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一名道士走了几十年江湖,有些事你们绝对没听说过…》
第17节

作者: 酗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1 15:18:43
  吴师叔回头,往来时那面砖墙上敲了敲,扯出一个苦笑,道:“是断龙石。来路封实了。”
  所谓断龙石,和落石的区别在于,一个意在封路,一个意在砸人。落石可以不够坚硬,落下后四分五裂也没关系,目的是要砸死盗墓贼。但断龙石一定坚若磐石,并且落下后封满道路,令人不得再往回走。
  这种机关如同翻板一样,宁愿破坏墓地的风水阵眼,也不愿意让打扰墓主休息的盗墓贼活着出去,一旦落下,人力皆不可破之。
  又看老道那边,也是检查完毕其它三面墙,回头说,“没有暗道,也没有机关。”
  刚才老道踢到一面墙上时感觉此墙是实心,心说不好,赶紧检查了剩下两面墙,果不其然都是实心。
  难道三人就要被封死在这儿了吗?
  就在此时,突然,一阵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冷风吹过,老道手中火把应风熄灭。墓室变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四周静得仿佛掉根针在地上也能听见,只从旁边隐约间歇传来张全富上下牙齿打架的微微咯咯声。
  一间密封的空墓室,怎么会突然吹起冷风?
  这样静止了约有半分钟,老道又用火符点燃了火把。吴师叔投来询问的眼神,老道瞪着眼睛,一脸我也被惊呆了的表情,回答道,“刚才有阴灵经过,那阴灵无魂无魄,只有三尸,按理说只能凭基本意识行动吧!但他居然对这里三个大男人的阳气不避不让,正正当当从那面墙进来,又从那面墙出去了!”。

  老道用左手指着左边那面墙,又抬右手指着右边那面墙,脸上写满震惊。
  所谓三尸,即死人除开肉体的部分,通俗来说就是鬼。道家中相信,人死后魂升于天,魄入于地,唯三尸游走,这三尸嘛,名之曰鬼。
  那只是笼统的说法。实际上不少厉鬼也能凭借意念凝住一些魂魄,保持独立意识。大多数仍游荡在人间的鬼,要么身上还残留着魂魄,要么被外力束缚不得转世。残留魂魄的鬼略微能有一点意识,而被外力束缚的那些,就只有本能了。
  刚才经过的阴灵,按理说只有本能,应该趋利避害,躲避他们或者加害他们。

  但没有。那个阴灵就这样直愣愣地走了。
  借个道,走了。
  难怪老道如此震惊。与鬼怪打交道这么多年,老道还是第一次见到完全无视自己存在的阴灵。以至于刚才那三尸经过,老道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举动,它就过去了。作为道人来说,这是件颜面尽失的事情。
  打个比方,就好比现在教导主任发怒时被学生无视一样。
  吴师叔噗地笑出了声,调侃道,“那三尸怕是个傻子吧。”。老道眼睛一转,赞许地点点头,肯定了他的圆场。

  蛇摩、阴灵与壁画的异常,三人顾不得多想。现在最重要的事是从这里脱身,还有救出徒儿与莫青天两人。
  只是这间墓室四周被封得严严实实,要如何才能脱身?
  老道猛地一拍手,把其余两人都吓了一跳,只见他开口道,“火把能燃烧,说明这墓室不是被封死的嘛,肯定有通风的缝隙嘛。四周没有我们在地上顶上都找找。”。
  吴师叔也一拍脑袋,对脸色恰白的张全富说道,“你再算算师侄方位。我们往西南走了这么远,估计他们就在附近。”
  说罢两人埋头,开始用匕首抠起了墓室地砖。那边张全富听到说话,才想起此行目的,惊醒般地回答,“这类占卜一天只能卜算一次,不然就不灵了。”
  老道奋力抠着地砖,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汗,不忘挖苦张全富,“你看看人家那些摆摊算命的,多努力,每天算个百八十卦,只要钱到位,什么都不是问题。再看看你。要是你去摆摊,迟早得饿死。还好开的是个火锅店,钱不知道赚没赚,肉倒长了不少,还长秃了,啧啧啧…”。见状专心抠地砖的吴师叔也用闲着的嘴,随老道一起,“啧啧啧…”。
  张全富此时只穿了一条裤子,有一边裤腿被缠在大腿根,头发本来能盖住大部分地中海,此时也被冷汗浸地耷拉下来,露出锃光瓦亮的头顶,哪里有半分高人模样。听到两人的调侃,张全富反倒不复之前那样紧张了,顺势靠墙角坐下小憩。
  这地砖虽然年代久远,却丝毫没有因为时间而变得松散,老道吴师叔二人挖得辛苦,半天才破开一小块地。地砖下是白色坚硬的夯土层,这种夯土只要用醋淋上去,等待一会儿,便柔软似豆腐,轻轻一挖就能挖开。可谁会随身带着醋这种东西呢?
  既然是夯土层,那就说明没戏了。如果地下有暗道,表层地砖挖开后显出来的应该还是地砖。
  唯一的生路,也许在头上。
  三人面面相窥,又望向头顶。
  顶砖离地面大概三米半高,是三人叠起来才能够得着的距离。但现在张全富负伤严重,老道与吴师叔经历之前种种,也累得将近虚脱,总不能两人把张全富勉强举上墓室顶,然后看着他连一块砖都翘不下来干瞪眼。
  此时张全富的肚子发出“咕”的一声,悠长而响亮。他摸摸肚子,脸上略微有点不好意思,嘿嘿一笑。
  老道就地一坐,响亮地叹了一口气,从背包里翻出干粮扔给张全富,又给自己和吴师叔拿了干粮吃了起来。吃完干粮,三人聚成一团,决定睡一觉,待张全富休息到精神恢复再凿开墓顶。墓室里见不到天光,也不知道何时到明天,何时能卜算邹之下落。
  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
  老道四次被途径墓室的阴灵惊醒,每个阴灵都只有三尸而无魂魄,每个阴灵都对这三个大活人视若无睹,径直从左边墙穿出,右边墙穿入。老道一边有些困惑,一边又憋着一股气不知往哪发。

  好在老道和吴师叔都是修行之人,不需要太多睡眠时间,不然老道非发疯不可。
  张全富这一觉睡了很久,大概是之前算了一卦精准的,路上又体能消耗过度的缘故。老道和吴师叔早已醒了,分别蜷在墙边自顾自想事情。
  老道很着急。想尽快出发救徒儿,又怕把张全富弄醒后他体力不支,无法卜算和翘砖。他又急又气,一根根揪着下巴上的胡子,脑子里跑马灯般捋着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
  这里确实是个墓,盗洞和土夫子尸体都证明了这一点。但这墓结构很奇怪。三人途经所有墓室都是空墓室,无一陪葬品。
  通常墓主人为防盗墓贼,除了机关之外,会在外面放许多陪葬品,意思是如果有本领高强的人为财而来,机关防不住你,那值钱的东西都在这儿,你拿了就走吧,别翘我棺材。而这个墓,机关重重,却一件陪葬品都没有见。

  盗墓有盗墓的规矩,前人进,必不能拿走所有东西,要为后辈留口饭吃。这些人设备专业,不会是不懂规矩的人。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即,这些墓室,本就是空墓室。
  这个墓还有一点奇怪,那就是不见主墓室。按理说三人自东北方向入墓,往西南走,现在似乎已经走到尽头,中间总得有个主墓室才对。
  并且,最后一个甬道里出现了蛇摩。
  蛇摩是东南亚地区的寄生生物,严格说算不上生物,只是半人半尸而已。这片地区在我国正中间,地图上看几乎一厘米不偏,离东南亚差了十万八千里,这种半人半尸生物绝对无法承受途中种种,不远万里跋涉至此。
  要说有降头师在此地兵解,又为何会被困在甬道里?墙上的壁画为何只画了劝降一人的故事?途经这间墓室的三尸的异常行为又是为何?
  老道左思右想,始终觉得自己漏了点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