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第75节

作者: 皮唐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1-23 20:28:49
  文士弘失败的消息传来之时,萧铣正在梁国的宫殿里来回踱着步,心急如焚。
  因为此时他的兵力已经不够用了—只有几千人。
  可是,萧铣不是号称拥众四十万大军吗?按说是兵多将广啊,怎么就剩这点人了呢。说实在的,四十万这说法确实不假,但却已经是过去时了。因为不久之前,萧铣刚刚作了一个大死—罢兵营农(遣散将士回家务农)。当时国内好几位大将在争权,为了稳定皇位,他不得不杀掉了这几个人,然后以罢兵营农的方式来消除他们的残余势力,留在身边的只有少量的宿卫兵。
  在那时看来,萧铣罢兵营农稳住了自己的皇位,但没想到唐军推进的这样快,到头来也是一样要危及他的皇位。但是,无论如何,该做的事情总是要做的。萧铣紧急召集众位大臣商量过后,下达了勤王的命令,要梁国各地的军队全部前往江陵,抵抗唐军。

  不过,梁国这个国家毕竟太大了,南方又多水多山,当时也没有高铁、轮船,交通很不方便,要等到士兵们从四面八方赶来,恐怕江陵早就被攻陷了。
  因此,萧铣也没有把赌注全部押到救兵身上,他在下令勤王的同时,也在火速收拢江陵附近的兵力,准备趁唐军立足未稳之际,发起反击。
  日期:2018-01-23 20:31:08
  [167]

  唐军很快抵达了江陵城外,站在李孝恭的中军大营里,李靖冷静的分析了目前的形势。
  “这些军队是救败之师,仓促之间召集起来,一定没有周密的作战计划。只要我们按兵不动,他们就会分一部分兵力回去,只要一分兵,实力就会削弱,一削弱我们就可以发起进攻,一进攻当然就能胜利了。”
  但是,连日大胜的李孝恭却轻敌了,他并不觉得这些江陵兵和之前的手下败军有什么不同,坚持要出战,并命令李靖看守大营。
  李靖是一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他从来不对上司的决定做无畏的抗争,懂得给他们留够面子。同时他也十分清楚自己所处的位置,他李靖不过是一个打工仔(还被老板记了黑账),而李孝恭却是皇族(李渊的族侄),人家老板的家人做决定,你也要横挑鼻子竖挑眼吗?
  所以李靖没有争辩,只是默默的退下了,然后开始部署守营的队伍。

  江陵这个地方是春秋时期楚国的核心地区,一千多年过去了,现在的梁国兵虽然是临时拼凑起来的,但是他们仍然继承了当年楚国士兵那种凶猛剽悍的秉性,打起仗来十分玩命。
  李孝恭甫一出战,就遭到了梁国劲卒的迎头痛击,毫无悬念的失败了,只能在慌乱中带着残兵败将,往大营撤去。
  但当李孝恭快到营门口的时候,却迎面看到了李靖,他正带着精神抖擞的士兵往外冲。
  我们都失败了,你还敢去冒险?
  李孝恭想下令制止,却看见李靖向他神秘的会心一笑,于是又硬生生的把话吞了回去。可能他还有什么锦囊妙计吧,这小子平时总是神秘兮兮的。我也不管了,让他去吧。
  于是,李靖在李孝恭满是狐疑的目光中远去了,他率军冲向了敌阵。
  原来唐军失败的时候,梁军士兵都在争相抢夺战利品,他们一个个大包小包背的满身都是,仿佛是要赶着回家过年,战场在一瞬间几乎变成了菜市场,场面十分混乱。
  这一切都被李靖看在了眼里。
  他早已料到唐军会失败了,也已经和手下已经待命多时了。见此情景,他当机立断,带着那些本该守营的士兵迅速出动,给了这些剽悍的楚兵传人发起了攻击。
  梁国士兵纵然剽悍勇猛,但刚刚打完一仗体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身上大包小包的也早已经超负荷的负重,遇到这些“蓄谋已久”、以逸待劳的唐军,自然不堪一击。

  战场形势马上逆转,他们纷纷丢下了缴获的战利品,狼狈逃了回去,还白白留下了许多尸体。
  李靖趁势追击,不仅攻下了江陵外城,还攻克了梁军的一座重要城池—水城。
  这运气真是出奇的好。
  水城并不是一座普通意义上的城,按现在的话来说,它有点像一个码头,或者说是一座军港,梁国大大小小的舰船全都停泊在那里。梁国是一个南方的大国,水网密布、河流交错,所需的船只很多很多,唐军攻打梁国带来了两千多艘舰船,但比起水城的船来也只能说差得远。将士们来到水城后,看着那一望无际的船队,眼睛都放出了光,不由得发出了一阵阵惊叹。

  “这下真的赚大了!”
  这一场胜利让他们很受鼓舞,李孝恭自然也不例外。
  但李靖却提出了一个荒谬的建议—统统扔掉。
  日期:2018-01-23 20:33:07

  [168]
  奇谋
  这下轮到李孝恭傻眼了,唐军将领也全都傻眼了。他们就像看精神病人一样看着李靖,因为他们实在不明白,这个之前一直打胜仗的人怎么突然之间就神经错乱了,要不怎么会要扔掉这些船呢?他们竭力搜寻李靖身上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却看到他仍然气色甚好,满面红光,而且双眼炯炯有神,目光坚定自信,完全不像是突发疾病的样子。
  众将的脑子已经完全绕不过弯儿来了,也不知道是自己智商太过捉急,还是李靖葫芦里真的有什么灵丹妙药。
  李靖看出了大家的疑惑,微笑的低下头,咳嗽了两声。
  “同志们,萧铣的地盘太大了,大到南至岭表,东到洞庭都在他的掌控之下。而我们却孤军深入、敌众我寡,如果江陵城久攻不下,对方的援军从四面八方赶到,我们就会腹背受敌。即便有这么多舰船,又有什么用呢?”
  “如果我们把这些舰船丢掉,让他顺流直下,援兵见到了,一定以为江陵已经被攻破,就会迟疑不决(救还是不救,这是个问题),等到他们下定决心救援的时候,十天半月的功夫也过去了,而到那时我们也一定早就打下江陵城了。”
  众将们听完之后,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只有李孝恭表现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通过吸取之前的经验教训,他坚定支持了李靖的意见。
  情况一如李靖所料。萧铣的援兵见到顺流直下的残舟败舰之后,果然大吃一惊,他们怎么也想象不出战况惨烈到何种程度,以及这个皇帝(萧铣)还有没有必要再救,以至于危在旦夕的江陵城在十几天之内,都没有等来救援的一兵一卒。
  而萧铣在交州(两广越南)任命的地方官,听说萧铣连战连败之后,居然连个救援的姿态都没做,干脆全都来面见李孝恭投降。其中有一个人就是长孙无忌的舅舅,当然也是长孙皇后和李世民的舅舅。这个舅舅不是一般的舅舅。因为长孙无忌兄妹很早就失去了父亲,二人都是被他一手带大的,他们的感情非常深厚,可谓情同父子/女。这位舅舅的名字叫做高士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