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1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逐鹿之战,黄帝之所以能够战胜蚩尤,将蚩尤的身躯异地而葬,这夔牛皮制成的鼓,功不可没。后来,蚩尤的手下的部族,便杀牛,以牛头骨创造出这种祭坛,用以祭祀蚩尤。
  听我详细说完关于夔牛祭坛的事情,吴越沉吟片刻之后,忽然对我们笑了笑,开口道,“周先生知道这个祭坛的故事,但应该还不知道这个祭坛的功用……周先生请看好了,吴越这便为先生展示这个祭坛的能力。此外,今日邀两位先生过来,想请你们看的东西,也在这祭坛之。”
  说完,她便运起真元,十指不断来回穿梭,仿佛穿花蝴蝶一般。随着真元从她指尖溢出,一道道光芒随之出现,散落到那祭坛之。
  我不知她在做什么,但大概能猜到是在开启这夔牛祭坛。
  到此刻我依旧不能确定吴越到底是敌是友,但既然她跟我说了这么半天话,还没动手,起码暂时应该没有太多敌意,于是我便沉默着没动,任她施为。

  约莫半刻钟之后,随着吴越指尖最后一道光华散去,房间之内异变陡生!
  夔牛祭坛,原本堆在一起的牛头骨,仿佛瞬间活过来了一般,纷纷漂浮到半空。头骨那空洞的眼眶,忽然冒出月白光华,而口鼻之,更是喷出苍灰色的雾气,转瞬便将整个殿内填满。
  我和胖子不知道这雾气究竟是何物,脸色一变,抬手便要驱散。
  这时,吴越的声音在我们耳边响起,“两位先生不必如此,这灰雾于人无害。”
  听她这么说,我停住了动作,但还是留了个心眼,封住自己口鼻,没有吸入这灰雾。与此同时,也给胖子使了使眼色。
  也不知胖子有没有领会到我的意思,在此时,泛黄的牛头骨在灰雾之,忽然摇晃起来,眼眶那月白光华达到了顶峰,甚至从脱离了出来,仿佛一颗颗明亮的眼球般,汇拢到了我们头顶处。
  这时,吴越忽然双手合拢,那汇拢起来的光华再度暴涨,将我们三人完全笼罩于其。而这白光之外,那些泛黄的牛头骨,仿佛活了过来,纷纷张开牛口,隔着残破的屋顶,对着苍茫白日,无声长啸。
  陡然间,仿佛无数惊雷在我的脑海响起,紧接着,我眼前一花,再睁眼时,四周已经不是那破败庙宇,变成了一处陌生环境……
  第二百三十五章 古战场
  发现周遭环境有异的第一时间,我便调动体内真元,警惕注意着四周。 修行多年,我早已养成了这种习惯。
  等到片刻,暂时没有察觉危险,我才略微放松了一点,抬眼往四周看去。
  这里光线极暗,空气里仿佛飘荡着无数黑纱,遮蔽了我的视野。连眼前脚边的东西,都看的不太真切,只能依稀察觉到,自己应该是站在一片白色石堆之,这些石头有大有小,混乱的堆叠在一起。大部分都裸露干秃,极少数石块,生长着一些干枯蒿草,空气里弥漫着荒凉气息,似是处于一片荒野之。

  肉眼看不清楚,于是我便用出洞明之力,再往四周看去。
  洞明之力依旧没有让我失望,这一次,眼前那些黑纱终于消失不见,四周也清晰了很多,只是等我看清周围那些白石与蒿草之后,背后却忍不住升起了一股凉意。
  这哪里是什么荒野,分明是一处古战场。那些白色的东西也并非是石头,而是风化了的累累尸骨!
  这些尸骨,无一例外,俱都残缺不全。有的平躺在地,头骨苍白,眼眶空洞,有的身插着锈断了的长矛,但却没有倒下,而是抓着敌人的尸首,半跪在战场之;更有有些尸骨,三五成群的堆积在一起,大概是战斗进行到最后的时候,双方都已筋疲力竭,刀枪剑戟也早已磨损得不能再用,交战的双发干脆放弃兵器,在血肉横飞的战场,赤手空拳的搏斗,用指甲,用牙齿,用身最坚固,最有力的地方与对方搏斗……

  甚至我还看到,不远处有一大堆尸骨,生生堆成了一座小丘,最方则是一具跪坐在地的尸骨,嘴巴咬着下方另一具尸骨的颈脖,不知多少年过去了,血肉早已化作一堆苍白无力的骨架,但他却依旧没用松开自己的牙齿,没有放走自己的敌人。
  我看着四周姿态各异的枯骨,很难想象,这里究竟发生过怎样的一场战争。
  在洞明之力的加持下,我能看到极远之处,但我环顾四周,一直到目光的尽头,入眼的依旧是一片灰白枯骨,似乎这片大地都是以尸骨堆积而成,根本没有边际。
  我心里疑惑起来。吴越说通过圣母庙里的祭坛,能够到达某个地方,我一直以为,她口所指的地方,便是是蚩尤墓。但如今我眼前所看到的这个古战场,甚至塔儿村还要大得多,这哪里是蚩尤墓,分明是一个外界看不到的异空间!

  有风从四周吹过,未被岁月侵蚀的战旗挂在腐朽的旗杆之迎风招展,荒凉的环境,连风声都带着几分呜咽,让人闻之便觉凄凉。
  我抬眼往那旗杆看去,猩红的战旗虽已残破,但依旧缓缓飘着,依稀能从面看到一头矫健的公牛模样。
  古时两军对垒,军多会有刺有军队番号或者将军姓氏的战旗,用以区分敌对双方,也能展示军威。这种方法,从古时期流传而来,但荒古时期,受制于当时的生产力和刺绣工艺,战旗没有刺绣字样和部队番号,但古的先民们,会在战旗绘制出专属于自己部落的图腾,用以展示军威。
  这矫健的公牛图腾,在流传下来的远古氏族资料,有相对详尽的记载,而且恰好我看到过。
  据史料记载,古先民,蚩尤所统领的九黎族,以牛图腾和鸟图腾为主。
  脑子里想着这些,我大概已经猜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史记五帝本纪》记载,“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
  这里,显然是逐鹿之战的战场!
  若我猜测不错,那夔牛祭坛虽未将我们送到蚩尤墓,但这里,显然也跟蚩尤墓有极大关联。具体有何关联,我暂时还无法弄明白,但想必探索一番之后,应该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于是我暂时不再思虑其他,注意力放到了胖子和吴越身。
  方才吴越催动祭坛时,那涌出的白光将我们三人全部笼罩,所以,我传送到这里的同时,他们两人应该也到了这里,只是这个传送过程却把我们分开了。
  吴越修为高深,整件事又是她在操纵,到了这里之后,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我担心的是胖子,他本来胆子小,到这里看清周围环境之后,肯定吓坏了,也不知他在哪里,有没有遇到危险。
  如此想着,我便从怀里掏出传音符箓,准备同胖子联系。
  传音符箓有千里传讯的功效,好在来这里之前,我便给了胖子传音符箓,否则面对眼前这般情况,我估计也得抓瞎。

  但在我刚把传音符箓拿出,还没来得及使用时,忽然一阵风朝我刮了过来。我眉头一皱,顿时便发现这道风有些异常,暂时也顾不给胖子传音,连忙将符箓收了回去,体内真元霎时涌出。
  日期:2017-12-20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