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一名道士走了几十年江湖,有些事你们绝对没听说过…》
第16节

作者: 酗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0 18:36:52
  老道稍一犹豫,还是提步往前迈去,身后吴师叔赶紧扯着张全富跟了上来。三人一路警惕至极,生怕踩着别的机关,可在这条甬道上他们再没碰见别的机关,平安到达了甬道尽头。
  此时出现在三人面前的,陡然又是一间空墓室!
  这墓室与之前那间一模一样,甚至走进墓室后,身后甬道关闭的场景也与之前别无二致。

  四周静悄悄的,隐约有点诡异。吴师叔下意识搓着手里小刀的把手,咽了一下口水,“这间墓室…我们是不是来过?”
  “没有来过。”,老道望向四周,沉声道,“前一间墓室,离开前我在其正中间地砖上划了一条白痕。”。吴师叔低头一看,果然砖上没有白痕。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张全富开口了。“你们有没有觉得,这机关神似八卦里的阴爻阳爻…”。
  见两人没有反应,他站直身体,努力凹出高人的气势,解释道。“第一次打开暗道时砖往里按,即阴爻,第二次打开暗道时砖往外拔,即阳爻。阴爻为第一卦的有坤、兑、坎、震四卦,其中阳爻为第二卦的有兑、坎二卦。”
  听到这里,吴师叔恍然大悟。“在阵法中,使用的是先天八卦定方位。也就是说,接下来那个机关,阴爻为坎,阳爻为兑,分别对应西方和东南方。”。张全富点点头,露出孺子可教也的欣慰表情。
  想明白其中道理,三人开始在墙上找对应西方的坎卦阴爻,不出一会儿,果不其然在墙上找到一块可以按进去的砖。
  老道抬手便把它戳进墙里。
  墙轰隆隆从中裂开了。
  只见一张布满窟窿、挂满烂肉的脸,赫然出现在三人面前!
  离得最近的老道鼻尖与其只有一拳远,只见那张脸带着风声,骤然往前扑来,他往下一蹲,躲过飞来的脸,又就地往左一滚,让开它回头一击。
  定睛一看,那是一个人头蛇身的怪物,蛇身约有三米长,脸却长得与人类腐尸无异。它两腮空荡荡的,露出森森白骨,嘴里牙齿挂着粘液,下颚可以开合到不可思议的角度。
  这条人头蛇见两击落空,知道老道是个油滑人物,索性放弃左边老道与吴师叔,扭头向张全富扑去。

  张全富已经吓傻了,在原地愣住,一时没有躲闪。
  眼看着张全富就要落入人头蛇血盆大口中,老道闪电般扔出一枚黄符,正中那蛇七寸。人头蛇冲势不减,扑到张全富身上,却是一头撞了上去。
  原来老道见这条人头蛇身的怪物冲来,起初吓了一跳,以为是附身腐尸的蛇灵作怪。躲避它两次攻击后却发现,用炁场无法撼动它身体里的灵体,这居然是条活物。
  对付与自己修为差别大的活物,可以用定身符将其定住。之前打了两个照面,这蛇除了用嘴撕咬连毒都没喷过,修为看上去并不厉害。这时人头蛇扭头往张全富那边咬去,来不及细想,老道抬手便扔出了一张定身符,没想到一击凑效,定住了这条人头蛇身的怪物。
  那边张全富本来几次受伤身体虚弱,此时受到惊吓,又被人头蛇猛然一撞胸口,一口气没接上来便晕了过去。老道检查发现没有大碍,掐住他人中,才让他缓缓苏醒。
  吴师叔上前查看这条被定住的怪物,不确定地说道,“这是蛇摩?”
  蛇摩又被称为飞头蛇。
  东南亚的降头师,修为到了一定程度,可以修炼飞头降,就是把自己头与身体分离开来,带着肠胃飞出去,吸食其他生物的鲜血,直到把肠胃装满再回到身体上,以此修炼。

  这种降头修炼时有七个阶段,每个阶段都要持续七七四十九天,才算成功。而且每次修炼必须维持满四十九天,但凡有一天没有修炼或者没有吸血,修炼者就会前功尽弃,再也无法修炼飞头降,甚至功力尽失。
  而且修炼飞头降十分危险。在修炼的七个阶段中,如果天亮时飞头还未回到自己身体上,身体就会渐渐冰冷死去。并且因为施法时降头师意识在头里,所以身体容易因为外界情况而损坏,导致他们无法再回到身体上。
  不少降头师因为这些原因,无法再作为人类生活,但如果只有飞头,头下的肠胃器官脆弱,又容易受到伤害。
  唯一的办法就是寄居。
  飞头降寄居时需要将肠胃放进活物身体里,然后施放降头,让生物与自己的头长在一起。可问题是,飞头降阴毒,修炼飞头降的降头师通常没有朋友,一颗头要想独自将器官完整地放进其他活物身体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好在大自然自有神奇之处。动物进食一般会咬碎再吞咽,唯独蟒蛇,是直接吞下后才慢慢吸收。
  于是一些飞头降在机缘巧合下,被蟒蛇吞入口中,然后施法融掉蟒蛇的头部,用自己头来代替,最终成为一种新的寄居生物,蛇摩。
  老道三人眼前这怪物的特征与蛇摩刚好吻合,只是它头部腐烂得太严重,老道看模样,心里一时没把它和东南亚的蛇摩联系上。经吴师叔这么一提醒,老道也反应过来,这果然就是传说中的蛇摩。
  想明白这是什么以后,大家心里也有了底。张全富还脸色煞白,而老道和吴师叔动手用幌鬼索把它严严实实地捆起来,撕掉了定身符。
  那蛇摩一获自由,立即开始猛烈挣扎,怎奈完全挣脱不了身上的幌鬼索。如此两三分钟,蛇摩停止挣扎,定定看着老道等人。
  吴师叔见它冷静下来,开口问道,“你可是东南亚的降头师?”。
  那蛇摩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吴师叔又问,“这甬道前面是什么地方?”。
  蛇摩仿佛听不见一样,还是纹丝不动。
  老道小心翼翼上前一探,这蛇摩已然没了生命迹象。
  看来这条蛇摩被困于此地,长时间无血可吸,已经临近大限。刚才感觉到几人出现在墓里,用尽最后力量袭击,却没曾想碰到硬茬。最后回光返照挣扎一番后归了西。

  但为何此墓处于国内腹地,却有东南亚降头师的身影?是什么力量把降头师困在甬道里无法出去?这究竟是何人的墓,修得如此庞大且诡异?
  老道晃了晃头,把这些目前没有线索的问题甩开。现在最重要的是,救出徒儿和莫青天,封住煞气地脉。而且,这里煞气流向有悖常理,有人为的痕迹,也许和徒儿父母死亡一事有关系。
  保险起见,老道并没有解开蛇摩尸体上那截幌鬼索,三人径直走进了蛇摩出现的那条甬道。
  第二根火把此时即将燃烧殆尽,光线忽明忽暗,老道点燃一根新火把,用手上旧火把充当探路石扔了出去。前方没有异常响动,但火把飞出去时照亮墙壁,隐约可见墙上画有东西。
  走近查看,原来是一幅幅壁画。
  在墓里,壁画通常是用来歌颂墓主人生前事迹的,只要有壁画就有线索,兴许能从这儿看出是谁的墓。
  只见这古墓甬道两边的砖上,用彩色颜料勾勒出两个人,一人着青色甲胄,一人着黄色甲胄。他们分别与座下半跪着头戴红缨的人对话,然后这两个头戴红缨的人率领大军在战场上相见,其中一方战败撤兵,另一方也退回了。接下来黄色甲胄那方庆贺战功,青色甲胄那方垂首不语,黄色甲胄再亲自率兵进军,青色甲胄撤退至山林。最后一幅画是,身着黄色甲胄那人迎接青色甲胄回城,黄色甲胄一人在座上,四周俯首跪着许多人,其中就有身着青色甲胄那位。

  这应该是个归降的故事,但主人公是谁,三人仍不得而知。按道理说,古墓壁画应该歌功颂德,没人死后会把自己归降他人的事迹画在墓里,但若这墓是那身着黄色甲胄的,单画收服一人的壁画也有点怪异。
  看完奇怪壁画,三人稍微觉着有些奇怪,还是继续提步前行。
  终于,在甬道尽头,又到达了一间空墓室。
  吴师叔忍不住皱起眉头,“一间接一间的,没完了。”。老道心里挂念着徒儿,急得往墙上踢了一脚。
  “砰!”,只听一声巨响从身后传来。三人在原地吓得一怔,尤其是张全富,直接跳了起来,又因为腿疼,大声呻*出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