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72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本来以为要拿下陈岩,会是非常难的事,但没想到,就这么容易就搞定了。轻松得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是真实的。但这合约上陈岩的签字,白纸黑家,是有法律效力的,我确实是把陈岩的股份买过来了。
  我把合约给华辰风看的时候,他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细细看完后问我,“这真是陈岩的签字?”
  我说:“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还能模仿陈岩签字不成?我就算是模仿了,那也没有法律效力啊,我有必要干那样的蠢事吗?”
  华辰风又仔细看了一下并购协议,然后小心地收起,“这个价格是给百分之三十的溢价的,其实陈岩的股份现阶段值不了这个钱,我们并没有亏待他。他是不是看到我们给的报价让他赚了很多,他才同意卖的?”

  我实话实说,“恐怕不是。之前我有和他接触过,他是一副给多少钱都不卖的架势。然后当他带着合同来的时候,感觉是我报多少价他都会卖。”
  “他遇到困难了?所以要急着出手?”
  我摇头,“不知道,我问过他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他不肯说,但他一副很急的样子,我琢磨着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我现在担心的是,是不是蓝海科技又出了什么问题,还是公司的状况进一步恶化了,有崩的危险,所以他要急着脱手?”
  华辰风很自信的样子,“那肯定没有,蓝海科技里有我的人,我随时了解着蓝海的状况,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陈岩急于卖股份,和公司无关。”
  “算了,既然弄不清楚,那就不去追究了。现在我们拿到陈岩的股份了,就只差沈丰了,只是他的要价高得离谱,我们要想拿到他的股份,恐怕很难。”

  “你可以找他谈,如果他不愿意把股份出卖,你就把我们手上陈岩的股份卖给他。”
  我有些惊讶,“那我们不是白忙了?”
  “现在陈岩已经出局,如果沈丰执意要占着蓝海科技,我们就给陈岩重新投资一个公司,让他带走技术团队,那蓝海科技也就成了一个没有多少价值的公司了。沈丰如果执迷不悟,那就让他作茧自缚好了。”华辰风冷声说。
  “这样做,会不会太不厚道?”
  华辰风鄙夷地瞥了我一眼,“在商言商,你那个师兄不是什么好鸟,不要因为他喜欢你,你就想着维护他,他不一定会领情。”
  我有些急,“我是在说公事,拜托华总不要扯到私情上来。”
  华辰风哼了一声,“你如果不去和他谈,那我去谈好了。我一看到他色迷迷地看你,我就想挖了他的眼睛。”

  华辰风有这种情绪,我当然不能让他去谈。
  “华总,你可是大老板,为了一桩小小的收购案并自出马,那可太丢份了。这事还是我来好了。”
  华辰风眯起他的桃花眼,嘴角露出一丝狡黠,“你是怕我的雷霆手段伤了你的师兄?”
  “他在你面前,只是虾米,和你不是一个级别的,你根本不屑出手伤他。看一个男人是否强大,要看他的对手。看一个女人是否过得好,要看她的手。”
  华辰风逼近我,突然低下头,对着我的耳朵很撩地吹了口气,“很会说话嘛,这马屁拍的我很爽,以后常拍啊。”
  我笑了笑,“都说华四哥冷酷横拽,竟也不能免俗,喜欢听小女子的夸赞?”

  “不是夸赞,是你说的都是实话。沈丰和我,确实不是一个等级的。”华辰风说。
  我轻笑,“那是当然,四哥是公认的海城中老年妇女的第一梦中情人。沈丰岂能与你相比?”
  “所以你这位中老年妇女,也是我迷妹?不对,是迷妇。”华辰风伸手挑我的下巴。
  “四哥眼神不太好?小女子年方24,离中老年尚早,只怕等我中老年时,四哥已是黄昏下蹒跚独行的老人了。”
  华辰风眯着眼打量我,“为何我要蹒跚独行?不是与你一起吗?”
  “哟,我好荣幸,四哥会愿意与我一起同行?难道不是别人?”
  华辰风手突地揽在了我的腰上,并向下滑动,抚在了我的臀部,我赶紧伸手去打开,“四哥,君子动口不动手。请自重。”
  但他却是手上更加用力,“好好和沈丰谈,谈完后就不要再见他了。不要让他惦记你。”
  我很是无语,他一边骄傲得天下他最大,不把沈丰放在眼里,一边处处提防,像防贼一样防着我。
  小气得像个爱吃醋的小男人。人性之复杂,在华辰风身上可见一斑。
  次日上班,我在办公室处理完一些公务,约了中午和沈丰见面。
  桌上的内线电话响起,是助理打进来的,说是有一位姓陈的先生求见,然后补充说,对方叫陈木。
  陈木竟然到公司来了?他以前和我见面,一般都是在外面,还没在公司见过呢,他到这里来干什么?
  这时我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助理一脸紧张,“姚总,这位先生要闯进来,我拦不住……”
  我示意助理没事,示意她先出去,然后把门关上。
  陈木今天还是黑色衬衫,黑色休闲裤,白皙的脸上架金丝眼镜。他好像永远都是这一身装扮。
  不过今天他有些不同,就是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冷气,或者说是一种隐隐的戾气。
  他平时是一个枯井无波的人,很少有情绪上的变化,他只有特别愤怒和激动的时候,才会有这种暴戾之气。
  上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是华莹要和小鲜肉易玉恋爱的时候。

  我看着他,示意他坐,“怎么会到我办公室来了?”
  “公事。”陈木深呼吸了一下,看得出,他在努力控制他的情绪。
  “请说。”我示意他,然后心里在想,我和他现在并无业务上的往来,哪里来的公事?
  “我一直以为,你做事是有底线的,所以我也一直把你当朋友。江湖险恶,人心叵测,我都明白。但我以为,你是例外。”陈木冷冷地看着我。

  我示意他接着说,我能感觉到他在指责我,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指责我,我做错什么了?
  “陈岩的事,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他咬了咬嘴唇,他估计是想说更难听的等话,但他忍住了。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是陈岩的支持者,我们在这件事上有竞争关系。可是这一次,是陈岩主动找我的,报价也很公道,我并没有欺压他的意思。”
  “陈岩主动找你的?”陈木冷冷地看着我,眼里有火星在闪,他好像真的很愤怒,他是一个很淡定的人,怎么会如此愤怒?
  “是的,不信你可以问他。他甚至把合同都带来了。之前他很坚定地不卖,但他突然转变,我也有些奇怪,但这次真是他自己的选择。”

  “你叫人绑了他四岁的女儿,逼他出售公司的股份,他当然要听你的了。你知不知道,他女儿有自闭症,本来就不爱说话,现在更是一句话也不说了。你为了利益,这样对待一个孩子?你也是有孩子的人,你怎么下得了手?”
  一向平静的陈木,这时非常的激动,白皙的脸有红晕泛起,眼神却是越发的阴冷了。
  我也听愣了。
  陈岩忽然找到我,要把股份卖给我,原来是因为他的女儿被人绑架了?所以才不顾一切,连价格都不问就要出售股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