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77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恶来道:“叔,你回来了,焦先生等的时间长了,我们出于好奇,请他露了一手。”
  焦小凤招呼道:“老板,俩孩子对我这只小手好奇,就让它表演点小技术娱乐一下。”
  李牧野点点头,问道:“让你带来的东西呢?”
  焦小凤仰脸看一眼身边的大洋马。她随身一直背着个不大的保险箱。打开后一共三件宝贝,分别是一匹汉初的青铜马超龙雀,一尊唐代藏传佛教纯金神佛造像,一张钟繇的亲笔的荐关内侯季直表。
  前者的历史价值偏重,神佛造像则介乎于历史和艺术之间,都有很高价值,又都谈不上登峰造极。而最重要的一件宝贝当属与王羲之并称钟王的钟繇的亲笔名帖,荐关内侯季直表。
  唐代的张怀瑾在《书断》中曾经这么称赞过钟繇的书法作品:“真书绝妙,乃过于师,刚柔备焉。点画之间,多有异趣,可谓幽深无际,古雅有余,秦汉以来,一人而已。”
  白芳冰是知道钟繇大名的,深知这位大书法家之所以没有得到后世书圣的名头,更多原因是因为没有一件亲笔真迹作品流传后世。五表,六帖,三碑虽然名垂千古,却都只有后世名家临摹版本,其中尤以王羲之临摹的版本最为出色,但在历史名家口中评价的结果却是一致认为比之原帖尚有不及之处。
  这三件宝贝都堪称国之重器,旷世珍宝。尤其是第三件,更是价以亿论的无价之宝。
  李牧野要做局坑一把太平会的大会员孟庆夫,没有点惊人绝世的东西怎么入得了对方的法眼。焦小凤遵照李牧野的指示在鼠国宝藏中遴选出来这三件珍宝,毫无疑问,每一件都是大开门的神品。丢到古玩行里能弄出人命的国之重器。
  白芳冰半信半疑,她没有鉴定真伪的本事,只能在一旁听焦小凤向李牧野介绍这三件器物的价值。年代,造型,材质,应用价值,人文意义,甄别方法等等,可谓是口吐莲花,舌画锦绣。即便是外行,经过他这么一解释,也都差不多明白了这三件宝贝的来历和真伪。
  每个人都有其价值,焦小凤手足皆无,却能年薪千万,凭的就是这个本事。
  李牧野满意的点点头,对白起摆手道:“收起来吧。”

  白芳冰好奇的问:“老李,这三件宝贝你打算卖多少钱?”
  焦小凤道:“严格来说,这三件宝物都是无价的,去年中国嘉德秋季拍卖会上,一件类似造型的汉代青铜马拍出了两亿的高价,参考这个价格的话,咱们这匹艺术价值更高的马超龙雀理所应当价值更高,而这尊金佛的来历更不简单,乃是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时进献给大唐的国宝,无论是历史价值还是艺术价值都要胜过第一件。”
  白芳冰大为惊讶,左右四顾,却见恶来和白起都神色淡定,看样子丝毫不感到意外。她又问道:“那第三件呢?”
  焦小凤沉重的叹了一口气,道:“镇国之宝,无法估价,如果硬要估一个价钱,就参照王羲之那件四十一字的准真迹三点一亿的标准再乘以十,至少一字五千万是值得的,标点符号需另算。”说着,又万分怜惜的叹了口气,自语道:“这东西拿出来看一眼就是莫大的福气,用来谈钱就是一种亵渎。”
  李牧野嘿嘿冷笑:“就他吗你话多,若不是老子出手相助,你和这书帖,一个在故纸堆里等着腐朽,一个在尿桶里等死,有个屁的价值。”
  焦小凤赶忙赔了个笑脸,道:“老板英明神武,仁义豪迈,视金钱如粪土,这些宝贝虽然珍贵,但是跟您的需要一比就微不足道了,能成为您计划的一部分,都是它们莫大的福气。”

  李牧野哈哈大笑,道:“你甭拿这屁话甜和我,东西有多珍贵我心里未必不比你有数,这件事儿办完了,钱到手以后东西我自有安排。”
  “如此真是善哉善哉,老板必定功德无量。”焦小凤心领神会,面露虔诚之色,心悦诚服说道。
  白芳冰则瞪着大眼睛,完全没能领会李牧野这句话的深意。
  李牧野吩咐道:“白起带着你去找王红军,你们一起把东西先送银行保险库收好,计划细节就不在这里研究了,今天就是让孩子们看看,一是为了开拓眼界,二是提醒某个牙尖嘴利的孩子,别一天到晚总惦记自己那撒核桃俩枣,叔不是差钱的人,就是事情头赶到这个点儿上,走几天背字儿,不得已才挪用了她的钱,其实那钱也是她妈妈留给我随便支配的。”
  白芳冰不服气道:“随便支配里肯定包括我的学费,以及在学校里发生的其他费用。”

  李牧野嘿的一笑,道:“放心,那钱算老李借你的,这三件东西卖出去了就还给你。”
  白芳冰道:“谁知道你会不会说一套做一套,你要是真有诚意还钱,就该留下一件给我作为抵押,比如那张书帖。”
  “哎哟,你还真不客气呀。”李牧野笑问道:“你妈妈一共留给咱爷们儿几千万的现金,我这张书帖是什么价值?要不要抠下来一个字给你?”
  白芳冰看一眼恶来,道:“你侄子对我耍流氓你要怎么算?”

  李牧野立即把脸一板,道:“这个可不好算,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就做主了,让他对你以身相许吧。”
  白芳冰黛眉紧蹙,咬着嘴唇道:“老李,你不能卖那张书帖,你这是犯罪!”
  “哟,这丫头正义感还挺强的。”李牧野颇为意外的看着她,道:“这又红又专的思想看来是你陈淼姥姥灌输的吧。”
  “这么简单的道理不用任何人教我也能明白。”白芳冰倔强的:“反正不管你怎么说,我既然看到了,就不能坐视不理,除非你把我杀了灭口,不然我绝不能看着你倒卖国家级文物。”
  “小丫头,你这还吃定老子了。”李牧野佯怒道:“信不信我真的让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
  白芳冰在李牧野凶狠的注视下,一下子吓的不大敢说话了。
  恶来吃里扒外嘿嘿笑道:“别怕,别怕,我叔就是吓唬吓唬你,他才不是那穷凶极恶没脑子的人呢。”
  白芳冰冲他微微点头,转而面对李牧野,鼓起勇气道:“陈姥姥说过,水有源,树有根,人也有祖宗,当需以种族和祖宗家业为豪,国既是家,是种族存续之根本,文化是祖宗业绩,老祖宗留下来的产业,哪怕一点一滴也永远不该被出卖。”
  李牧野静静看着她,忽然想起了张娜。十八岁的年纪,她依然充满理想主义的光辉,执着,倔强,纯净。尽管时代变革让现在的孩子们普遍早熟,但她身上却没有那么多市侩老练的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