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0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盯着牛骨头看的同时。胖子却是四下里走了一圈,回来之后,疑惑对我道,“奇怪了,这里挂着泰山圣母庙的牌匾,但为什么没有塑像?还有那个吴越,她不说自己是这里的主人吗,怎么咱们来了这么久,她连个影子都没有出现?”
  我刚才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那牛骨祭坛上,听胖子这么说。才四下里扫了一眼。
  果然像他说的那样,这里塑像香炉什么的,一概没有,除了这堆牛骨头之外,这泰山圣母庙可谓是一穷二白。真不知道龙虎山那群道士。是怎么在这里发现他们师门前辈痕迹的。
  “两位来的可是有些晚了。”
  正思忖间,吴越的声音忽然从正殿外响了起来。
  听到声音,我和胖子对视一眼,循着声音找了过去。
  来到房外,我左右一看,没看到吴越,却是发现了一副挂在门外左手边的墙上的画。
  这幅画也不知什么时候挂在这里的,经过日晒雨淋,同两旁的偏殿一般,早已变得残破不堪,画纸也变得暗黄,跟四周墙体一个颜色,显得十分隐蔽,所以刚才来的时候,我们根本没有注意。

  此时我走过去一看,却诡异的发现,这张破败不堪的画卷中,一幅水墨绘制的仕女图却清晰完整的浮现于其上,居然丝毫没有受损。
  而更让我震惊的是,这画里的女子,赫然是昨夜我曾见过的吴越。
  不待我多想,画轴上忽然泛起一阵青光,紧接着,光芒一闪,吴越便从画卷中走了出来!
  我心里甚至有些恐慌。
  吴越的身份,如果不是她开口告知,我对她根本一无所知。但她不光知道我的身份,甚至还知道我的秘密!

  这种感觉,像被人剥光了衣服,扔在大街了一般,无的难受,心里充斥着强烈的不安。
  我吸了口气,紧紧盯着吴越,冷冷的开口问道,“你叫我们山,目的是告诉我们这些?你到底是谁,为何知晓我的身份?”
  吴越却嘴角依旧带着淡淡笑容,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开口回答道,“我昨晚说过了,叫你们山,是想给你们看一样东西而已……”
  说完,她忽然话音一转,伸手指住了一旁的牛骨祭坛,“方才我见周先生一直在盯着这个祭坛,莫非你认识此物?”
  “认识!”
  这个阴魂行事莫测,我不知她是何意,沉默了一下,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让我们看的东西,是这个祭坛?”

  吴越摇摇头,“也不算吧,不过的确跟这个祭坛有关。”
  我的眉头再度皱起,这祭坛我的确认识,不光认识,而且印相还非常深刻。
  当初我去蚩尤肩髀冢前,便大量查阅过关于蚩尤的资料,在一本道家典籍内,见到过这种祭坛。
  沉默片刻之后,我看着吴越,点头道,“此祭坛名为夔牛祭坛,原是用来祭祀古战神的祭坛,不知阁下将这祭坛建在此处,是用来祭祀何方神明?”
  得到我的答案之后,吴越神色却微微有些变化,反复念叨着“夔牛祭坛”四个字,最后露出一股恍然表情,转而对我道,“原来叫夔牛祭坛,周先生果然博学多才。”
  她脸的谢意不假,这下却轮到我怪了。
  这个庙宇都是他夫妇二人所建,里面的祭坛,自然也不例外,但她修建了这夔牛祭坛,却连名字都不知道,着实太过怪。
  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吴越笑着解释道,“周先生不必怪,这个夔牛祭坛乃是我家道士所建,我并未参与。当年我们夫妻二人来到此处,我负责修建庙宇,他却是进了后面的山里。庙宇落成之后,他从山里出来,修了这个祭坛,当时我也没多问,只听他说,这个祭坛建好之后,便能通过它,去到一个地方,拿到一本古籍……后来,祭坛修好后,他去了里面,这一去,便是百年。”
  这已经是吴越第二次说起那道士去了某个地方,我皱皱眉头,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你说的那个地方,到底是哪里?是蚩尤墓?”
  吴越沉默片刻,却摇了摇头,“蚩尤……我也不知,道士没跟我说过,我也没问过。”
  这没头没尾的答案,让我不知该如何判断,思索片刻之后,我却是想起了她刚才说的“古籍”二字。

  若她说的那个地方是蚩尤墓,又提到了那道士想去里面拿到一本古籍,那这古籍,很有可能是姽婳说的《死人经》下卷!
  想到此处,我心里又是一阵慌乱。
  关于《死人经》,迄今为止,只有姽婳和我知道此事,如果一切我推测的不错,那道士便是第三个知晓此事之人!
  想必吴越之前说到的轩辕剑,《死人经》才是我心里最深处的秘密,不光牵涉到我的修为,更牵涉到了姽婳!

  我看着吴越,目光有些微微收缩,张张嘴,想再问,却不知该如何说起。
  沉默片刻,我却又发现了一些问题。
  刚才吴越说起我的轩辕剑,以及胖子的身份时,嘴角带着笑,似乎故意对我们说起,但这一次,她却是无意说出,似乎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件事。
  如果我此时贸然问出,反倒有可能自己暴露出来隐秘之事。
  于是,沉默半晌之后,我只对吴越问道,“你说那……古籍,可有名字?”

  吴越一脸茫然,“我只是听道士说起过,至于名字,我同样不知道。”
  从她的神色来看,此话显然不是故意相瞒。我心里微微松了口气,但却依然不敢放松。
  算吴越不知道,但那道士肯定知道些什么,不然也不会特意说要去寻找那本古籍。
  而且吴越说的,已经是百年前的旧事,虽然那道士似乎没能从那个地方出来,但具体情况谁也说不准,说不定那道士已经得到了《死人经》下卷!
  以《死人经》卷的厉害程度来看,那道士若真得到下卷,此时的修为也不知到了何种程度,我再想拿到,几乎是天方夜谭。
  心里混乱的想着,吴越却是又叹了口气,开口道,“这些年,我去那地方找了多次,却根本没有古籍的痕迹……先不说这些了,周先生既然知道这祭坛,不妨说说其详情。”

  她问的是祭坛之事,我的心思却还牵挂在那所谓的“古籍”,心里思索着她的话,她还在等道士,证明道士应该没从那个地方出来。而她说自己去那个地方找了多次,没找到古籍……如此看来,那所谓的“古籍”,多半还未被道士找到才对。
  想到此节,我心里略略安心了一些,转而跟她说起了祭坛之事。
  根据我当初看到的记载,夔牛又名雷兽,是一足兽,夔状如牛,一足,头没有角,苍灰色,出入水必有风雨,能发出雷鸣之声,并伴以日月般的光芒。关于它的记载,最早是在《山海经·大荒东经》之。
  传闻东海有流波山。此山距海岸约七千里,山有一种兽,形似牛,通体灰色,无角,只长了一只脚,每次出现都会有狂风暴雨;它身闪耀着光芒,似日月光华,吼声则如雷声一般震耳。此兽名夔,后来黄帝得到了夔牛,用它的皮制成鼓,并用雷兽的骨头做鼓槌,敲击鼓,鼓声响彻五百里之外,震慑敌兵,威服天下。
  日期:2017-12-20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