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0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贾雨娇俏脸微赧,推他一把:“去你的,真以为我什么醋都吃啊?”
  “咦?这么说,姐姐你是承认之前是在吃醋喽!”
  “我……”这下,贾雨娇的脸是真红了,余光瞥瞥房韦茹,见她没有注意这边,小手就熟练的在桌下揪住了萧晋腰间的一块软肉,左右来回的拧了起来。
  萧晋疼的呲牙咧嘴,对面的房文哲却看得满脸都是羡慕,心说:男人做到萧叔叔这个份儿上,那才叫真的值了呢!

  房韦茹很快就打完了电话,收起手机便对萧晋道:“我没跟她讲是什么事儿,只说你来了,想请她吃饭,她立刻表示你到了省城,就该她一尽地主之谊,还直接就订了时间和地方,距离这会儿差不多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没问题吧?!”
  萧晋扭脸看贾雨娇,贾雨娇点头:“当然没有问题。”
  “那就好。”房韦茹说,“贾总你放心,那位李太太是个典型的江湖中人,虽然比较精明,但做事风格还是很大气的,有萧晋和她的渊源在,她应该不会一点面子都不给的。”
  “嗯!真是多亏你了房总,谢谢!”
  因为之前房韦茹对萧晋明确的拒绝态度,让贾雨娇对她好感度大增,所以这句话说的非常真诚。
  房韦茹笑着说:“贾总客气了,这都是萧晋的功劳,我顶多算个传话的,要谢也该谢他才对。”
  萧晋点头如鸡吃米,用喘息般的声音说:“快!快狠狠地夸我!”
  “死一边儿去!”贾雨娇哭笑不得的把他凑过来的脸推到一边,嗔道,“这还有孩子呢,别乱作怪!”
  萧晋眼角往对面一瞥,房文哲立刻就站了起来,说声“我去看看这里有没有冰激凌”便跑没了影。
  “好啦!现在没有孩子了,姐姐你可以好好夸我啦!”萧晋笑出了满口大白牙。
  贾雨娇当然不可能当着房韦茹的面对萧晋说什么亲昵的话,最后被缠得烦了,只好再次使出“掐拧”da法,萧晋才幽幽怨怨的老实下来。
  到了约定的时间,房韦茹将儿子房文哲打发回家,而她则带着萧晋和贾雨娇来到了位于省城市中心的一家粤菜酒楼。
  上楼的途中,她介绍说:“谭老爷子祖籍岭南,在省城也是开粤菜馆起家,只是那个年代街面上不太平,所以他就集合了一批岭南老乡。起初本意是团结自保,但随着事业的发展,人员规模也不断壮大,最终成了省城最大的一股江湖势力。
  这家酒楼就是在他第一家粤菜馆的旧址重建出来的,价格最昂贵,味道也最正宗,一般生活条件不错的老省城人,节庆或者宴客都会选择这里。”
  萧晋挑挑眉,环顾四周雕梁画栋的豪华中式装修风格,感慨着道:“一帮外乡人能在这里闯出一片江湖,就算有时势的加持,那位谭老爷子也必然是位豪气超群的枭雄。”
  “是啊!”贾雨娇接口道,“记得义父也曾经说过,他这辈子只钦佩两个人,一位是曾经提携和点拨过他的你爷爷,另一位就是这位谭老爷子了。
  当初,他和于老、李老以及钱老兄弟四个还没什么名堂,想要干件大事扬名立万,目标就选中了那个时候在省城已经算是小有名气的谭老爷子。

  他们四个摸清楚了谭老爷子每天回家的路线,晚上带着刀在半路堵截,虽然重伤了谭老爷子,但还是让他成功逃脱,而且,他们每一个还都负了伤,李老更是断了一条腿,到现在走路都不利索。
  后来,他们就连夜逃到了龙朔,自此,直到去世都没有再踏进省城一步。义父最后的那段时日就常常念叨,说他人生有两大遗憾,如果能实现其一,他才会安心闭眼。第一个遗憾是再见你爷爷一面,第二个,就是跟谭老爷子当面说声对不起。”
  随着贾雨娇的讲述,萧晋的眼前就浮现出一幅画面:漆黑脏乱的街道中,四个年轻人围住一位青年,四把刀的刀锋反射着月亮的光芒,有鲜血缓缓滴下。
  哪怕时间就此静止,五人汗湿的脸颊和粗重的喘息也能让人心潮澎湃。这是专属于那个风云激荡年代的一幕,也是专属于他们那一辈人的血色青春,无关对错,无关正邪,只有满腔滚烫的热血,残酷,浪漫!
  “后来,义父去世后,”贾雨娇继续幽幽说道,“我带着他的歉意来省城拜访谭老爷子,可你们知道他对我说了什么吗?他说他压根儿就不知道那晚堵他的人是谁,找了几十年,没想到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想象一下谭老头儿当时的表情,萧晋就笑了起来,问:“那他原谅元老了么?”
  “他说他这辈子被人拿刀追砍的次数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要不是我义父他们的功夫不错,他连记都记不住,原谅什么的,早就不在乎了。”说着,贾雨娇也笑了笑,揶揄道:“可怜我义父到死都当心病一样惦记着,谁知人家根本就没当回事儿。”

  说话间,李善芳订的包厢到了,房韦茹敲了敲,包厢门很快打开,露出一张年轻的姑娘脸庞来。
  房韦茹陡然发出一声轻叫,本能退后一步,后背贴进萧晋怀里都不自知,满眼惊骇。只因那年轻姑娘的脸太冷了,冷到了近乎凶恶的地步,尤其是一双细眼,杀气四溢,在萧晋看来,竟然比贺兰鲛还要更像活死人。
  将房韦茹拉到一旁,他上前一步,直视着那姑娘的双眼,微笑道:“你好!我叫萧晋,请问,李善芳李女士在里面吗?”
  那姑娘似乎没料到还有人能看着自己的眼睛笑,微微一怔,身上的杀气就更加浓烈了起来。
  “是萧兄弟来了吗?”包厢里传出李善芳标志性的粗嗓音。
  “善芳姐,是我啊!”萧晋提高声音回道。

  “哈哈!你可来了!”李善芳笑道,“小钺,别挡着门啦,还不快让萧先生进来!”
  那姑娘身上的杀气应声消散无踪,侧身让开了门口。
  萧晋抬步进去,擦肩而过时还不忘调戏人家一把:“缘分呐!我有个女儿也叫小月。”
  姑娘眼中冷芒一闪而过,却依然没有吭声。

  这时,李善芳已经站了起来,笑着道:“不愧是萧兄弟,还是那么有种,满省城敢在第一次见面就撩拨小钺的,你是头一份儿!不过,你倒是误会了,小钺是斧钺钩叉的那个钺,你闺女肯定不是这个字吧?!”
  斧钺钩叉的“钺”?这名字可够凶够酷的。萧晋挑眉又瞥了那姑娘一眼,就拱手对李善芳道:“善芳姐,新年快乐!小弟祝您在新的一年里事事顺心,大吉大利,上半年二十,下半年十八!”
  李善芳闻言哈哈大笑。得亏这酒楼包厢的天花板卫生情况不错,要不然,说不定真能震下灰尘来。
  “这是老娘今年听到的最顺耳的祝福语了,萧兄弟,你这个兄弟,老娘认定了!来来来,挨着姐姐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