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教我算命的本事,我却专门给死者看相》
第61节

作者: 骑马钓鱼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走了一会儿我就提醒他一些这些事儿,宁浩宇拍拍我的肩膀说:“放心好了,兄弟我有分寸。”
  我和宁浩宇没转了一会儿,我手机就响了了,是王俊辉给我打来的电话。

  接了电话,王俊辉就问我在哪里,我好奇问他咋了,是不是出事儿了。
  他就说:“范老死了,在药铺里!”
  果然是被我算到了,可他为什么会死在药铺里呢?
  接着王俊辉继续说:“范老是在药店里睡死过去了,他家人发现他很晚不回家,找到药店才发现范老已经去了,这才打电话通知了一下亲友。”
  我还没说话,王俊辉又说:“范老能够与药长眠,也算是死而无憾了吧。”
  日期:2018-05-21 14:59:30

  我不明白王俊辉为什么忽然跟我说这么多范老的事儿,就直接问他到底要跟我说什么。
  王俊辉沉默了一会儿说:“本来是想让你回县城休息几天的,可新的案子在范老死的时候下来了,不过这次没有什么酬劳,是我和范老的私交,所以整个组织里只有我愿意接这个案子。”
  王俊辉这话就把我说糊涂了,到底是啥案子,怎么还跟范老扯上关系了呢?
  范老是喜丧,绝对不会有错啊?怎么会扯出一个案子呢?
  后来王俊辉说了一会儿我才知道,原来这个案子跟范老的死并没啥关系,王俊辉之所以先说范老的死,是想从感情上打动我,让我同情范老,再接这案子。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这案子没钱赚,王俊辉害怕我这个“贪财”的人不愿意出手。
  想明白了这些我就对王俊辉说:“王道长,你放心,反正欺尸诈骨的案子能赚不少,这次的案子就当是附赠品吧。”
  说完我就问王俊辉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案子,为什么之前他不知道这个案子,反而是范老死了,他立刻知道了。
  王俊辉说这件事儿说来复杂,让我去他家里细谈,然后问了我地址,说让林森来接我。

  我问医院那边的事儿,王俊辉说,今晚医院那边有李雅静的家人,他可以抽身离开。
  在挂电话的时候,王俊辉就对我说了一句:“这次案子之所以必须有你的参与,也是因为案子一上来就会用到你的相卜本事,你最好做下准备。”
  日期:2018-05-21 15:19:30
  我反问准备啥,王俊辉说:“可能会有点反胃,总之具体的事儿等你到了我家里,我再给你细说。”
  反胃?那是要看到多难看的脸我才会反胃啊。
  这么一想我就把自己逗笑了。
  挂了电话我就和宁浩宇道别,他好奇问我最近都在做啥,我就把我和王俊辉捉鬼的事儿告诉了他,他一脸崇拜看着我说:“初一,你这下牛掰了,以后你家再闹鬼,自己都能搞定了。”
  我笑骂他一句,不盼我家点好的。
  和宁浩宇道别之后没多久,林森就过来接了我,路上我问起林森是啥案子,他也摇头说:“这案子是俊辉一个人接的,我也不清楚,他只是在电话里,告诉我,让我来这儿接你,说真的,很少见俊辉这么折腾人,这案子多半很棘手。”
  我在车里看了一下,没有发现那只兔子魑,就问林森把它放哪里了,他说:“那玩意儿老‘呲呲’我,我看着心烦,就扔后备箱了。”
  我让林森赶紧停车,我去后面取出来,别给我闷死了,以后说不定我还指着它发财呢。
  把那兔子魑拿到车上,它就不停对着林森“呲呲”,虽然不是冲着我,可那声音也是心烦了很久,就道:“再叫给你扔回去。”
  兔子魑这才不叫了。
  看着我抱着笼子,林森就说:“你以后不会总拎着它出任务吧,带只兔子给人算命,总觉得怪怪的。”
  很快我们就到了王俊辉家里,进门之后,王俊辉也没废话,就分别给了我和林森一张照片。
  林森看过之后眉毛就皱了起来,而我看过之后,直接跑厕所去吐了…。
  日期:2018-05-21 15:39:30

  我之所以会跑进厕所吐,自然是因为照片上的东西。
  王俊辉给我的照片是一具半腐烂的尸体,尸体的眼珠子有一颗已经掉到了眼睛外面,眼角还留着血,最主要是这尸体的五官上还爬了很多的苍蝇和蛆。
  有的蛆正在从尸体的鼻子和嘴中往外钻。
  尸体的另一只眼完好无损,不过却瞪得很大,瞳孔放得极大,我把照片拿在手里,就感觉他是在直勾勾地盯着我。
  被那眼睛一瞪,加上苍蝇和蛆的影响,我心里一膈应,自然就跑厕所去吐了。
  至于照片,我早就随手一扔,丢沙发上去了。
  我在厕所里“哇哇”地吐,王俊辉就在外面问我是不是还好,我苦笑道:“我吐成这样,一看就知道不好了,哇…”
  说着我又想起了那照片,还有那照片上尸体的眼神,顿时又一口吐了出来。

  当然我之所以吐得这么厉害,和我今晚喝了一些酒也是有关系的。
  等我吐得差不多了,我才漱漱口从厕所慢慢悠悠地出来。
  照片已经被王俊辉和林森收好了,我们这才坐下开始说起了照片的事儿。
  照片的原件是范老在两天前交给王俊辉组织的,我们现在手里拿的都是复件。
  因为范老之前帮过他们组织不少忙,所以他们就以很低价钱接了范老所托的案子。
  而通过范老留给王俊辉组织的资料显示,这照片不是范老所拍,范老甚至不认识照片上的那具尸体。
  日期:2018-05-21 15:59:30
  照片是范老在自己的药店附近捡到了,他之所以给组织这边托付这个案子,是因为他在捡到照片后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黑乎乎男子找他,让范老救他一家人。
  范老感觉这事儿有蹊跷,便以自己的名义把这事儿托付给了组织,组织本来觉得这案子无利可图,所以一直没有对外发布,可现在药老死了,组织里忽然想起了这件事儿,就随便公布了一下,正好被王俊辉看到了,他就主动提出接了这个案子。

  也算是为了结范老生前最后的一桩心事。
  王俊辉说到这里,就没再继续说下去,又去翻被他放好的照片,我赶紧扭过头问他:“王道长,范老没有透露更多的消息吗,比如那个照片里的死尸是哪里人,他家里又出了什么事儿之类的?”
  王俊辉摇头说:“范老没提,我问过登记这个任务的人了,范老只说梦到了有个男人求他帮忙,其他的事儿一概没提。”
  听到这儿林森摇头说了一句:“俊辉,你接这案子可真是太棘手了,啥也不知道,我们要查到什么时候啊,这不是瞎耽误功夫吗?”
  “还有,因为范老没有提供啥酬劳,所以组织上也不会派人,或者帮助我们做啥调查吧。”

  王俊辉点头说:“是的,所以这次就要靠我们自己,不过我们这边不是有初一,这照片的面相让初一看看,说不定能推敲出大概的位置,有了大概位置,我们查起来应该不会太费力。”
  日期:2018-05-21 16:19:30
  让我盯着那照片看?
  想了一下我心里那股膈应劲就上来了。
  不过之前我都已经吐得差不多了,现在已经没啥东西好吐的了,就深吸了几口气,调整了一下状态说:“这照片毕竟不是实体,我只能看那尸体初步的相门状态,觉察不到命气的强弱和类别,判断起来有些困难,甚至会耗费一些时间。”
  王俊辉点头说:“这个我知道,所以我才连夜把你叫回来,给你留够了充足的时间,今天一晚上你应该能差不多吧?”
  王俊辉说完,我的头皮有些发麻了,让我盯着这膈应的照片看一晚上?难道不怕我明天一早变成神经病吗,这视觉和精神的冲击都太过强烈了。
  看我表情不对,王俊辉就说:“放心,我和老林都会陪着你的,还有你的小宠物,兔子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