学之下,简直就是一头养肥了的大肥猪,一旦失去了太平会的保护后果将是灾难性的,所以他非常需要把手里的现金换成一些硬通货。”
  王红军道:“我按照你交代的,没有告诉那人拍卖时间和地点,那人昨天来找过我一次,想要套我的话,我遵照你的意思没告诉他,今天到现在都没动静,我担心是不是脱钩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