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教我算命的本事,我却专门给死者看相》
第60节

作者: 骑马钓鱼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下来几天没案子,王俊辉就问我是不是要回县城休息几天,我一想自然是点了下头,我家里还有一个徐若卉,让我怦然心动的那个人,我自然是想早点回去了。
  不过今天已经有些晚了,我没让王俊辉送我去车站,而是把我送到了仿古街,我来这里自然是想找宁浩宇玩一天。
  至于这兔子魑,我交给了林森,让他代我养一天。
  我还特地嘱咐了他,记得买点胡萝卜。
  接着林森开车,先把王俊辉送到城北医院,然后又把我送到仿古街,最后他才带着兔子魑回他住的地方,而不是王俊辉的新房。
  到了仿古街,我就沿着街往里走,就发现紫琼阁已经不复存在了,招牌已经换成了万玉楼。

  不用说这肯定是熊九想出来的名字,跟之前的万木楼如出一辙。
  本来我觉得熊九买下这门帘还是要做一些古家具的生意,没想到他也做起了玉器。
  日期:2018-05-21 13:19:15
  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听见有人喊我,我往门口一看,是之前万木楼的金晓英。
  我高兴地招呼了一声“英姐”,然后问“肥姐”呢,她指着万木楼方向说:“现在我是这里的店长,她是那边的店长,我俩都升职了。”
  我笑着说:“还是你这个升得明显一点,浩宇呢?”

  我正说着话的时候,宁浩宇就从楼上跑下来道:“我在楼上就听到你声音了,来市里玩,怎么也不打个电话。”
  不等我说话,楼上又传来熊九的声音:“初一,你来了,快快,楼上请,正好这里还有两个熟人。”
  熟人!?他说的不会是江师父吧。
  宁浩宇拉着我进门,我往楼梯位置一看,顿时认出了熊九所说的熟人,周睿和周子鱼一对儿。

  周睿也在这里?
  不过很快就明白了,他和熊九的财帛宫都绕着一丝财气,显然他是来和熊九谈生意的,熊九是玉器行业的新手,而周家是这一行的资深,熊九要是能和周家合作,这要立足玉器行,那就简单多了。
  而周家也可以通过和熊九的合作,赚到一些钱,从而化解周家的财务危机。
  等我上楼的时候,熊九和周睿就几乎同时开口:“初一大师,晚上一起吃饭,我做东!”

  说完熊九和周睿就对视了一眼,然后彼此笑了一下。
  而后周睿看了一下宁浩宇道:“初一大师,应该来是找朋友的吧,那今晚你就先和熊老板一起,明天我再做东。”
  我想了一下就说:“何必那么麻烦,熊叔和你不是有生意要谈吗?晚上一起吃饭,正好你们也说下你们生意的事儿。”
  熊九也是点头说:“也好,我们正好都听下初一大师的建议。”

  我被熊九和周睿捧得有些晕了。
  日期:2018-05-21 13:39:15
  我被熊九和周睿捧的有些晕,不过还没有到忘乎所以的地步,他俩一个是久经商场的老手,一个是家族新锐,哪一个不是花花肠子几大车,问我关于生意的上的事儿,多半另有一番用意。
  想到这里我摆摆手说:“我去吃饭就是纯粹的吃饭,先说好了,我可不懂什么生意上的事儿,还有今天我也不行相卜之事儿。”
  听我这么说,熊九和周睿都显得有些失望,我继续道了一句:“如果你们没了兴趣,今晚我和浩宇俩人出去吃烧烤就行了。”
  我这么说熊九和周睿连忙说上了客气话了,并都表示晚上这顿饭是必须要一起吃的。
  显然他们都想拉拢我这个“一卦千金”的神算,当然这也说明我之前给他们的卜算,帮了他们的大忙。
  这楼上的房间不少,上楼之后我就和宁浩宇找了一个房间闲聊,熊九和周睿的事儿,我是没有半点要管的心思。
  他们则是又去另一个屋商讨了一番,结果谈成啥样我就不知道了。
  晚饭是熊九定的地方,在仿古街附近的一个高档的饭店。
  吃饭的时候无论是熊九,还是周睿都试探性地问我一些他们气运上的事儿,我则是一一婉拒,他们气运都不错,我现在告诉了他们,未必就是对他们好,倒不如让他们顺其自然。
  爷爷曾经说过,如果一个人运气正旺,且心中无疑,这样的人来算命,切不可算,因为算过之后,不但可能坏了他们的运势,甚至还会给自己遭成一些罪过。
  日期:2018-05-21 13:59:15
  到了饭局结束的时候,整个饭桌上都没怎么说话的周子鱼就忽然问我:“李大师,我不问财运,我想问问我和周睿的婚期…”
  周子鱼还没说完,周睿就打断她说:“算什么婚期啊,咱们结婚的日子不都定好了,还算什么?”
  看来现在的周睿对周子鱼还是不太喜欢,他和周子鱼结婚,估计只是因为我那一卦所解之事,他看重的更多的还是周子鱼家里对他的帮助。
  这种结合对一个女人来说是不幸的,可周睿却满不在乎。
  我看了一下周子鱼,她的男女宫暗红的粉线涌动,印堂光亮,主喜。
  所以我就对周子鱼说:“你刚才不该喝那两杯酒,因为你有喜了。”
  我这么一说,不光周睿,周子鱼也是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她转惊为喜道:“真的吗?”

  我点头说:“相门推断而已,你还是要去医院检查一下的好。”
  听我说她有喜了,周子鱼也就不问婚期那些事儿了,而是高兴地挎住了周睿的胳膊,而周睿看周子鱼的目光也是稍微温柔了一些说:“我送你去医院吧,如果你真怀孕了,喝酒不好。”
  周睿和周子鱼没多待就离开了,他俩走的时候,我好奇问周睿喝酒怎么开车,他指着楼下说:“有司机。”
  说完之后周睿就对我说了一句:“初一,谢了,你是我周睿的恩人,如果以后你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一句话。”
  日期:2018-05-21 14:19:30
  等着周睿离开了,熊九在酒桌上喝了一杯酒就说:“这周大公子,也算是一个奇才了,这么短的时间,就让整个周家齐了心,假以时日,周家紫琼阁定能再现辉煌。”
  周睿的面相的确一路显贵。
  反倒是熊九,虽然财帛宫也有光亮,可财运参差不齐,说明他最近虽然有进账,可都是小钱,最近生意平平,绝对达不到他开这万玉楼的预期效果。
  看到这些我就忍不住说了一句:“熊叔叔,和周睿合作,或许能打开你最近的困局。”

  我这么说自然也不是胡乱说的,在熊九印堂位置,印着一些亮光,相曰有贵人相助,而且他印堂的命气在周睿坐在旁边的时候,显得更胜,这就说明熊九的贵人正是周睿。
  听我这么说,熊九眼睛不由一亮道:“当真?”
  本来准备什么也不说了,可熊九是宁浩宇的舅舅,我又不忍心不帮,所以就又说:“当真!”
  接着我就把他的相门所兆一一讲给了他。
  听我说完,熊九就要给敬酒,我推脱说不喝了,我酒量不行,现在就已经显得有些话多,再喝下去,说不定我会把熊九这一辈子都给他算了稀烂,到时候我就真的闯祸了。
  熊九也可能会因此而受我的连累。

  接着我们也没有在这边多待,熊九当着我的面给周睿打了电话,说是他们之间的合作达成了,所有事宜都按周睿提议来。
  日期:2018-05-21 14:39:30
  熊九当着我的面打电话,自然是想表示他对我相卜之事信任,同时也是在向我示好,希望我以后还可以帮他解惑生意上的难事。
  我们没有在酒店这边多待,熊九和他老婆先离开,我和宁浩宇则是沿着仿古街又转了一圈。

  他的事儿我没多问,因为从他的面相我已经知道他最近过得不错了,他的运势也是好的很,最主要的是,他面露桃花之相,怕是有不少的女孩在追他。
  以他现在的年纪,有这么一个舅舅照顾着,自然是会讨不少女孩子喜欢,只是难获真心,所以他的面相中桃花虽多,可却无常开之相,短时间内,他还遇不到真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