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71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数到三,如果你不松手,我就冲过去,我说话算数。”我真是忍不了了。
  “好啦,你别生气了,你把车窗摇下来,我松手就是了。”
  我把车窗摇下,吕剑南真的就松开了手。站在一边说,“你今天不想和我吃饭,改天你想吃的时候,我再陪你一起吃饭。”
  我没理他,一加油门,车冲了出去,终于摆脱这个混蛋,我也是松了口气。
  回到公司,我把和陈岩谈话的情况告诉了华辰风。
  本来想把遇见吕剑南的事也告诉他,但想想算了,吕剑南看起来对我恶意不大。如果告诉了华辰风,那他肯定会派更多人随时跟着我,反而太过麻烦,既然没什么事,那我也就不说了。
  华辰风问我,“那现在如何处理蓝海科技的事?有没有什么新的想法?”
  我说:“新的想法倒也不是没有,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陈岩虽然搞技术在行,但经营公司却是一点也不行。最好的方法其实还是让陈岩继续负责技术,然后找一个很擅长于经营的人来管理公司。如果从价值和重要性来说,陈岩在蓝海科技远比沈丰要重要,因为懂得经营公司的人才相对容易找到,但技术天才却很难找到。”
  华辰风说:“那你的意思就是,应该扶持陈岩,一起把你的学长沈丰踢出局?”
  我说:“从道义上来说,沈丰是我学长,而且是和我最初接触的人,我理应保他,但在商言商,如果他真是没有认真经营公司,而且还挪用公款给自己买奢侈品,那这个人不可留。”
  华辰风说:“那你说说你的具体做法到底是怎样的?”
  我说:“既然沈丰挪用公款,那肯定能找出证据。只要找出证据,这便是刑事犯罪,我们可以和他做个交易,让他以一个合理的价格卖出手中的股份,那他挪用公款的事,就替他摆平。如果他不同意,那就支持陈岩把他投进监狱。”
  我确定沈丰这样势利世故的人,利弊权衡是他的强项,他一定会选择卖出股份。
  谁会愿意去坐牢?
  华辰风的眼神里露出赞许,“听起来不错嘛。还是有些能力的。看来跟我混的日子久了,也变得厉害了。”
  我已经习惯了他这种拐着弯夸自己的不要脸行为,哼了一声,懒得理他。
  “我会把这件事的进度向董事会报告,你继续跟进,我相信你能搞定沈丰。”华辰风说。

  和华辰风说完,我回了办公室继续忙。
  期间吕剑南又打来过两次电话,我都没有接听。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我却忽然接到了陈岩打来的电话,他说他要马上和我见面,要把公司的股份卖给我。
  我以为我听错了,又问了一遍,我真是没错,陈岩说价格多少都行,他要和我马上签协议。
  感觉他的语气怪怪的,我隐隐觉得不对。
  但不管怎么说,他肯把股份卖出,这是好事。
  只要拿到他的股份,那我们本身就已经是蓝海科技的大股东了,有了话语权,接下来要搞定沈丰,自然就更容易了。
  再次见到陈岩时,他的状态和我之前见到的完全不一样。
  他一看到我,直接就站了起来,“我愿意卖我的股份。”
  他迫不及待的样子让我很吃惊,要知道之前他可是硬得像块石头,声称无论我出多少价格,他都是不会卖的。
  而现在,也却是想要甩掉一个包袱一样想卖掉他的股份,这不得不让我怀疑。
  “陈总,到底发生什么了?”我看着他问。

  他迟疑了一下,“没什么,我就是累了,所以要卖了。我把股份转让协议给带来了,你直接把价格填上去就行了。我签字。”
  这就更让我惊讶了,就算是要买进他的股份,那也应该有一个谈判的过程,这又不是买棵白菜,这么简单就搞定了?
  而且陈岩和我说话的时候,他一直站着的,并没有坐下,这说明他内心非常的焦虑,还不时看手上的腕表,好像在计算时间。
  “陈总,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很需用钱吗?如果是的话,我可以替你想下办法,至于收购的事,我们好好谈,把每个细节都谈好,你看如何,这样的话,至少也保证你不会后悔。”
  “没什么事,我就只是想把手上的股份卖了。我累了,需要休息,你买还是不买,如果不买,那我把股票卖给其他人了。”陈岩又看了一眼表,有些暴躁地说。

  说完后,他有种转身要走的意思。
  我赶紧拦住他,“陈总,我们当然是有诚意要卖你的股份的,但我们不是想踢你出局,我们是想你占一定的股份,然后你继续留在公司工作,我们以法人身份持股,你以私人身份持有一定的股份,我们一起发展,一起让蓝海科技变得更好,你觉得如何?”
  “我累了,不想再工作了,这是股份转让协议,你看一下,如果可以的话,就签字,如果你不要就算了。”陈岩好像越来越暴躁。
  我大概看了一下协议,条款不是很复杂,该写到的内容都写进去了。

  我感觉这份协议是专业律师起草的,而且应该是准备了好长一段时间,应该是他们为买进沈丰的股份而准备的,只是现在陈岩自己用上了。
  “那我得问问我的老板,这件事确实有些突然,我必须得请示一下。陈总你也冷静一下。”
  陈岩又看表,“那你快一点,你如果不同意,我就和别人签约了。”
  我走到一旁打电话给华辰风,想把这件事告诉他,但他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看陈岩的样子,我判断一定是出了什么事的,但他又不肯说,我也没辙。
  如果我不和他签,我估计他恐怕真的会把股份卖给别人。
  既然这样,那我就和他和签了。价格是一点零八亿,分三次打进他的个人账户。
  这个价格当然也不是我乱报的,是之前专业团队估值后给的价格,其中其实是给了溢价的,我并没有趁火打劫,趁机压低价格,相反是给了很高的价。
  签字我伸手和陈岩相握时,发现他掌心冰凉。他看我的眼神分明有恨意和无奈。
  然后他拿出手机,拍下了合同的签字页。我看着他做这一切,觉得好生奇怪,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总,我们还是诚意地希望你留下继续工作,你可以要股权,也可以要年薪,价格你可以提,你并没有失败,相反你获得了很高的回报,希望你不要仇视我们。”
  陈岩却是一语不发,拿起包,转身就走了,脚步很匆忙,似乎要赶很重要的约会一样。
  我看着那一纸合约,有点像做梦一样。

  日期:2018-12-01 09: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