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法很简单,挣钱,还债,守住那层膜》
第153节

作者: 落云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地铁一如往常地拥挤,我被挤到门边,把着地铁的栏杆,不舍得错开眼睛地盯着洛云川看。
  他穿一身天蓝色的休闲服,双手C`ha 在裤袋里,站在站台上,冲我微笑。
  地铁开始加速前行,他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直到消失不见。
  我终究没有绷住,眼泪成串成串地往下掉,周围的人都奇怪地看着我,可我就是控制不住,慢慢蹲下身子,哭得天昏地暗。
  穷并不可怕,可是,这段跌落神坛的日子,洛云川该怎么熬呀 !
  他越是沉默隐忍,不发一言,我越是知道,他心里的苦。

  我也明白,洛云川所谓的“洛家的定时丨炸丨弹”,是我并不知道的事情。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越是豪门,这经就越难念。
  在我看来,洛云川在这件事中,每一个反应都不可理喻。不过,我也相信,他的每一个决定,都有他的理由。
  可以叱咤商海,也可以交出手中所有的权利,毫不留恋地离开洛家。
  这,就是洛云川。
  更可以为了养我,忍辱负重,到竞争对手的公司去打工。
  这样的洛云川
  我脑中的思绪很多,很乱,正哭得不能自已的时候,忽然有人拨开人群,朝我挤了过来。
  一张雪白的面巾纸,递到我面前。
  “怎么又哭了 快擦擦眼泪吧。”
  我抬头,就看到司徒佑宁蹲在我面前。

  为什么又是在我哭的时候出现
  我赶紧接过他的面纸,擦了把眼泪,狼狈地低下头,不敢看他。
  地铁上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挤,我被挤到靠边的位置,司徒佑宁用他的身体,把人群隔离在我以外的位置。
  我感激地冲他笑笑。
  司徒佑宁的脸上,永远都带着笑容,笑眯眯的,眼中有光。
  我们俩在海师大出口下车,走出地铁口的时候,有个卖花的小女孩儿,拼命拉住司徒佑宁的裤腿,不断央求:“哥哥,给你的女朋友买束花吧!”
  被她误会,我们俩都尴尬了。
  我赶紧跟小女孩儿解释,说:“小妹妹,你弄错了,这位哥哥不是我男朋友,是我老师。”
  小女孩儿仰着一张被风吹得皴裂的小脸儿,迷迷糊糊地看看我,又看看司徒佑宁,突然说:“哥哥,你和姐姐都长得这么好看,买束花给姐姐吧!送了花,姐姐就是你女朋友了。”
  额
  现在的小孩儿,嘴怎么这么厉害 真是惹不起。

  我尴尬地,拉着司徒佑宁,就想离开。
  但是,他却掏出钱包,抽了两张百元大钞给小女孩儿,然后,把她篮子里剩下的花都给包圆儿了。
  小女孩儿感激地冲他鞠了一躬,拿着钱跑了。
  司徒佑宁把花递给我,说:“小女孩儿怪可怜的,让她少吹会儿风。”
  是啊,小女孩儿是得到解脱了,可是,我抱着这么一大束花回去,算是怎么回事
  我抱着花,站在寒风中,整个人都凌乱了。

  司徒佑宁说,就当是老师送给学生的友谊之花。
  我暗搓搓地想,老师跟学生之间,哪里有什么纯洁的友谊
  尴尬地搓着手,跟他一起走在校园周围的小路上。一路上,我都有意暴露手指上的戒指,想让他看到。
  虽然,也知道司徒佑宁不会对我有什么奇怪的想法,但是,送花这种事情,总显得太暧昧了。

  让人很难不去浮想联翩。
  去学校最近的小路上,开了一排网吧。我跟着司徒佑宁,走到网吧附近时,他突然转弯,想要朝另外一条路上拐。
  我拉住他:“这边近。”
  司徒佑宁看了我一眼,说:“我不喜欢这条路,换条路走吧。”
  我心里感觉奇怪,一条路而已,也分喜欢不喜欢呀

  难道,这男人只是表面上看着普通,实际上,比洛云川还挑剔
  “嫂子!”我们俩正在说话时,就听到冯氏兄弟的声音,然后,两人就很开心地跑到我们面前。
  他们俩盯着我怀里的花看,审视的目光在我和司徒佑宁脸上,扫过来,扫过去。
  我竟然一下子萌生出一种做贼的感觉,羞愧得不得了。
  赶紧把花往冯可武怀里一塞,口不择言地说了句:“节日快乐。”

  两兄弟被我搞蒙了,挠着脑袋,非得追问我,到底是什么节日
  我憋了半天,才憋出一个:“师生节。对,这是司徒老师送给咱们班同学的礼物。”
  冯可武一脸的不可置信,脸上好像写了一行大字——“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不过,冯可文就聪明得多了,他眼睛骨碌一转,就笑嘻嘻地抽出一枝花,还闷骚地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说:“嗯,好香的花,谢谢老师!”
  司徒佑宁脸都绿了,也只能讪讪地说:“不客气,你喜欢就好。”

  “老师,我们正要去网吧撸两把,要不,一起吧 ”冯可文很热情地邀请司徒佑宁。
  然而,司徒佑宁往网吧的方向看了一眼,整个人看起来都不对劲了。
  他僵直地站了一会儿,拔腿就快步往学校走去,背影看起来很是仓惶和狼狈。
  我们三人,站在昏暗的小路上,目送着他的背影消失不见。
  冯可武很担忧地问我:“嘿,嫂子,我们几个刚刚对老师做什么了吗 ”
  我也蒙圈中,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冯可文把冯可武怀中的花,全部接过来,连花带包装得扔进了小路旁边的臭水沟。
  拍拍手,跟我说:“嫂子呀,你伤了一颗纯情少男的心。”
  额
  冯可武盯着那花看了半天,像是才反应过来,不可置信地“啊”了一声。

  我冲着他们俩的屁股,一人给了一脚:“不许瞎说话。”
  “我可是班长,你们两个要是再敢乱说话,我就不让你们去网吧打游戏,记你们违纪,让冯可欣来学校领你们俩!”我抛出冯可欣这个王牌,这俩人就蔫儿了,再也不敢跟我开玩笑。
  后来,冯可武跳进臭水沟,把那束花又捡了出来。
  我和冯可文都捏着鼻子,离他远远的。

  “你捡它干嘛 ”
  “送给冯可欣。”冯可武笑得见牙不见眼。
  我真得很可怜冯可欣,怎么会有他这样的哥哥。
  冯氏兄弟这两天紧张兮兮的,天天逃课往网吧跑。追问之下,他们才说,他们的爹就要来海城了,再不抓住仅有的几天自由时间打游戏,以后,就没机会打了。
  说完,就惜时如金地钻进了网吧。
  我看着他俩的可怜相,竟然突然萌生出一种奇怪的想法。好像没有爹也挺好!
  去红夜上了一夜班以后,我想着,洛云川昨天付完钱以后,钱包里就不剩几张红票票了,他又那么挑剔,说不定,这两天吃饭都会成问题。

  顾不得回家补觉,我给洛云川打了个电话,直奔菜市场买菜。准备去洛云川家里,给他做一顿丰盛的早餐。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早上的时间一般都在睡觉,从来都不知道,清晨的菜市场,原来这么热闹。
  卖菜的小贩,买菜的大妈,挑挑拣拣,讨价还价,让普普通通的菜市场,竟然成了现代社会上生活气息最浓郁的地方。
  我买了些西兰花、西红柿、黄瓜、生菜,准备给洛云川做一个蔬菜沙拉,另外,又去买了些中午晚上要吃的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